玉如雪 第一百五十三章 任人宰割

    “何妃娘娘,这,这是怎么了?”秦福带着一轻水阁众人赶过来,一见这架势,赶紧带着人磕头,“娘娘,奴婢们犯错,和奴才说一声就行,怎么能辛苦娘娘亲自动手惩罚呢。”

    



    犯错?惩罚?康玉翡思量着这事该不会就这么下定论了吧?她懂得有些主子可从来不把下人的命当回事的。她得争辩几句,至少秦公公得知道原委。

    



    “娘娘,奴婢不知自己错在何处,还请娘娘明示。”康玉翡瞪大了眼睛,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在何其娟面前,她不想丢了康家的尊严。

    



    “你个贱人,你说你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妖法,让皇上把你留着这里了啊,还不知道错在哪?”何其娟边说边往前,又想上前揍人,幸亏被秦福和几位太监挡住了路。

    



    “奴婢也不知为何被调到这来,娘娘若是想知道缘由,大可直接去问皇上。”康玉翡见她脸色愈发难看,倒生了几分兴致,“娘娘,入宫时,嬷嬷们教导过奴婢,进了宫就是皇上的人了。即是皇上的人,又何需勾搭呢?”

    



    “你……”何其娟脸色青紫,但碍于一大帮人在她面前拉拉拽拽,竟没法动手。

    



    康玉翡知道自己不过是得了嘴上便宜,不过能拖些时间,许能盼到皇上下朝回来。

    



    何其娟被旁人安抚了几句,定心心神来,脸色渐渐晴暖起来,康玉翡渐觉不大对劲,赶紧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讲给红霞和秦公公听,“去请静蓉公主或是贵太妃。”

    



    “我呢,懒得和你这种小贱人费这口舌。秦福,你也听到了,这丫头牙尖嘴利的,句句顶撞我。”何其娟脸色竟转了喜色,仿佛得了什么金贵的宝物,“赏她五十个大嘴巴子不过分吧?”

    



    康玉翡心里一沉,脑子里飞快转着该如何解了这局,可如今这身份地位,竟无解。

    



    秦福俯下身子,深叹一口气,“娘娘处罚下人,自然不过分,只是赵婕是轻水阁的人,是不是要禀报皇上一声呢?”

    



    “哟,我主理后宫,连惩罚一个奴婢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奴才不敢,听凭娘娘处置。”秦福歪过头看看康玉翡,满含可怜的神色。

    



    “你,带着她,慎刑司领罚去,一个一个的给我数清楚。”何其娟这才感觉到出了这口气,连着这句话都喊的震天响。把刚踏进门的静蓉公主一行人的脚步声完全遮盖了下去。

    



    静蓉公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伸着脑袋看了看,不敢往前走。

    



    何其娟发完了火,得意的转身离开,看到门边探头探脑的静蓉公主,亲切的一把搂住她,“呦,静蓉妹妹来了呀,你皇上哥哥不在,来,去我那坐坐。”

    



    “皇嫂姐姐,这,这是怎么了?”

    



    康玉翡抬起了头,瞥见静蓉公主的影子,正犹豫着要不要寻求帮助,一块帕子塞了她的嘴巴,是何妃身边的那名宫女,“闭嘴吧你,有什么冤屈到慎刑司喊去。”

    



    慎刑司,听说这里是能和天牢比一比刑罚的地方,进去的人,不扒一层皮是出不来的。

    



    康玉翡倒是不杵那些个刑罚,但她担心若无人帮忙,她会不会在里面待到死。

    



    她被人拉拽到一处暗沉沉的房子里。里面挂着很多铁链还有刑具,唯一的光亮就是门口的几根蜡烛,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哀嚎声,不清晰但更觉得可怕。

    



    “你就在这慢慢等死吧,哈哈。”那宫女得意忘形的声音让康玉翡有些胆寒,她很少害怕什么,但慢慢等死这句话,让她有些怕了。

    



    “请问这位姑娘,奉的是哪位主子的命?慎刑司好安排下去。”

    



    这声音,康玉翡听着耳熟,几乎是在回想的同时,她脑子里便蹦出了一个名字,沈默。他的声音与其他太监的不同,没有那些个奇怪的腔调,很平和,很温暖。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就感觉到的,可她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直到现在。

    



    “何妃娘娘赏她五十个大嘴巴子,你们慎刑司可得好好办差啊。”

    



    “这是自然,姑娘先等着,我安排一下。”沈默走近了些,看了看康玉翡。

    



    光线太暗,康玉翡看不清他的模样和神态,也不知他认出了自己没有。可就算是认出来了,又能怎样呢?只是一面之缘,能指望什么呢?

    



    不肖片刻,又来了两名太监,两人手脚利索的把康玉翡绑在了柱子上。康玉翡竟鬼使神差的没有任何反抗,她在想的不是这五十巴掌有多疼,而是该如何从这里出去。

    



    啪,一巴掌抡过来,她脸颊疼的一阵发麻,啪,又一巴掌,啪,啪……一连几下,她竟有些头昏眼花,还是自己经历太少,太单纯,怎么能将这里的刑罚和家法相比,这五十下,怕是能要掉自己的性命吧。

    



    一阵莫名的香气飘来,香味迷人心窍,慢慢的,她竟感觉不到自己脸上的疼痛,昏昏沉沉,一心只想好好安睡,她没有力气想这是怎么了,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这,这人怎么昏过去了?”何妃那位宫女见到康玉翡的状态,觉得很不对劲,急忙窜上来,朝着沈默喊道,“赶紧弄醒她。”

    



    “姑娘,慎刑司的刑罚可不是谁的扛得住。”沈默上前摸了摸康玉翡的鼻息,“看来是昏过去了,把她泼醒。”

    



    一桶水至上而下浇下来,可康玉翡丝毫没有感觉,依旧昏沉不醒。

    



    “怎么不醒,不会是死了吧?”

    



    沈默又上前看看,“不会,还有气,看来这姑娘身体底子太薄,撑不住啊。”他退到那宫女身边,轻声说道,“怕是这丫头要恢复些气力才能醒过来,姑娘不必在这耗着了吧,可不知道还得等多久呢。”

    



    “那不行,娘娘吩咐了,一定要我看着五十个巴掌都落她脸上了才能走。”

    



    沈默淡淡一笑,那半张骇人的脸阴诡不明,“姑娘不用担心,这数我可数着一个都不敢漏下,待会赏完了巴掌,这脸蛋能肿成白花花的馒头,你只管明日来看这馒头大不大就成了。”

    



    “这……”

    



    “我这可不敢缺斤少两,若是少了一个半个,姑娘不过是来监工的,我可是那个掌刑罚的。”

    



    宫女犹豫再三,在抬头看了看沈默那张捉摸不透的脸,终于拿定主意了,“好吧,我明日一早过来看看。若是你们敢糊弄何妃娘娘,那可是找死。”

    



    “不敢不敢,我与这丫头素不相识,怎会为了她得罪何妃娘娘。姑娘说笑了。”沈默躬身送客。

    



    待到人出了慎刑司,他赶紧把康玉翡松了绑抱进了里间牢房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