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亏了血本

    拍卖会开始了。

    这一次,有一块从海底开采出来的千年古玉,一向爱玉的伊楚薰是志在必得。

    古玉是压轴出场的,由一位华裔收藏家提供。

    起价五百万。

    伊楚薰给出了八百万。

    司马钰儿知道她的心思,就是要故意跟她抬杠,她是绝对不会让伊楚薰称心如意的。

    她举起牌子,出价一千万。

    一道火光从伊楚薰眼底闪过,她很清楚,司马钰儿对玉器是一窍不通,根本不会对这块古玉感兴趣,就是在故意挑衅,给她添堵。

    她干脆出价两千万。

    司马钰儿转过头来,朝她阴鸷一笑,直接出价五千万。

    伊楚薰毫不示弱,出价六千万。

    两人连续斗了好几个来回,出价也攀升到了2亿。

    在场众人都倒吸了口气。

    很明显,这是两个女人的战争,她们为的恐怕不是这块玉,而是一口气。

    花晓芃握住了伊楚薰的手,“母亲,稍安勿躁,把竞价牌给我吧,让我来。”

    她举起竞价牌,直接把价格提升到了八亿。

    司马钰儿紧跟着出十亿。

    她算准了,无论如何,花晓芃和伊楚薰都会拍下这块玉的。

    她们才不在乎这么一点小钱呢。

    她要无限制的抬价,把她们气到吐血癫狂,血管爆裂。

    花晓芃面无表情,不慌不忙,再加五亿。

    司马钰儿回头,阴森一笑,“二十亿。”

    “二十五亿。”

    “三十亿。”

    司马钰儿叫得清脆响亮,今天不抬到五十亿,让花晓芃婆媳血溅金山,她誓不罢休。

    她不慌不忙的等着花晓芃举牌,谁知花晓芃压根就不动了,朝她耸了耸肩,“君子不夺人所好,司马女士既然这么喜欢,就让给你了。”她秀美的嘴角挂着一丝狡狯的冷弧,司马钰儿那点小心思,她不用扳手指头,都能想得出来。

    之所以接过伊楚薰手中的竞价牌,就是要反将她一军。

    司马钰儿浑身掠过了剧烈的痉挛,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三十亿一次,三十亿二次,三十亿三次,成交。”拍卖员一捶定音。

    司马钰儿一口老血涌上了脑门,脸色一片惨白。

    花晓芃这只狡猾阴险的狐狸精,竟然不按套路出牌,把她坑了。

    她哪里有三十亿啊,全部存款加起来,也不到三亿,还是陆宇晗给她的零花钱。

    要是陆宇晗知道她花三十亿拍了一块玉,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自从年三十,闹了一场之后,陆宇晗一直都对她不冷不热,今晚回去,该怎么开口要钱呢。

    陆初瑕还要在背后补一刀子,她拿出手机,给陆宇晗发了一则消息。

    “爸爸,母亲看中了一块古玉,想要拍下来,小妈跟她斗气,花三十亿拍到了手里,你赶紧替她备好钱。”

    陆宇晗正在一个饭局上,看到微信,刚喝进去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拍卖会结束,司马钰儿怒气冲冲,想要狠狠的推花晓芃一把,让她摔倒在地,流产大出血,一尸两命。

    但还没靠近,就被保镖擒住了。

    “司马女士,你要再敢靠近夫人一步,别怪我不客气。”凯罗凶神恶煞的瞪着她。

    司马钰儿气坏了,在后面破口大骂,“花晓芃,你这个心机表,竟然敢给我下套,坑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伊楚薰像狂风一般席卷过来,扬手一个大嘴巴子朝她抽了过去,“你再敢骂一句,我割了你的舌头,熬成汤,跟陆宇晗端过去!”

    司马钰儿的助理连忙在旁边劝架,敌强我弱,这个时候硬碰硬,无疑是鸡蛋碰石头。

    “夫人,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在这里闹,让人看笑话。”

    司马钰儿知道,伊楚薰嫉恨着她呢,早就想弄死她了,这事情,她做得出来。

    但她也不是吃素的。

    “你要敢动我,宇晗一定不会放过你。伊楚薰,你就算再有能耐,也是我的手下败将。”

    伊楚薰的嘴角抽动了下,这话刺中了她的死穴。

    花晓芃走过来,搂住了她的肩,“婆婆,司马女士还得赶回家,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呢,她花三十亿拍下了一块价值五千万的古玉,相信父亲会很高兴的。”

    司马钰儿太阳穴的神经剧烈的跳动了下,竭力保持平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是三十亿而已,宇晗爱我,愿意为我一掷千金。这么多年了,不管我喜欢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买给我。他都为了我,舍弃了陆家的一切,还有什么不能给我的呢?”

    花晓芃微微一笑,“好呀,我已经跟拍卖行说过了,明天你就会打钱过来的,希望父亲真像你说得,愿意为你不惜一切。”

    司马钰儿狠狠的咽了下口水,“花晓芃,你别得意,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今天晚上会哭的人还不知道是谁呢。”陆初瑕插过话来。

    “你给我闭嘴,白眼狼。”司马钰儿的眼睛要杀人,她真希望自己的目光能够化为利箭,把眼前的敌人全都射死,这样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碍她了。

    陆初瑕冷冷一笑,同花晓芃一起离开了。

    她就不信了,父亲能给她三十亿,买一块破玉!

    进到车内,花晓芃拍了拍伊楚薰的手,“母亲,对不起,我擅作主张,没有拍下那块古玉。”

    伊楚薰笑了笑,“你做得很好,其实超过五千万的时候,我就不想买了。那块玉虽好,但并不是完美无暇,里面是有瑕疵的,而且还是块璞玉,最多也就值五千万。司马钰儿这次是亏了血本了。”

    花晓芃露出了几分讥诮之色,“她根本就没想买,就是故意挑衅我们,给我们添堵。她以为无论抬到多少价,我们都会买的,但我就是不按她的套路出牌,给她一个下马威。”

    伊楚薰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丝凄迷之色,“陆宇晗对她百依百顺,这三十亿,是不会吝啬的。”

    “那可不一定。”陆初瑕撇撇嘴,“毕竟今时不同往日,我爸爸已经不是陆家的执掌人了。现在他开了新的公司,正是需要资金的时候,哪里经得起她这么败家。”

    伊楚薰可不是这么想的,“他都为了司马钰儿,放弃了一切,哪里会在乎这么一点钱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