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三过家门而不入

    司马钰儿赶紧在旁边伸援她,“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真相究竟是什么,恐怕只有亲子鉴定才能弄清楚了。”

    花晓芃嗤笑一声:“这种小伎俩之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我的堂姐花梦黎不就玩得炉火纯青吗?像这样精分的女人还会有很多,难不成只要带个小孩来捣乱,就得让谨言去做一次亲子鉴定?我们陆家是可以随便让人玩弄的吗?”

    安安全身的神经都在翻滚,花晓芃的战斗力比她想象中要强大多了。

    “如果我的孩子不是谨言的,我就立刻去死。”

    花晓芃呵呵笑了起来,“以前,花梦黎也发过毒誓,说孩子不是谨言的,就从摩天大楼上跳下去,结果呢,把她拧到楼顶的时候,活活给吓晕了。”她停了片许,像是想起了什么,笑容加深了,“对了,她还割过脉,要以死验证清白,总之各种苦肉计,苦情戏,都有人在你之前表演过了。你要想再演一次,我们也不介意观看。”

    这话就像塞了一块骨头到安安的嘴巴里,让她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她能做的只有哭。

    “我不是演戏,也不想演戏,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我的孩子,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要伤害他而什么都不做。”

    花晓芃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声音不慌不忙的传来:“你知不知道陆家是怎么处理私生子的,如果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孩子确实是陆家的子孙,将由主母安排人在外面抚养孩子,并且彻底跟生母断绝关系。”

    安安浑身掠过了惊悸的抽搐,但几秒钟之后,她就恢复了镇静。

    花晓芃一定是在吓唬她。

    她进了陆家,当了二夫人,就不会跟孩子分开了。

    “谨言不会让我和孩子分开的。我知道你是陆老爷子亲自为谨言挑选的妻子,我不会跟你争,也不会跟你抢。我只是想陪在谨言的身边,让我的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大夫人和二夫人一样和睦相处呢,你为什么就那么容不下我和孩子呢?我并没有插足你和谨言的婚姻,我和谨言早就认识了呀。”

    她说得是楚楚可怜,声泪俱下。

    “和睦相处?”花晓芃嗤鼻一笑,“我只是受Finn的私人委托,在需要的时候,关照一下他的孩子,你就跑过来搞事情,哭哭闹闹,这就是所谓的和睦相处?”

    “你根本就不是要关照我的孩子,而是要用孩子来威胁我,逼我离开谨言。”安安愤愤的说。

    花晓芃摊了摊手,“老实说,我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过来,哪里有精力管别人的孩子。只是Finn离开之前,恳求谨言能关照一下他的孩子,谨言就让我有空的时候,过去看一看,确保保姆们能尽心尽力的照看孩子。”

    安安嘴唇颤抖,面色苍白,胸腔剧烈的起伏着,她拼命的做深呼吸,好让自己保持平静,不被花晓芃的伶牙俐齿戳到哑口无言。

    “你当然不可能承认了,如果你要动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买通其中一个保姆,就能置我的孩子于死地……”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老夫人打断了,“行了,晓芃不计前嫌,愿意照顾这个孩子,足见她的大度,你应该感激才对,而不是无端的恶意揣测。晓芃既然身为陆家的主母,陆家大小事务就都由她来定夺,即便谨言要纳妾,也要先经过她的同意,我们虽然身为长辈,但不会过问家族的事务。”

    说完,她站起身来,朝陆夫人招了招手,陆夫人扶住了她,一同朝外走去。

    安安大惊失色,慌忙冲上前,噗通跪到了门口,“老夫人,大夫人,我的孩子真的是谨言的,是陆家的血脉,是你们的孙子啊,你们真的要不管不顾吗?”

    “谨言可从来没说过跟你有关系,我看你就是精神失常,在说疯话。”陆夫人淡漠的丢下话,和老夫人一同离开了。

    俗话说得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是丑闻。

    花晓芃敢这么说,这么做,想必是经过儿子允许的。

    她怎么可能瞎搅和,给他招黑呢。

    “我没有疯,我很正常,我说得每个字都是真的,请你们相信我……”安安在后面声嘶力竭的叫喊。

    花晓芃走了过来,微微倾身,目光尖锐如利刃,从她脸上凛冽的刮过,“省省力气吧,你想进陆家,是不可能的。”

    她把凯罗叫了过来,让她带人把安安押回她的住处。

    安安想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瘫软了。

    但这只是暂时的,她是不会死心的,她毕生的心愿就是嫁进陆家,成为陆谨言的妻子,就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她也会拼命去争取的。

    何况,陆谨言很需要她,不可能抛弃她。

    他们之间的契约是终生的!

    一辈子都会陪在他身边的人是她,花晓芃不过是个过客而已。

    司马钰儿眼底闪着阴鸷的寒光。

    这次竟然又让花晓芃糊弄过去了。

    但是,她和陆谨言之间,肯定有了裂痕,随时都可能碎掉,所谓的恩爱只是表面的,表演出来的。

    安安是颗好棋子,她一定会好好利用的。

    中午的时候,陆宇晗父子回来了。

    陆谨言走到花晓芃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老婆,今天辛苦了。”

    花晓芃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当你老婆确实辛苦,除了相夫教子,还要打小三。”

    “晚上,我当牛做马伺候你。”陆谨言薄唇划开一道邪魅的笑弧。

    花晓芃狡狯一笑,“伺候就算了,要不玩玩三过家门而不入?”

    他微汗,“这算是惩罚吗?”

    “对,我要罚你禁欲三天,修身养性。”她踮起脚尖,在他的耳垂上咬了一下,力道不重,但也不轻。

    “招蜂惹蝶”的家伙,必须要小惩大诫。

    陆宇晗点燃了一支雪茄,表情有几分严肃,“今天安安来闹事了?”

    花晓芃正要说这件事,既然他提出来,刚好顺水推舟。

    “父亲,今天小妈擅自把外人带进来,违反了家规,我恐怕要按家规处置了。”添加"xinwu799"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