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踏仙途 第1654章 崩乱的世界27

    很多人都是这样在,最危险和最得意的时候会暴露出自己的品性。https://www.siluke.la

    反正我们活不了,你们凭什么活着,都一起死了才最痛快。

    洋子口中喃喃着:“真没想到,她们两个居然是这样的人。”

    仙蒂的心中却是一片绝望。

    她以为乜邪的一块汉堡把她从死神那边给夺回来了,可是现在,看着前面因为潮湿而变的颜色发黑的土地,仙蒂仿佛看见死神正对着她扬起了收割生命的镰刀。

    小林在地上一滚,很神奇的褪下那一层黄白毛色的皮来,露出自己原本加菲猫一样的本体来。

    “喵,恶毒而愚蠢的女人,我们是不会死的,执行者有个不二法宝叫精神力包裹知道不?撒比!”

    的确,早在最初几个人准备跑路时阿梨已经提醒了包括仙蒂在内的所有人,此地古怪,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用最笨最耗损精神力的办法来个全身镀膜吧。

    只是这样也不过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已。

    毕竟如果那些致命的粘液一直都在的话,他们的精神力早晚会用光,到那个时候也就是他们的死期到了。

    小林之所以这样吼了一嗓子,不过是叫那两个心思歹毒的女人闹心一下而已。

    林夕他们现在怎么跑出去的又开始怎么往回退了,因为那些浊黄的液体正从四面八方一点点浸透了地皮蔓延过来,而原本“云梦萝”所在的位置就是整个区域的至高点。

    他们路过杜晓曼这一对难姐难妹时康妮竟然还有脸向乜邪求救:“带上我们,好吗?你之前救过仙蒂……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她们两个身上挂满了晶亮而粘稠的脓液,再加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水泡和有些地方已经变成了白骨,看起来诡异而又恶心。

    乜邪咧开嘴对着她笑得一脸淫1荡:“是吗?那我就……帮帮你们?”

    “好啊,谢谢你啊帅男!”杜晓曼也把声音放的柔和了些对乜邪致谢,她本来想跟乜邪飞个媚眼的,结果用力过度,眼珠子“啪嗒”一声掉了下来,把自己都给吓吐了,结果刚呕吐了两声,“哐啷”一下,下颌骨又掉了下去,吓得她生生把翻江倒海的呕吐感觉给压了下去。

    乜邪对她的情况视而不见,一扬手一把大铁锹出现在他手里,乜邪一锹一个将两个人都撮到前面去抵挡那些蔓延过来的污水。

    “我是救过仙蒂,可是哥救的是人,哥对救两条忘恩负义的母长虫没兴趣,你说说你都这个德行了,还敢给乜总发好人卡?”

    乜邪嘴里说的溜,手下也不慢,把两个女人丢出去顺便那把铁锹也不要了,锹头都已经被腐蚀出一个个筛子般的小洞,看得众人触目惊心。

    “你要是拿哥当回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是不拿哥当回事,你的事关我屁事?”

    嗯,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九霄阁】里都是跟林夕一样有仇不隔夜的货。

    每个人脸上都是铅云密布,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们。

    很明显,他们被人给耍了。

    而导致他们被耍的根本原因在于那块识别水晶,这里根本就没有云梦萝,有的只是云梦萝身上那块识别水晶。

    小林突然发声说道:“我之前一直说这里有古怪,就是因为我感应到云梦萝根本就不在这里,她的气息离这里并不算太远,可是等我到了这附近却又失去了她的位置所在了。”

    王洁忽然沉声说道:“仙蒂,看看云梦萝的名字有没有变灰。”

    一言惊醒梦中人,仙蒂赶忙点开好友栏。

    “云梦萝的名字显示任务中,并没有死亡。”仙蒂说完这话,自己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了。

    这样一来基本可以肯定,云梦萝就算不是这场阴谋的主谋,也起码参与其中了。

    “蒂娜,说说看,这种粘液是你们那边的土特产或者技能吗?”王洁又不慌不忙的问。

    众人现在已经推至当初云梦萝打坐的地方,那块澄澈的巨大晶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踪影皆无,留在这里的只有之前云梦萝穿着的那套职业装。

    “怎么可能不是你们的手段?你们之前不是也这样附身在普通人身上的吗?”洋子有些气急败坏,语气自然也不怎么好。

    蒂娜苦笑着说道:“我们如果有这么强的腐蚀能力,早就把附身的人皮给烧坏了,怎么可能还伪装那么久啊?再说,要是真有这样的能力,你们能捉得住我?我们可能都统治这个星球了。”

    众人一想,感觉蒂娜说的挺有道理,洋子也被说的讷讷无言,没有再发问了。

    林夕双眉微蹙,刚刚洋子和蒂娜的话让她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有一根弦被无意中拨动了一下,可是等到她去仔细思考,那种感觉又悄然溜走,任林夕把这几句话掰开揉碎,也再没找到哪句话还是哪个字触动了她。

    “林夕,阿梨你们两个黑了心的下贱货,在里面呆着舒服吗?想不到你们最后会是这个下场吧?”

    是云梦萝!

    因为精神力都用来包裹自己的身体了,所以众人都展开五识探查云梦萝的所在,可奇怪的是明明云梦萝的声音就在附近,可是这里却完全没有云梦萝存在的蛛丝马迹。

    大家不由得心中都很吃惊,明明不久前才被林夕重创过,这才多长的时间啊,这只骚狐狸现在已经如此了得?

    然而和众多最后被翻盘的反派不同的是,她只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没了声息。

    所有人举目四顾,这一次,就算是神识庞大的法爷阿梨跟宁凝都感应不到一丁点云梦萝的所在。

    小林不住在原地转着圈圈。

    笑湖戈有些焦躁的伸脚去踢他胖乎乎肉滚滚的身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咬尾巴玩?”

    小林“喵”了一声摇摇自己毛茸茸的大脑袋,给大家发了一条弹幕:“她说话的时候我明明感应到她就在我们身边,可是只要不说话我就完全感觉不到她的位置了。”

    “云狐狸,你个骚狐狸,成天靠着勾搭野男人装孙子才能苟延残喘的东西,你也配舔着脸骂老子黑了心?狗吃你不就着大蒜都咽不下去,我真羡慕你的皮肤,怎么能保养的这么厚?”

    林夕的话音刚落,云梦萝气急败坏的开始破口大骂。

    乜邪对着林夕挑了挑大拇指,高,您实在是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