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b>(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三百九十九章 曹氏连环计(上)

    九尾很不高兴,她反对律师介入检控工作,特别是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无良律师。https://www.xqianqianxs.comhttps://www.xinqing100.net她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单独找她聊了,她拒绝了。最终是司马落说服了九尾。

    第二天上午,曹云去九尾办公室,九尾对曹云的态度并不友好。九尾指自己双眼,再指曹云双眼:“我会盯着你。”

    曹云态度很好,解释道:“九尾,我们立场是一致的。”

    九尾反问:“你知道消防员的氧气头盔有多条扣带吗?并且要求出勤的时候必须扣上。”

    曹云没转过弯:“不知道。”

    九尾道:“进入火场的消防员头盔都连接小氧气瓶,最大限度的保护消防员的安全。我当时念高中,我问消防员,要求头盔扣带一定要系上是担心密封问题吗?要知道,要解开几个扣带需要一定时间的。”

    曹云:“然后呢?”

    九尾道:“消防员回答我,不是。他告诉我,千万不要低估人性的丑恶。简单说扣带必须扣上的最主要目的是避免火灾现场内的人抢夺头盔。我和你都在火灾中,我们都看见了一位消防员没有扣紧头盔,我会努力的求生,用自己的知识,用自己的体力和意志去求生。而你会选择抢夺头盔。最后最大的可能是你活下来了,我死了。”

    九尾话锋一转:“本案也是一样,我会尽可能用自己的能力将张九定罪。而你呢?则会用各种坑蒙拐骗的手段将张九定罪。结果很可能是尽力的我会输,投机取巧的你会赢。我是一名检察官,而作为律师的你则希望成为法官。我希望你能干干净净的帮我,而不是为了金钱,为了向你雇主负责,而使用各种侮辱法律的手段。”

    九尾:“法律也许不完善,但是她不需要你来完善。”

    曹云惭愧道:“姐姐,你说的太好了。最近几个月我如同一只迷失的羔羊,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钱越来越多,但思想越来越迷惘。听你一席话,我醍醐灌顶的看见了一盏未来的明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干干净净的协助姐姐你办案。”

    九尾看了曹云五秒,曹云脸上只有真诚,九尾半信半疑:“我暂且相信你,看资料吧,看完我们开个小会,说说你的看法。”

    ……

    看完资料,曹云哭了,这官司打个屁。

    张九被捕七天后的今天,警方只有一项证据,那就是金钱。安娜在案发前二十天,给张九打了八十万。但是这八十万是有名目的,委托张九对丈夫皮斯进行调查,调查皮斯外面有没有人。案发五天前,委托结束,张九证明皮斯外面没人。

    这种调查确实很可疑,一者来说应该找私家侦探。二者来说收费简直离谱。但是这是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诸如限薪令,你嫌演员贵,你可以不用。你既然愿意给人家那么多钱,显然是通过人家可以收回投资。搞个限薪令的意思就是投资方想多拿钱。不少观众们却以为明星少拿的钱能落到自己腰包中。当然也不排除考虑不少民众仇富心态而出台的限薪令。

    曹云将两张资料放在桌子上,自己拉椅子坐下:“这就是你们指控张九的理由?”

    九尾道:“你没认真看吗?张九收钱之后根本没有对皮斯进行任何调查,也没有雇佣私家侦探调查皮斯。”

    曹云道:“张九最多属于不道德。只要安娜不计较,他连基本的违法嫌疑都没有。”

    九尾想了一会,还是拉开自己抽屉,拿出一个文件夹给曹云。曹云接过文件夹,是监控拍摄到的视频截图。很显然这不是公共视频,很可能是某家店铺的视频。第一张照片张九坐在长椅处。第二张照片是太郎坐在张九身边。第三张照片张九站起来离开,显然落下一个大档案袋。第四张照片是太郎拿着档案袋站起来离开。

    曹云:“还有没有基本的信任?”

    九尾不辩解,道:“这是案发前十九天,安娜打钱之后第二天上午九点,张九从银行提取了二十万的现金放进这个档案袋中。这位置本来没有监控,但是搜查二课恰巧在现场有布置,是一次卧底交易行动。从早上七点一直到上午十点才收网,在场探员发现张九有些可疑,特意调动一个摄像机拍他,才记录下最宝贵的证据。”

    九尾道:“张九在银行将钱放进档案袋,一直到接近长椅的位置,都始终处在监控之中。二课的录像弥补了其中空白,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从法律上可以认定,张九将二十万交给了太郎。”

    九尾道:“根据安娜给钱的时间,还有最终太郎杀死皮斯的情况,我决定采用盖然性打法,将人物和事务串联在一起。”

    曹云摇头:“这视频很好,你说的很对,张九确实给了太郎二十万。但是要从安娜给钱联系到皮斯之死,难度非常高。”

    有这么一个段子。

    某人去取一万块钱,取款机疯了,吐了两万。某人数了一万放进钱包,把剩下一万放在取款机上。多日后,银行找上门,某人就说,我没有帮助银行保管金钱的义务。银行律师:你拿走的一万是银行的,丢的一万才是你的。

    这个段子前面大半是对的,市民没有义务帮助银行保管金钱,某人的操作也是对的。联系到皮斯遇害案,检控官怎么证明张九取的二十万是安娜给的八十万中的二十万?在数字化操作的现在,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安娜给的钱要先进入唐开律师所的公帐,抽成交税之后,剩余部分才会进入张九的户头。

    如果辩护律师是一个笨蛋,曹云是检控官,曹云还是有一些机会的。但欧阳逸肯定不是笨蛋,这案子怎么打?还要干干净净的打。姐姐,我就算乌漆抹黑的打,我也赢不了。

    ……

    在对张九提出正式指控,也就是下发逮捕令之前,必须先审理太郎杀人案。这就属于阶段性裁定,如果太郎无罪,那就不可能起诉张九。假设太郎有罪,接下去的张九庭审中,很多证据就要立足在太郎案的庭审。

    本案可以将太郎和张九同庭审理,也可以拆分审理,关键要看检控官怎么告。九尾不是傻瓜,知道同庭审理欧阳逸肯定要搞事。所以九尾打算将两人分阶段进行控告。

    曹云:“要增加指控张九的胜率,我们必须先打好太郎案。”

    九尾:“继续。”

    曹云在写字板上边写边道:“第一步,我们要在审理太郎过程中,确立太郎和张九的关系。张九在这个阶段将会以证人出庭,这是他最难受的一部分,证人是没有律师的。第二步,欺诈式囚徒效应,挑拨太郎和张九的关系,要做到这点,需要对两人的关系进行全面调查、分析和了解。”

    曹云:“第三步,从心理学侧写报告看,太郎日常比较自卑。我们要在法庭上刺激他,让他失去分寸,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比如我们觉得他虽然杀人,但是你仍旧是个胆小鬼,太郎为了澄清这点,有可能就把几桩命案给认了。就资料来看,太郎已经凉了,没救了,但太郎未必知道自己没希望,所以我们要把这条信息传达给他。当太郎处于绝望状态,感性完全战胜理性时,他的表现有可能让我们获得更多的筹码。”

    九尾看着写字板,双手怀抱在前,右手支起食指轻抚摸鼻尖,边思考边踱步。她在脑海里模拟庭审的情况。对于她来说有个好消息,太郎的律师是法援派遣的一位普通律师。欧阳逸知道太郎受审关系到张九案,但是因为张九和太郎存在有一定关系,欧阳逸不能成为太郎律师。

    九尾站住,摇头:“要做到这三步,需要节奏上的把控和细节上的微处理。我做不到。”这两点是曹云擅长的技能。

    曹云道:“我毕竟是律师,因为保险公司的事可以协助检方,但是我不可能作为检控官的助手出庭。”曹云是以民事身份协助检方,刑事大于民事,在张九、太郎有罪之前,曹云没有资格出庭。

    九尾道:“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曹云没说什么,点点头,拿上西装离开。上了自己汽车后,曹云连线寒子:“曹剑出鞘,开工了。”

    ……

    距离皮斯之死已经过去二十天,三天后就是太郎上庭的时间。这几天曹云没有去检察院,而是留在律师所内修身养性,享受生活。却没想到曹云不去工作,九尾反倒是找上门来。

    九尾走路很快,高山杏险些没跟上。说话中九尾已经走到后院。九尾看见曹云在享受人工温泉,拖拽了一把椅子到温泉边,坐下看了曹云三秒,后身子前倾质问:“怎么回事?”

    曹云看了一眼九尾,反问:“什么怎么回事?”

    九尾道:“你有没有雇人和太郎的律师接触?甚至收买太郎的律师?”

    曹云回答:“没有。”

    九尾似乎很了解曹云:“我换个说法,是否有让人和太郎的律师接触?”雇人是花钱,不花钱就不算雇人。虽然是字眼上的问题,但是在法律中经常需要扣字眼。

    曹云将湿毛巾盖在脸上,靠着温泉边,许久后道:“要拿下张九,必须控制太郎案的庭审轨迹。你的能力不足,我没有资格上庭,所以我只能是想点其他办法。如果我没有猜错,是欧阳逸告诉你这件事吧?”

    九尾拿出录音笔,道:“接着说。”

    曹云道:“九尾小姐却忘记了一点,我不是她的下属。她如果想指控我搞事,需要拿出实质的证据。如果无法证明我搞事,九尾小姐会不会刚正不阿的按照自己的节奏处理接下来要面对的两个案子呢?”

    曹云拿下毛巾,深叹口气:“姐姐,我也很难办。如果我满足了九尾小姐,不搞事,那九尾小姐和我联手都赢不了张九案。如果我不满足九尾小姐,继续搞事,九尾小姐就不会让我参与张九案,结果九尾小姐仍旧赢不了张九案。”

    曹云看九尾,手指九尾:“所以问题不是出在我这边,而是出自你身上。”

    九尾找曹云,陆一航惯例一边看热闹,惯例为高山杏解释。

    曹云通过一些手段和办法联系上太郎的律师。九尾认为,太郎的律师知道自己必败,很可能同意庭审中尽可能配合检方节奏。至于为什么同意,陆一航不知道,曹云也不会说。

    九尾听完曹云这番话,并没有斥责曹云,收了录音笔,口气较为温和道:“曹云,我理解的立场和你的行为,我一度甚至想认可你的行为。这案子脉络非常清晰,只可惜没有证据。我也想把坏人送进监狱,送到绞刑台上。但是作为一名检察官,如果自己都不愿意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平,那我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九尾站起来,看了看远方的白云,道:“我的父母很富有,我不需要这份薪水,我对名利也没有兴趣。想出名的话,名媛比检察官要容易出名的多。曹云,你经常说规则,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是内心还是很佩服你的。这次你的行为已经超过了规则,就算赢了又如何?”

    这是九尾第一次在曹云面前放下态度,九尾心中知道,就依靠目前的证据,没有曹云的帮助是绝对拿不下张九。

    曹云呵呵一笑,回应:“姐姐,你理解错了。我并没有和太郎律师真正建立合作关系,太郎律师也不会知法犯法,我更不可能给钱收买太郎律师。如你所说,这种行为已经超过了游戏规则,让游戏失去意义。我之所以这么做,欧阳逸之所以知道,一切都是我策划的。”

    九尾狐疑:“你的目的是什么?”

    曹云道:“我非常期待欧阳逸介入这件事,欧阳逸出示伪证,证明我收买了太郎律师。这时候我就可以反杀一刀,证明自己没有收买太郎律师。同时提出,由于欧阳逸公开介入太郎案件,要求法官废除欧阳逸的张九辩护律师资格。”

    曹云:“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这一招我把欧阳逸逼入绝境。欧阳逸拿不准我的态度,他要不管,万一太郎律师真和我串通,张九案他的赢面就不大。如果欧阳逸插手,我就拿掉他张九辩护律师的身份。天衣无缝的计划因为你的执着胎死腹中,他借你的刀把我的计划给废了。”

    九尾愣了半晌,她没有想到两位名律师已经过了一招,自己竟然帮助了欧阳逸化解了曹云致命一击。

    就这么瞬间,九尾感受到差距的存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