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且行且珍惜

    生生的挨了马小玲一脚,牛根整个人只觉得肚子里面一阵翻江倒胃的,虽然牛根是很厉害。但是面对马小龙的一脚。却也同样是不容小觑啊。

“牛少。你要清楚你自己的使命是什么,速战速决,外面的世界传来了消息。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边上,王嵩和王云虽然是没有加入这一场战斗。不过却还是向牛根提醒道。

只是。这会儿的牛根,却是什么都不愿多想。只是面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马小玲,皱眉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对方可是青龙堂啊,你为什么要……”

“滚!”就在牛根开口的时候。身后的中年男人却是他突然袭来。牛根连扭头的功夫都给省略了,直接就是一脚个踹飞了回去。

“想不到,短短半年的时间不见。你的时间竟然提升到了这般田地,倒实在是让我有些咂舌!”在青龙堂里面。又是一个黑衣人站了出来,只不过。对方是蒙着面的,牛根一时之间有些猜测不出对方是谁。

只是。那熟悉的眼睛,让牛根不禁陷入了沉思。苦笑道:“师傅?想不来,竟然你还真是青龙堂的一份子呢?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一直都是。你也不需要觉得有什么觉得好失望的!”老人将头上的帽子给取了下来,这才笑道:“想不到,你还记得师傅我呢?”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当然是记得您的!”牛根笑了笑,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直言道:“不过现在的话,我想我应该忘了你了!”

“动手吧,正好让我看看,我教出来的徒弟,到底有什么本事!”黑衣老人,自然就是牛根的师傅,乌飞昂无疑了,这会儿一开口,就直接与之交手到了一起。

就连马小玲,这会儿也跟着卷入了进来,依旧是二打一,牛根因为玄劲的原因,却依旧是稳稳处于上风,两人联手,都不是牛根的一个人对手,虽然说起来是有些好笑,不过,证明了玄劲的恐怖之处。

只是,有马小玲存在,牛根的攻击上面,无形之中就会多出很多的掣肘来,就算是牛根,也不能够完全的把控得住,这种感觉,可是让牛根觉得相当的不爽。

短短的几分钟功夫,三人叫已经交手几十次了,而牛根,也完全是压着两人在打,这样的战斗,还不客气地说,是根本没有任何悬念的,可偏偏就是多出了马小玲这个异数,这让牛根觉得很是不爽。

然而,就在牛根还准备放松心神,与之周旋一番,看看白泽他们有没有办法能够破开这局的时候,马小玲倒是一下子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双目猩红,面目狰狞得有些可怕!

“你对小玲做了什么?”马小玲突然发生的变化,自然是清晰的落入了牛根的眼中,顿时就让牛根沉声质问道,只不过,回应牛根的,只是乌飞昂淡然的一笑,撇嘴道:“这是你们的舞台,我就不参合了!”

在乌飞昂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马小玲整个人就是随之发生了变化,恐怖的力道散发出来,就算是牛根,也不得不是一阵神皱眉头。

“这是什么秘法,怎么会这么厉害?”马小玲的实力是在这一瞬间突然提升的,而不是原本就属于马小玲的,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秘法这么一说了。

不过,牛根依旧是没有多想,在马小玲的出手之后,牛根更是忍不住为之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顺势一闪,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两人就双拳对碰,纷纷倒退了数步,嘴角处各自有鲜血一出。

“小玲!”看着马小玲的狼狈模样,牛根有些担忧。

当然了,作为完全不知情的马小玲而言,回应牛根的,只是又一次拼命而来的攻击,这让得牛根的面色也是随着沉了下来,他很清楚,如果不解决马小玲这个问题,战斗就会无止境的。

这还是牛根所不能看到的,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之前死掉的所有人,也就都是白死了,牛根如何能够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小玲,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这是牛根在出手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马小玲飞奔而来的招式,没有任何犹豫的牛根直接就是一拳轰出,一瞬间,重重砸到了马小玲的身上,顿时,对方就是一口鲜血喷涌而来。

对于牛根而言,孩子没有了,固然可惜,但是可以在要,马小玲出事了,固然难受,但是可以救人,但是整个华夏都没有了,牛根的存在,又还有什么异议呢?

马小玲厉害吗?在牛根看来,或许也就是这个样子吧,毕竟,牛根是身怀玄劲的人,和他们有着本质性的区别,但是在其他人看来呢?马小玲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招架的。

和马小玲交手在一起,牛根不断的出手,短短几分钟的功夫,牛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出手多少次了,却是很清楚一点,那就是马小玲一次又一次的倒飞了出去,不过,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

牛根苦笑了一声,目光落到了马小玲的身上,半晌,才再一次将出手,这一次,马小玲倒下了,甚至于,连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都变得费劲了。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青龙堂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才是胜券在握的那一个人,毕竟,马小玲的实力,远在他们所有人之上,可是现在的结果呢,却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两人从打斗上面来看,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好吧?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到会伤害马小玲的话,估计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早就应该结束了,这一目,让青龙堂的众人都是位置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沉然道:“跑!”

“我都没有允许你们离开,你们真觉得自己能够逃出去吗?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为了一个青龙堂,却是伤害到了马小玲,这一刻,牛根的心在滴血。

看着拼命想要逃跑的众人,牛根只收画符,五行结界,在牛根的手中,变得信手捏来,随手就给拿捏了出来,没有任何的犹豫,牛根直接就将五行结界给笼罩到了这片空间之中。

所有人走到了一个尽头之后,却是都被弹了回来,不能再离开分毫。

看着脚下的众人,不断的嚎叫着放我们出去这一类的话语,牛根面色淡然,只是将受伤惨重的马小玲给搂入怀中,这才带着众人离开了这片地方。

牛根没有杀他们,因为有些情况下,或者比死了更要折磨人,牛根给他们的五行结界空间有限,不足以让他们生产和生活,要想活到最后,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吃人。

当然,这些事情,都已经不关牛根什么事了,这是他们自找的,跟牛根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所要做的,不过就是将这一切施加到他们身上而已。

看着怀中气息早就紊乱得不行的马小玲,牛根只是轻抚了一下她额头间的秀发,缓缓道:“放心吧,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离开结界,牛根站在长白天山的山脉之中,看着身边的众人,或多或少都有受伤,当然了,牛根的目光,却是只落到了洛伊伊一个人的身上,笑道:“伊伊,走了吧!”

牛根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接下来的事情,跟牛根也就没什么关系了,继续留在这儿,并没有什么用处了。

洛伊伊点了点头,并没有犹豫,对于洛伊伊而言,这些人只要死了,她的使命也就算是完成了,再也不用束缚自己对牛根的那份爱意了。

只是,看着身后的诸葛柔云一群人,洛伊伊有停下了脚步,最终,还是牛根头也没回的说道:“要离开的话就迅速了,我还有事!”

下一刻,所有人的声音消失在原地,向着长白天山外面飞奔而去,就连白泽,也是一样的不曾例外……

……

三个月后,盐城,水云间别墅群,牛根所在的别墅之中,这会儿就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人,其中还掺杂着婴儿的哭啼声音,看上去,好像是才出声没有多久,小脸粉嘟嘟的,很是可爱。

而大厅的楼上,就是别墅的客房了,几乎每一个房间之中,这会儿都是三三两两的围着几个人,其中以一人为中心。

楼下,乃至于整个别墅,都是一片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贴在每一扇大门上,甚至于连窗户,都有不少喜字贴在上面。

“所有人都准备一下啊,门外面的婚车已经准备好了,大家一起到酒店!”能够主持得了这么多人,当然也就是只有白术田无疑了,随着他的一声落下,所有人都向着外面涌去。

楼上,房间的大门也被人缓缓地敲响:“儿子,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慢啊?”

“妈,我马上就下来!”牛根笑了笑,在苗桂花离开之后,这才翻开了手中的一份红头文件,上面清楚的写着,牛根的婚姻合法性,而这也是因为牛根的情况特殊,所造成的这一原因。

当然了,比起这个红头文件,牛根所更感兴趣的,还是下面一张红色贺卡,缓缓地将其打开,牛根的目光落到了上面的几句简单文字上面!

“听说你小子要结婚了,而且还是三个?艳福不浅啊,哥哥在这里由衷的祝福你,至于婚礼现场,我就不去了,你嫂子林蓉那边,我还要去哄哄呢,离婚容易,再婚可难了,你小子且行且珍惜啊,新婚快乐!”

最后的落款人,不是别人,而是牛根和苗桂花一直都在找寻的牛奋……

很快,几十辆婚车缓缓地离开了小区,浩浩荡荡的向着酒店的前行,这注定是一场让人瞩目的婚礼,所有人,都已经期待了好久……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