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来者不善

    与此同时,华夏的另外一个地方,一眼望去。依旧是连绵起伏的山脉。青翠欲滴的茂密树丛。虽然明显是人为栽种的,不过,却一样是很少有人踏足这片土地。

山脉的高端。如果从远处看的话,并没有任何的端疑。除了茂密的树林。依旧还是茂密的树林,就连多少年前为了栽种这些树木所走出来的道路。也是早就消失不见了。

要是可以走近的话,或许你会发现,在这个地方。其实纯在一股奇异波动的。虽然你能够畅通无阻的走过去,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你却觉得自己好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这地方不是其他。就是之前古天和柳云龙口中都想要深入一下的腹地,没错。青龙堂腹地。

青龙堂和诸葛家族不一样,前者。和黄帝一样,都是利用五行结界来布置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而后者,却是利用阵法来产生隔阂。

两者。虽然达到的效果,都是一样的。但是却有存在一个最为本质的区别,那就是阵法不论内外,都是可以被破解开来的,但是五行结界不行,从外网内,根本是没有任何办法破解。

就好像之前在对付江家的时候是一样的,任由他们不管多么的厉害和强大,从外网内,根本没有任何的破解之法,但是从内到外,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破解。

当然了,那也是因为之前那些个青龙堂所布置的五行结界太过于垃圾而已,甚至于,毫不客气的来说,他们所布置的,只能算做是结界,跟五行,完全不沾边。

自然,区区一个结界,所存在的漏洞,当然是相当繁多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完整而且强大的五行结界,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五行结界里面,依旧是偌大的空间,只不过,比起长白天山而言,却是不知道要小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却依旧是保持着村子的建设风格,里面的人虽然不多,却还是足足有百余人,这些人,有不少人都跟苍鹤林一样,都是从几千年前,就已经呆在这儿了的。

为首的是一个老人,这会儿坐在一张木椅上,看着在场的众人,面色多少有些沉然的皱眉问道:“天选之人,你们找到了吗?”

老人正是青龙堂的领军人物,也是五千年跟在蚩尤身边的人,说起来,跟苍鹤林也算是同一级别的人物了,只不过,和苍鹤林他们不一样的是,这些人,都是蚩尤留下来,不会因为什么天劫而灭亡。

老人话语威严,一开口,下面就立马有人站了出来,点头道:“首领,已经找到了天选之人下落了,就在盐城,不过……”

“不过什么?”老人面色一沉,冷冷的看着对方。

“不过,对方已经怀有身孕了!”回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似乎对身孕这个问题,明显是有避忌的,不过,老人的追问,他还是不得不开口。

“是黄帝之子?”老人并没有发怒,反倒是像在盘算着什么,中年男人也是连忙点头,道:“没错,对方就是天选之人,身怀黄帝血脉的人。”

“还真是这样呐?”老人的脸上多除了一抹桀桀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骇人。

“五千年了,他们的命运还是紧紧的束缚在了一起,当年的蚩尤和黄帝,本身就是兄弟,只是没有想到,现如今,几千年过去了,倒是成为夫妻了!”一时之间,也有人忍不住站出来感慨了几声,说起来,这一幕,早就应该是他们预料之中的才对。

“不管是兄弟也好,女人也罢,他们之间,都注定会有一战!”老人倒是没有跟着众人的想法去思考,而这一点,也是众人都没有办法反驳的一点。

“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就是着手去办吧,黄帝那边的天选之人,已经进入了当年黄帝留下的五行结界之中了,相信,假以时日,就能够激发身体内的血脉了,我们必须的加紧了!”

老人沉然说道,话语之中,有着一股子不容抗拒的威严,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办法出言反驳。

“不仅如此,四凶也应该出现了吧,全部都召集到一起吧,天选之人的出现,就已经注定了和他们相关的一切,都会随之现世了。”老人目光扫过了在场的所有人,这才继续说道:“还有,之前进入长白天山的拜月帮人呢?”

这个问题,众人都没有谁开口了,拜月帮和诸葛家族一样,进入之后,一直没有出来,就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就连生死,都不得而知。

“废物!”老人冷哼了一声,沉然道:“将天选之人给带回来之后,迅速前往长白天山吧,那里是当年涿鹿之战的地方,我们必须抢占先机!”

“那……姬家呢?”有人忍不住提出疑惑问道。

“姬家的事情,自然是由你们进去寻找了。”老人沉声说道:“天选之人现如今的血脉还没有激发开来,就足以说明,就算是他们也还没有找到姬家,进入长白天山之后,不管是姬家还是天选之人,二者除掉其一,就足够了!”

“是!”众人齐齐点头,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老人的身边,一个中年男人站了过来,有些迟疑的问道:“首领,天选之人腹中的孩子,还能留下吗?”

“孩子……”老人也是迟疑了片刻,摇头道:‘战争是黄帝和蚩尤的,至于孩子,还是留下吧,不管她是生是死,都不要伤害到孩子!’

老人虽然凶狠并且残暴,但是这并不代表老人就没有做人的基本同情心了,祸不及家人,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明白,老人自然也是不会例外。

“知道了!”中年男人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点头之后就离开了。

与此同时,盐城,水云天别墅群之中。

“小玲!”属于牛根的那栋别墅里面,传来了苗桂花的叫喊声,而正在客厅里面看电视的马小玲也是连忙就回应道:“怎么了,妈!”

孩子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反正就差一个婚礼了而已,马小玲当然是要改口了,而苗桂花听到这一声妈,心里也是乐得不行。

很快,苗桂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客厅之中,手中正端着一晚鸡汤呢,放到了马小玲的面前,这才缓缓道:“快,趁热,把这鸡汤给喝了,对胎儿好!”

“妈,我都想吐了!”马小玲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苗桂花,这鸡汤,她是真不想喝了,多少天了啊,足足快一百天了,出自苗桂花之手的鸡汤,就没有断过。

以至于现马小玲看到什么汤,都有种想要想要作呕的冲动了。

“瞎说,多喝点汤,对身体可是有好处的,快喝吧!”这种事情,苗桂花怎么能够将就着马小玲呢?当然是不由分说的就将汤碗给送到了马小玲的面前。

苦笑了一声,马小玲虽然避之不及,却又不得不强行往独立咽,虽然作呕,但是谁让苗桂花话说得没错呢,多喝点汤,确实对胎儿好啊。

牛根离开并且没有任何消息和踪迹的这些日子,马小玲一颗心就没有安定下来过,要是真不好好补一下的话,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来呢。

“妈……”马小玲说话的时候,碗里冒着气泡,却还是将碗给推开了,这才道:“妈,我自己来!”

大厅之中,白术田也忍不住过来凑了一个热闹,笑道:“哟,这又是赶鸭子上架,被逼着和鸡汤呢?”

“白爷爷,您怎么说话的啊?”马小玲故作不满的样子,轻瞪了白术田一眼,这才将碗里的汤给喝干净了,笑道:“不会是白爷爷您也想要尝一尝吧?”

“哟呵,你这丫头还调侃起我来了是不?”白术田没好气的轻瞪了马小玲一眼,实在是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白爷爷,您不在外面跟他们下棋,怎么跑进来了?”马小玲有些不解的看了白术田一眼。

哪儿知道后者就好像是一下子打了鸡血一般,一脸不屑的道:“跟他们那几个臭棋篓子,我下什么棋啊?点都没有意思,还不如来看看电视呢!”

“是吗?”马小玲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白术田,捂着小嘴笑道:“什么时候白爷爷口味这么重了?连青春偶像剧也要看了?”

“你这臭丫头,要不是你是牛根那小子的媳妇啊,看我不教训你!”白术田没辙,只能认了被,被马小玲给调侃,他能说什么啊?

“白爷爷慢走!”看着白术田直接就向着楼上走去的模样,马小玲还真忍不住补了一刀:“要是您睡不着的话,就下来看电视吧,青春偶像剧也是很不错的哦!”

白术田没有接话,站在楼梯口愣住了,整个人一下子就变得犀利了不少,脑袋也是扭了过来,目光落到了别墅的外面。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既然来了,就出来相见!”白术田一个跨步就站到了马小玲的身边,沉声呵斥道。

与此同时,负责保护马小玲他们安慰的那些人,也是一起出现在了大厅之中,所有人这一刻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出现,很是虚无缥缈,同时又很是强大。

“老白,对方什么来头?”从楼上一跃而下的几个老人也是面色凝重的看着白术田,皱眉问道。

“对方没现身,我也不清楚,不过,一定来者不善,而且,这份实力,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了一点!”白术田在上楼的时候,感受到一股强横的气息,就算是一瞬间,白术田就只觉得整个人就好像是被一座大山个压住了一般,根本喘息不过来。

如此厉害的威压,就算是白术田也是生平第一次感受到。

而这话,也是同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