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你应该去的地方

    看着一语落下边独自转身的庞然大物,这一刻,就算是王嵩他们。都是有些难以回神。更别提已经直接愣在了原地的克里斯蒂安了。完全就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这一次的长白天山之行,虽然确实是见识到了不少的巨兽,而且。还是只存在于被世人当做是神话书籍的山海经里面的巨兽,或虎背熊腰。或丑陋不堪。或身形庞大,总之。说句不吹牛的话,该见的,不该见的。都见了。

可唯独能够口吐人言。而且长相看上去也是相当温和的白泽神兽,是他们是所没有见到过的。

而根据山海经的记载,白泽是华夏上古时期地位崇高的神兽。和之前遇到的凿齿凶兽放在一起的,两者就是一正一邪。一善一恶,就好像之前凿齿见到他们。只想着吃掉他们,而白泽见到他们。却是想要帮助他们。

道理是一样的,就看怎么理解了。

不仅如此。白泽还是祥瑞的象征,能够通晓万物之情。通晓天下鬼神万物的状貌,更为主要的一点,也是他们几人最为关心的一点,那就是,白泽还是能够逢凶化吉吉祥之兽。

在这个时候遇到白泽,谁也不知道老天这是怎么安排的,至于那传说的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是不是属实,他们也依旧是不知道的,反正,至少现在看来,他们没有什么感觉。

身边的毒障,并没有因为了白泽伸手,而开始稀释,牛根体内翻江倒海的感觉依旧浓烈,似乎,随时都能够一口鲜血喷出来,然后闭上双眼一般。

不仅是牛根,除了克里斯蒂安的感受稍微好上不少之外,其余的众人,都是如此。

至于凶兽,本身就已经被牛根他们甩掉了,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是遇到了白泽,所以才逢凶化吉这么一说,也正是因为如此,白泽虽然已经转身缓缓离开,但是牛根他们一群人,却是迟迟没有迈开脚步。

“这里是长白天山里面毒障最为浓郁的地方,你身为神兽,为什么会在这里?”虽然白泽缓缓离开,但是两者之间的前后距离,也就不过十米的样子,牛根都不需要拉开嗓门,就直接问道。

闻言,白泽停下了脚步,明显是听懂牛根所想要的表达的意思,只是,那缓缓转过的身子,有些怪异的看了牛根一眼,缓缓道:“难道有谁规定的,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吗?”

白泽是上古神兽不假,但是,也正是因为它是上古神兽,所以,它到底是什么情况,并没有谁得知。

牛根觉得,自己这个话,好像是问得有点过于傻逼了,想要出言质疑,最终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道:“那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如果明天天亮之前,我们还不能离开这片地方的话,跟着谁,都难逃一死!”

“如果让黄帝知道他的血脉传承了几千年之后,是落到了你这样一个人身上,估计会会气得直接带你下去吧?”白泽发出了两声嚎叫,似乎是在打趣牛根,又似乎是在嘲笑牛根。

人言,牛根肯定是能够听懂的,但是兽语,还是算了吧,牛根又不是兽,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我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而已,谁说过黄帝传承下来的血脉继承人,就一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牛根笑了笑,将刚才自己问的暴露智商的问题,照葫芦画瓢的,又套用到了白泽的身上。

别说,还真是这么一个道理,至少,白泽无言以对就对了!

“留下,你就只能等死,跟着我,你还有活着离开的机会。”白泽没有想要多说什么的意思,将目光落到牛根身上轻瞟了两眼,就转身继续前进了。

别说,这还真是将一个选择题给丢到了牛根他们的面前,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相视对望了一眼,明显对这个问题,有些拿不定主意。

“我想,我们应该跟着白泽神兽离开!”王嵩最终还是敲定了主意,苦笑了一声,沉然道:“这个时候遇到白泽与否,都已经注定了是上天的安排,正如它所说的,留下,只能等死,跟着它,还有活着离开的机会。”

“快走吧!”既然已经拿定了主意,谁也没有要迟疑的意思。

跟在白泽的身后,一行人就好像是白泽身后的小跟班一样,走在最浅的白泽,步子有在而缓慢,就好像是在散布一般,一点也没有要加快的意思。

从中午遇到白泽,到黄昏之后,时间虽然是一分一秒也没有停留的溜走了,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感觉到,并没有走出多远的路程。

这可是让得众人都不由得暗暗有些心焦。

“照这个速度继续下去,恐怕,还没有走出去,我们就已经交代在这儿了吧?”克里斯蒂安忍不住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似乎,对于跟着白泽离开这个问题,已经不算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

“牛少,这似乎确实不妥啊!”不仅是克里斯蒂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过去,就连王嵩都有些怀疑自己之前做出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这么一回事了。

只是,王嵩却是忘记了,连他们更王老二人,都不能拿定主意的事情,牛根又怎么可能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呢?

苦笑了一声的,牛根无言以对,只能将目光落到了白泽身上,可奈何前者无论如何就是不加速,反倒是边上的诸葛柔云一路上面色紧皱,即便是现在,都没有要放松下来的意思。

“虽然我们这会儿是在走路,但是我却能够感觉到,白泽就好像是在带领我们围绕一个阵法做运动一般,似乎,这就是离开这片区域的方法!”

诸葛柔云看了众人一眼,没有居高临下,没有办法找寻走过的踪迹,但是作为一个阵法世家的传人,诸葛柔云此刻就是有这样强烈的感觉。

“这……不能吧?”平地起阵?而且还是五行之境,这白泽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不成?

反正牛根他们没有因为遇到白泽就扭转了眼下的气运,更没有所谓的逢凶化吉啊,自然,也就是对神话之中加在的白泽存在了质疑。

“没什么是不能的!”诸葛柔云沉然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对王嵩提出的阵法质疑有些不满一般,为白泽证言道:“我相信它,如果要害我们的话,何必需要碰见我们?”

开玩笑,白泽这样的上古神兽,又岂是他们说碰到就能够碰到的?整个长白天山就姑且不说了,就淡淡是这一片毒障最为的浓郁的区域,到底有着多么广阔,就不是他们所能够得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白泽,那要不是绝对的大气运和上天的安排,怎么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白泽前辈?”不管是王嵩几人的质疑,还是诸葛柔云的证言,牛根谁都不想轻信,只是快步走到了白泽的身边,抬起头看着白泽那高高在上的眼神。

“有什么事?”白泽不咸不淡的回应道,似乎,就算牛根是所谓的天选之人,他也并不感冒啊。

“我能知道前辈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吗?”牛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问道,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期待着白泽一个满意的答案。

“去一个该你去的地方!”白泽停下了脚步,看了牛根一眼,然后才摇了摇头,一切的形貌和脾气,简直就好像是跟人类如出一辙一般,让牛根有些愣神。

“我该去的地方?”牛根一脸狐疑的看了白泽一眼,皱眉道:“什么事我该去的地方啊?是温家吗?”

牛根这一次前往长白天山的目的,不就是因为柳云龙说过了吗?需要到温家走一遭,因为温家会告诉牛根所想要知道的一切。

“温家?”不过,看白泽那一脸怪异的表情,牛根觉得,白泽空中的地方,又不太像是温家,一时之间,不禁更是好奇了不少。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温家就是当年的姬家吧,按理来说,你是应该前往一趟才好,毕竟。他们也是一样等了你几千年的时间,但是我要带你去的这个地方,却是你更应该前往的!”

白泽脸上依旧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也或许是因为牛根看不出,神兽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吧。

“什么地方?”牛根一脸狐疑的问道:“要是明早之前还不能赶到的话,我们就会永远留在这里了。”

牛根说出了心中的担忧,倒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主要是,就这样死了的话,会莫名的绝很憋屈而已罢了。

“放心吧,你小子可死不了,你要是能死的,早就死了,又哪儿还需要等到现在啊?”白泽倒是一点也没有担心这个问题的意思。

只是,还不等牛根轻松一口气,白泽的目光就落到了身后的克里斯蒂安和王嵩王云三人的身上,继续道:“但是他们三人就不一定了。”

一句为什么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白泽就直言道:“原因很简单,他们不属于这个地方的人,进来了,就该死!”

牛根似乎隐约能够从白泽的这句话里面听出强烈的愤怒意思来,似乎,克里斯蒂安他们三人,就好像是入侵者一般,是该死的那一类。

虽然牛根和白泽对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白泽的声音天生就不小,自然是一字不漏的落入了三人的耳中。

除了王嵩王云两人还算是平和之外,克里斯蒂安的脸色明显一滞,他没有王嵩王云两人那么大的情操,说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世事无常,谁也不能注定他们的生死,具还是得看自身的造化了!”白泽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所以,也并没有将话给说得太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