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年轻的少将

    牛根身为‘寰宇集团’的创始人,竟然都不知道自己的集团还有这样的特权,杀了人竟然可以不付法律责任的吗?

看样子,眼前的这个刘天成,也真是对不起的自己头上的那顶乌纱帽啊。

“那你还是抓我吧,我可不是什么‘寰宇集团’的员工!”牛根笑了笑,一脸玩味的看着中年男人。

这可是让得柳致远几人都有些不明白牛根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了,一来是因为牛根莫名其妙要为江流顶罪,二来也是因为牛根为什么拒绝‘寰宇集团’员工的这个名头呢?

“抓起来!”牛根既然都这么说了,之刘天成自然是不会在废话了,直接就道:“将他也一并给我抓起来,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相互庇护到什么什么。”

“抓我?”牛根笑了笑,看着一眼已经靠过来的几个中年男人,顿时就深皱起了眉头,轻哼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抓我?”

没有任何的犹豫,牛根一脚就踹开了面前的两个男人,转身,更是一脚落到了另外一人身上。

牛根自认为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但是面对眼前这样的刘天成,牛根是不可能放纵他的,既然决定要撕破脸皮,牛根当然是不会给他留后路了的。

看着还想要开口继续让人对付牛根的刘天成,没有任何的犹豫,牛根一觉就踹到了对方的身上,同时从兜里取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扔到了对方的脸上,轻哼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逮捕我,你还不够格!”

“你你你……你这是公然……”刘天成还想要说点什么,就被牛根一脚再次踹翻在地,沉声道:“我说让,让你看看我给你的东西!”

“是是!”牛根这么厉害,又还那你饿着中年男人的命脉,哪儿还敢有半分的犹豫啊,连忙道:“我看,我看!”

捡起地上的红色小本本,刘天成双手颤巍的打开,目光落到了红色小本本上的内容了,只是一瞬间,刘天成的双眼就凝固住了,一脸不可思的看着红色小本本上面记录的东西。

“少……少将?”刘天成的目光诧异的落到了牛根的脸上,颤颤巍巍的道:“这这……这怎么可能?”

“我可以给证明的时间!”牛根轻哼了一声,将红色小本本从对方的手中收了回来,沉声道:“在我离开之前,你都可以来找我麻烦,至于这人,他打算袭击我,出于自卫,我杀了他,不过分吧?”

利用少将的名头来给自己解决麻烦?这种事情牛根从来就没有想过,不过,眼下这里是江南,牛根没有任何的人脉在这里,只能无奈的用一下了,不然的话,眼前这个麻烦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呢。

起身,牛根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就回到了小平房之中,留下了所有人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

少将!这两个字可是清楚的从刘天成的嘴里传出来的啊,在场的人,没有谁不为之震惊,就算是柳致远和柳青月,也是忍不住相互对望了一眼,眼眸之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青月,牛根他真是少将?”柳致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够用了,所以才会将这个问题问道柳青月。

只是,在少将军衔这个问题上,牛根从来就没有向柳青月提及过,她哪儿知道啊,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从没有听他说过。”

“要这小子真是少将的话,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柳致远脸上的震惊之色收敛,取而代之,是凝重!

华夏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年轻的少将的,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但是偏偏在牛根的身上,就有了,一旦军衔是真的,那就足以证明,牛根非比常人的经历。

牛根可以得到军衔,但是绝对不会是少将,这一点,柳致远很清楚,也正是因为如此,柳致远才会觉得,要军衔是真的,那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查查……查啊,马上给我查清楚,这个牛根到底是什么来路,少将,乖乖,这他娘的玩我呢?”军长这会儿人早就慌了神了,说话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刘天成,我看你不用太过担心了,华夏怎么可能会允许这么年轻的少将出现?”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倒是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明显是将牛根当做骗人的那一类了。

“我他娘的让你查就迅速给我查,哪儿来那么多的废话啊?”刘天成没好气的踹了对方一脚,恶狠狠的臭骂道。

中年男人连连点头,哪儿还有半句废话啊。

在刘天成看来,牛根还这有可能就是少将了,就算不是,也一定是来头不小,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的肆无忌惮呢?

很快,有人将电话拿到了刘天成的面前,道:“市里的电话,说是有了牛根这个人的结果了!”

“王市-长,您说,您说!”刘天成这会儿就跟是孙子见了爷爷一般,一脸掐媚的笑容。

“这个牛根我已经查到了,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得罪对方了?”对方一开口并没有直接说明牛根的身份,反倒是先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这让刘天成只觉得心中莫名的一颤,支支吾吾了半晌,这才道:“是有点小摩擦!”

“小摩擦?”电话那端的中年男人话语明显是有些不信,沉声道:“我不管你跟这个牛根之间是小摩擦还是大麻烦,都别找我帮忙,自己的屁-股自己给我擦干净了!”

“这……他,不会真的是……”刘天成只觉得自己这会儿话语都有些颤抖了。

“这个牛根来路不小啊,我都是燕京方面的人,周转了好几次才查询到了,总之一句话,你要是得罪人了人家,最好马上给我赔罪,对方要杀要剐,你就自求多福吧!”

被称之为王市-长的中年男人都将话给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要是身为刘天成的他在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就是太过于愚钝了。

“那这个牛根……”刘天成还是不死心,依旧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牛根,确实是华夏的少将,虽然年仅二十出头,但是人家有着军职在身,除此之外,就在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对方还告诉我了,这个牛根的身份档案,将在三天之后,被加密成为华夏一级保密人物。”

电话那端的声音也是尽显凝重之意,这让得刘天成的一颗心也是顿时沉到了谷底,尤为让刘天成险些直接吐血的就是:“对了,你的人告诉我说他是‘寰宇集团的’保安队长?放他姥姥的屁,这人是‘寰宇集团’的创始人,是整个华夏军-区所有医疗药物的唯一供应集团!”

“什……什么!”这个消息,险些让他给直接气背过去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自语道:“竟然是集团的创始人么?可笑,真是可笑啊!”

“还是刚才那句话,这件麻烦事你自己不能好好解决的话,就别来找我了!”对话的话音落下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一刻,刘天成整个人都相当不好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下子丢了魂一般,行尸走肉。

‘寰宇集团’的创始人,华夏军-区所药物的唯一供给集团,华夏最年轻的少将,身份资料将被列为一级保密人员。

别说,就算他是身为刘天成,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究竟是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妖孽,简直就是太他娘的可怕了好吧?

就这已知的几个身份,随便试哪一个拿出来,都已经足以让让他分分钟给跪了,这么多身份齐齐叠加,别说是反抗了,就算是连反抗的心思,他这会儿都已经不敢萌生了。

捏死刘天成,在他自己看来,只不过是牛根一句话,或者是一根手指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耗费吹灰之力。

“人呢,人上哪儿去了?快去赔罪啊!”回过神来的刘天成这会儿才好像是如梦初醒了一般,连忙向着小平房里面跑去,狼狈的样子,所有人哪儿还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看样子,牛根这小子真是有少将的军衔了!”柳致远摇头笑了笑,目光落到了柳青月身上,不得不说,柳青月这一次,确实是找到了一个厉害的男人,而他柳家,这一次也是投资了一个正确的人。

“少将军衔,他竟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比起柳致远的激动,柳青月却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傻丫头,军衔这个东西比不得其他,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军职,那倒也无所谓了,但是少将啊,又是牛根这么年轻的少将,保密的工作,自然是要严格一些了。”

柳致远自然是看出柳青月这会儿的那点小心思,所以主动的开导了一下。

“没事,爸!”柳青月摇了摇,这才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小平房内,刘天成一群人还没有来得及踏进房间大门,就被牛根沉声呵斥住了:“站在那里,别动!”

一句话,哪儿还敢有些乱动啊,而牛根则是在将手掌收回之后,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将老人身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取了下来。

“如果你们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所来道歉的话,那就大可不必了,带着那个死人,滚吧!”牛根头也没有抬起就顺口说道。

“牛将军!”刘天成迟疑了片刻,却还是坚持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牛将军大人不记小人过。”

牛将军?别说,牛根还从来没有被别人这么称呼过呢,自然也就不会在刘天成这里开了先河,沉声道:“我叫牛根,不叫牛将军,这是其一,另外,带着你人立马滚,这个项目不用你负责了!”

“是是是!”刘天成这会儿哪儿还敢有半分的迟疑,转身就跑路了,生怕慢了半分,牛根就会冲洗你找他麻烦了一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