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陈年往事

    针对牧月灵这个问题,牛根和白术田协商了许久,却也是没有得出一个可行的结果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眼下完全不可能实行的更换劲气了。

    白术田在看了一眼时间之后。站到了阳台边上,苦笑道:“眼下而言。你切记一点,不要逆着去帮助她,不然的话。你会受伤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牛根自然是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只能苦笑了点点头。道:“放心吧,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我不会乱来的。”

    这才让白术田放心的点了点头。笑道:“这会儿功夫,他们也该到了。”

    白术田的话语刚落下,楼下就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牛家的小子在哪儿,还不快出来叫声爷爷?”

    “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突然的用在这人身上真的是一点也不为过啊,可是让牛根一脸黑线的是。他娘的。怎么自己就突然变成孙子了呢?

    “不管是按照关系还是按照辈分,你确实应该叫我们四人一声爷爷!”看着牛根一脸黑线的模样,白术田也是一脸尴尬的苦笑了一声。

    “嗯!”这话。牛根并没有反驳。只是,对方这开口说话的方式。实在是太他娘的爽快了一点,让牛根有些无语。

    很快,三人就齐聚到了楼上,每一个人,最少都是一甲子的年纪了,在看到了白术田之后,各自都是轻哼了一声,似乎一脸不满的样子,让牛根忍不住苦笑了一声,小声道:“难不成您们四人之间还不对付不成?”

    “一个个就是这脾气,已经见怪不怪了!”白术田笑了笑,这才笑道:“刘归元,吴松林,李元贵,!”

    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白术田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三人的名字,而牛根也是顺道:“爷爷好!”

    “乖孙子!”又是之前那道声音传来,牛根的目光也是一下子就落到了吴松林的身上,之前和现在说话这么呕人的,就是吴松林。

    “快过来爷爷看一下!”不仅是吴松林,就连边上的李元贵,也是一脸喜色的看着牛根笑道。

    牛根苦笑了一声,这他娘的都是什么爷爷啊,一个个就分明就是专门坑孙子的好吧?让牛根实在是有些无奈,却又不得不顺着几人的意思,走到他们的面前。

    “好小子啊,都长这么大的人了。”吴松林笑了笑,一脸感慨的拍了拍牛根的肩头,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满满的都是慈爱的神色。

    “好了,既然都到齐了,就坐吧,小牛今天来的目的,是想寻找一个人!”看着寒暄了好半天都没有要结束意思的几人,白术田只能站出来插嘴打断。

    “谁?”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余人!”白术田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这也是让得三人的面色顿时凝重了几分,眼眸之中,更是多出了几分伤感之色。

    “这件事情,坐下来慢慢说吧!”白术田走进了屋子,在茶几前坐了下来。

    “我先来吧!”吴松林是四人之中性格最为大咧的一个,屁-股都才刚沾到凳子呢,就有站了起来,面色凝重道:“其实,并没有余人这一号人!”

    “没有?”牛根的面色顿时就凝重了,一脸不解的看着吴松林,皱眉道:“我爷爷让我必须来找到余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呢?”

    “余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接头的暗号而已!”边上,从一开始表现都都比较平淡的刘归元插嘴说了一句:“为的,就是方便日后你们这些晚辈能够聚到一起!”

    “这……”牛根有些诧异了,他确实没有想到,余人这个名字,回事这么一回事,怪不得就算是以牧云氏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在燕京这个地方找出一个叫余人的人来。

    “当初,燕京一共七人,在当时,被人称之为七奇人,其中,就包括了你爷爷!”白术田若有所思的看着牛根,话语平缓道:“只是,你爷爷最后因为几人的关系,所以离开了,最后客死他乡。”

    “客死他乡?”牛根抓住了白术田这句话的关键所在,皱眉道:“怎么用客死他乡这个词语来形容呢?难不成我爷爷本身是燕京人不成?”

    “当然!”白术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笑道:“你爷爷当年离开了我们,所以才离开了燕京而言。”

    这个事情,要是白术田他们不说的话,牛根估计还真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的了,现在想来,自己爷爷即便是死了,也给牛根留下了这么宝贵的财富,不管是这一身精湛的医术,还是铺垫好了的人脉力量。

    “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爷爷会告诉我,这个余人能够治疗蛊毒呢?”牛根这一次来找余人的原因,主要不也就是为了给洛氏两姐妹找一个治病的人吗?

    “当年的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边上,一直都默不作声的李元贵开口了,哭笑了一声,道:“想当初我们燕京七奇人,一时之间可是风投无两,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在燕京引来一些人的嫉妒。”

    “当初七奇人之中,还有一个女人,她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擅治病,她却擅长放毒,这女人可是厉害啊,为我们七奇人在燕京这个地方,保驾护航了长达二十年的时间,最后,却是……”

    李元贵的话没说完,但是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相当的明显了,这个女人,最后一定是死了,而且,还是为了他们这几人而死的,不然的话,李元贵这会儿也不至于流露出这般触景生情的神色了。

    “事实也就是小子所猜测的那样,女人死了,七奇人也就变成了六个,从那一天起,七奇人就不复存在了,而另外一人为了复仇,也相继死在对方的手中。”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术田脸上的神色实在是有些伤感,苦笑连连的说道:“也就是那一天起,你爷爷离开了我们,在大化县那个地方,隐姓埋名几十年的时间,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

    “这……”牛根皱了皱眉头,觉得这关系始终还是有些过于凌乱了一点啊,不是那么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七奇人死了两人,你爷爷就会离开,是这样吗?”白术田就好像是猜到了牛根心中的想法一般,很是直接的就问道。

    牛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一脸狐疑的看着几人。

    “你爷爷当初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个男婴。”白术田沉吟了片刻,面色有些伤怀,苦笑了一声,补充道:“也就是你的父亲,当初,你爷爷还在燕京的时候,你父亲就已经出世了。”

    “那这个女人?”牛根面色凝重到了极点,一脸认真的看着四人,眼眸之中流露出了强烈的渴求之意。

    “这个女人,不管是按照辈分,还是按照,你都必须叫她一声婆婆!”白术田苦笑了一声,这一句话,彻底的证实了牛根心中的想法。

    “婆……婆婆?”牛根的脑海之中从来没有过关于自己的婆婆的事情,即便是从小大到,牛根很多的时间都是由自己爷爷带领长大的,但是都依旧没有听到过半分关于自己婆婆的事情。

    现在想来,牛根倒是能够理解了。

    事情都被四人给说道这个份上了,牛根要是在不能明白的话,那才真是傻逼了呢。

    很多事情,即便是四人没有说出口来,但是牛根却也已经能够想明白了。

    当年,爷爷婆婆都身为七奇人之中的一员,而很显然的是,牛新国在七奇人之中,是有情敌的,自己的婆婆为了保护七奇人在燕京这个繁华的地方站住脚跟,所以牺牲了自己。

    然而,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作为牛新国的女人死亡,本应该由牛新国自己去复仇的事情,最终却是被情敌给代劳了,至于结果嘛,不出意外的就是情人死了,情敌死了,牛新国,心死了,所以选择了离开。

    说起来,牛根现在都是二十岁出头了,关于自己爷爷的事情,恐怕是五十年前的了,都已经成为了陈志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可是在牛根听来,却依旧是能够想象出当年自己的爷爷是多么的难受。

    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牛根整个人脸上也是变得相当的不好看起来,如果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就算了,可是知道了,牛根就很想问一句:“当年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谁啊?”

    “这……”突然被牛根问道这个问题,四人都是一阵迟疑的相互对望了一眼,似乎又变得有些难以启齿了一般,让牛根一下子察觉到了这其中似乎还隐藏着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白爷爷!”牛根和白术田认识的时间稍微久一点,而且单独聊天的时间要多一些,所以,牛根将疑惑的目光落到了白术田的身上。

    “这个人,即便是现在,也不是你我能够招惹得起的!”牛根的追问让白术田有些没辙,只能迟疑的回应道:“当年害死你婆婆的,是当今的太子所在的家族!”

    “太子?”牛根皱了皱眉头,这都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称呼?

    “没错,太子!”白术田苦笑了一声,解释道:“也就是中南海一号的儿子,在燕京这个地方,这个身份,就会被燕京大少们称之为太子!”

    “有趣!”牛根的嘴角处勾勒起一抹阴沉的笑容,玩味道:“好一个太子啊,想不到这么多年呢发展倒是让他们发展成为太子了,简直是有趣!”

    “当年的事情,过了就已经过了,如今这个社会,已经不再适合报仇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白术田已经从牛根的眼眸之中看出复仇的意思,所以,不得不出言提醒一下!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