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活不长了

    房间内,牛根皱眉看着窗外的景色,凝重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问题呢?”

    这是‘寰宇集团’和华夏军区医院合作的第一批药物。毫不客气的说。这正式检验双方诚意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出现问题。不仅会直接影响到合同生效的权益,同时也会严重的牵扯到集团的能力和信誉问题。

    相比起权益,牛根更看中的还是能力和信誉问题。

    而且。在这两者之间,如果真是能力问题,那就罢了。能力不济,牛根是可以理解的,可要是影响到了信誉问题。对于一个商人而言,那绝对是致命的。

    “这件事情还在调查之中,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不会是我们的原因才对!”电话那端的柳青月,或许是因为跟着牛根在一起的时间变久了,所以遇事已经没有往日的那份慌张了。

    “不是我们的问题。那总不可能是华夏军区总院那边在捣鬼吧?”说实话。牛根觉得这句话是说都不应该说出来的,毕竟,这话要是传入有心人耳中的话。那影响就是更加的不好了。

    这话。柳青月没有接,但是所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

    这一次送往军区总院的药物,依旧是由大化市那边的老厂生产出来的,这对于已经有过了之前一次生产经验的员工而言,出现失误的可能,几乎是为零的。

    更何况,也正是因为这批药物是送往华夏军区总院,所以,即便是成品,在抽调检查上面,也是尤为严格的,毫不客气的说,光是抽调检查的药物,就足足占据了三分之一。

    虽然这些抽调检查的药物在更换包装之后依旧是能够卖出去,但是,这其中仍旧会浪费一大笔资金,这也就是因为药物是送到华夏军区,柳青月才特地安排的这么做,不然的话,柳青月有怎么可能会这么费力不讨好?

    “这件事情你是从哪儿得到消息的?”牛根皱了皱眉头,他现在人在燕京,很多事情都是两眼一抹黑。

    “军区总院那边这会儿已经派人过来了,将抽调有问题的样品拿回来让我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柳青月苦笑了一声,看着这会儿正坐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人,有些无奈。

    “这样么!”牛根已经感觉到事情的棘手性了,沉吟了片刻,这才道:“告诉对方,就说我眼下人在燕京,有什么问题,让他们将东西带着,我会在燕京和他们商谈的。”

    “这……没问题吧?”柳青月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毕竟事关重大。

    对此,牛根直接就笑出了声,玩味道:“什么事情在你老公面前不是小事情?如果药物真不是我们问题的话,这件事会好解决得多,可要真是的话,那就难办了,这件事情上面,要做好两手准备。”

    “好,我知道了!”柳青月当然是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在和柳青月简单的寒暄了两句之后,牛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把玩着手中的手机,面色时而舒展,时而紧皱,似乎是因为一件事情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般。

    牛根苦笑了一声,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站起来,看着同时推门而入的陈雪青,忍不住笑问道:“下午的事情,没有牵连到你受到惩罚吧?”

    要进入牧月灵的是牛根,跟陈雪青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自己坐下的事情,牛根可不希望有人替他去承受后果,这才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哪知道对方却是嬉笑着小脸向牛根说道:“没有,不仅如此,家主还给了我奖励呢。”

    看得出来,陈雪青确实没有欺骗牛根的意思,这也让牛根的心头多少是轻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对于牧月灵的事情,牧云天还是相当上心的,不然的话,陈雪青这次犯下这么大的错误,牧云天不仅没有惩罚牵着,还给出了奖励。

    牛根笑了笑,这才回过神来问道:“你进来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呢!”陈雪青摇了摇头,笑道:“只是看看牛少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罢了。”

    “去休息吧,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处理。”这句话,牛根已经向陈雪青说过不止一遍了,可是却并没有什么么实质性的作用。

    “牛少让青儿受到了奖励,当然是要伺候好牛少才行了,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在外面候着好了。”陈雪青笑了笑,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这让牛根也只能报以一阵无奈地苦笑。

    都是家族的风气惹的祸啊,对于已经将伺候人这件事情做到了骨子里面的人,要是真让她有一天飞上枝头变凤凰,估计还会有些不习惯了。

    牛根笑了笑,当然,这也就是他心中的想法而已,对于这种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事情,牛根只是说笑而已。

    ……

    第二天一大早,牛根将桌面上的文件卷起就离开了房间,牛根今天就是要去会一会这燕京四怪,看看他们的厉害之处,当然,在这之前,牛根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带上牧月灵。

    属于牧月灵的院落之中,牛根刚一进去,牧月灵的蹦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牛根的面前,看着刚接触到自己下巴的牧月灵,牛根轻抚着牧月灵的秀发,笑道:“等急了吧?”

    “嗯嗯!”牧云龙连连点头,一个劲的道:“我还以为哥哥你骗我呢,我可以早早的就在院子里等着了。”

    “傻丫头,我哪儿能骗你啊?”牛根苦笑了一声,看样子,从小到大,牧月灵还真是被人给骗怕了,当然,想来也已经就只是局限于在这件事情上。

    “走吧!”牛根牵着牧月灵的小手,在离开院子之前,却还是先提醒了一句:“昨天我们可是说好了的哦,离开了院子,什么事情都得听我的,知道吗?”

    “知道了,哥哥!”牧月灵明显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反倒是拉着牛根赶快离开了。

    这让牛根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直接就将牧月灵给搂到了手臂上,笑道:“走喽!”

    说到底,牧月灵还是一个小孩子,即便是现如今已经十二岁了,但是,对于从来没有体验到父母亲情,也没有经历过人情世故的牧月灵而言,心智上面,还是单纯得跟一张白纸。

    离开牧云氏之前,牛根找到了牧云天,看着被牛根抱在怀中的牧月灵,这让得牧云天的心头也是一阵触动,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牧月灵那张小脸蛋,却是一下子就被后者给避开了,连连催促着牛根道:“哥哥,哥哥,我们快走啦!”

    “好!”牛根笑了笑,安慰了一番牧月灵,在看了牧云天一眼之后,这才离开了大厅,转身走了几步,牧月灵还冲着牧云天给扮起了鬼脸,惹得牧云天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之意。

    “希望牛根这小子能够治好你吧,也让我这个父亲的,好好的进一下做父亲的责任。”看着牛根和牧月灵已经消失在前厅转角处,一脸唏嘘感慨的牧云天这才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了,颇为无奈的苦笑道。

    牧云氏四合院的外面,牧月山早就已经在兰博基尼上面等着了,并且,因为这是牧月灵第一次走出牧云氏,跑车的车棚,都被牧月山给收纳了起来,只为留出更多的可视空间来供牧月灵观赏。

    从小到大,不仅是牧云天没有和牧月灵接触过,就连牧月山也是一样没有例外,这倒不是说牧月山不愿意,实在是牧月山作为牧云天最爱的一个儿子,不希望看到牧月山在牧月灵的手中出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保护,以保护就是十二年啊,如今牧月灵都十二岁了,牧月山却是从来都还没有好好的尽到一个做哥哥的责任。

    “牛哥!”在和牛根打了一声招呼之后,牧月山的目光直接就落到了牧月灵的身上,笑道:“妹妹,你好!”

    “妹妹?”牧月灵一脸不解的看着牧月山,怪异的问道:“我是你妹妹吗?”

    “当然!”牛根代替牧月山回答道:“眼前这个人啊,可是你亲哥哥!很爱你的那个亲哥哥哦。”

    “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啊?”牧月灵就好像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而牛根自然就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百科全书了,两本书放到一起,还真是能取长补短啊。

    只是,这个问题,牛根的百科全书里面显然是没有答案的,只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苦笑道:“你哥哥他和你一样,从小就被锁在屋子,不允许出来。”

    “啊?”牧月灵一脸难过的看着牧月山,继续问道:“哥哥他为什么会被锁在屋子呢,是因为犯了什么错吗?”

    犯了什么错他娘的能天天被锁在屋子啊,一锁就是十二年啊。

    对于牛根找的这个理由,牧月山还是相当满意的,可是面对牧月灵眼下的这个问题,牛根的做出的回答就险些让牧月山想要直接开车和牛根同归于尽了。

    “因为……因为……”这不,牛根在继续编着理由呢,实在是没辙了,直接就道:“因为你哥哥他从小也是身患疾病,为了防止传染给别人,所以才被锁在屋子里呢。”

    “那哥哥真是好可怜啊?”牧月灵一脸同情的看着牧月山的后背,还没有来得急让牧月山开口说句话呢,牧月灵就接着问道:“哥哥得了什么病啊?怎么会这么传染呢?”

    “额……”说实话,牛根自己也是打死都没有想到牧月灵会询问得这么清楚,只能同情的看了牧月山一眼,苦笑道:“应该是那种活不长的重大疾病!”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