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还有这种操作?

    返回训练场的路上,不少人都就牛根在食堂内英姿而展开了讨论,尤其是那些亲眼目睹了的人。简直就是将牛根传得神乎其技了。尤其是所有人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军区。都因为牛根这件事情而炒得沸沸扬扬的。

    “牛根,你又出名了,而且这一次。还是全军区!”训练休息之余,牧月山和月晨都站在牛根的身边,忍不住打趣了起来。

    “这是牛哥该得的。你要是能够狠狠的挫一下虎卫营那些人的锐气,估计不只是出名,指不定啊。我们营里都会给你做一个专栏都吹嘘你了。”

    边上,月晨挥了挥手,拍散了牛根吐出来的烟雾之后,半开玩笑。却也半认真的说道。

    “我可是行事低调的人!”牧月山据理力争,再说了,牧月山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秦楚的。对上虎卫营里面人,那不是去挫对方锐气的,而是去找虐的好吧?

    这个理由。让月晨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轻撇嘴角道:“这就是你不行的理由?”

    两人的辩论与争吵并没能让牛根接话,从食堂回来。他一路上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虎卫营的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

    从牛根站出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留心了虎卫营的每一个人,实力达到了辟谷境以上的人,有,而且还足足有八人的数目,三十个人里面,就占据了八人,这比例,不可谓不高啊。

    但是,八人的实力虽然已经达到了辟谷境,可要真和牛根单打独斗的话,牛根有信心可以一一击溃他们。

    所以,这个被牧月山吹嘘得这么厉害,同时还深深地烙入了军区每一个营队每一个人心中的虎卫营,如果真的就只有这样实力的话,牛根觉得,并不太够看。

    “想什么呢?”看着半天都没有说话的牛根,牧月山皱眉看了牛根一眼问道。

    “这个虎卫营,是不是第一次参加三军汇演?”牛根沉吟了片刻,突然看向牧月山问道,话音刚落下,边上的月晨就好像是抢答一般,连忙应道:“当然不是了,华夏一共十二个军区,每年都有一次三军汇演,而每一年的三军汇演,都是十二个军区随即打乱抽取组合的。”

    “没错!”边上的牧月山结果了月晨的话茬,继续说道:“而虎卫营,自然也就不会是第一次参加了,相反,每一年的三军汇演,他们都有参加,而且,每一次都是他们夺冠!”

    边上,月晨再次抢回话茬,笑道:“而我们盐城军区,已经连续四年没有抽到燕京军区了,这一次碰上了,不好说啊……”

    月晨的话语说到了最后也,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牧月山,也没有在接话了。

    “每次都是虎卫营第一?”牛根凝眉紧皱,自语道:“那这么说来,虎卫营应该很厉害才对啊,可今天我试探他们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牛根有些纳闷,自语嘀咕了一番,却也没有想出一个结果来。

    “嗨,三军汇演的时候,一切就知道了,现在纠结这个问题做什么?”月晨倒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随口就说道。

    当然,这也不出意外的换来了牛根的一个白眼,摇了摇头,这才离开了。

    接下来的训练,自然也是一如往常一般,只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少不了宋直年的身影了。

    这不,还没有到训练结束的时间,宋直年就已经出现在牛根的面前了,还是老规矩,一支烟,然后就切入主题:“你小子今天在食堂可是大出风头啊?”

    “不过是为了摸清楚虎卫营的真正实力罢了!”牛根摇了摇头,虽然没有多说,但是很明显,今天的摸底,牛根并不满意。

    这模样,倒是让宋直年有些怪异的看了牛根一眼,不解道:“你这样子,似乎很失望啊?”

    “如果虎卫营就这点实力的话,我确实比较失望!”牛根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一句话,却是让宋直年都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牛根了。

    虎卫营就这点实力?如果不是因为了解牛根的话,宋直年都要觉得牛根这就是在装逼了。

    虎卫营到底有多强,宋直年当然是知道的,每五年时间从虎卫营走出来的强者,都是独当一面的厉害角色,都是能够纳入榜单里面的兵王。

    现在呢?似乎被牛根给说得狗屁不是了。

    “那说说你摸底之后的发现吧!”宋直年也确实来了几分兴趣,想要看看牛根对虎卫营作何评价。

    点头,牛根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最强的人,辟谷境初期,而刚进入辟谷境,有七人,余下的全是开光境强者,从初期到后期不等,如果和盐城军区与北方大军区的营队比起来的话,确实不是强了一丁半点!”

    “所以,那就别拿他们和你作比较了!”宋直年打住了牛根的话,摇头苦笑道:“高手在民间,这句话你小子不知道吗?别忘了,你就是从民间来的!”

    “我……”牛根有些郁闷,这他娘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你小子中午的动手,却也是给虎卫营敲响了一个警钟!”宋直年面色凝重了几分,看着牛根道:“如果你中午没有出手试探的话,或许,今天三军汇演的第一名,就落到我天龙营的手中了,可惜……”

    宋直年欲言又止的模样,让牛根不禁有些疑惑。

    “虎卫营每年三军汇演都是第一名,今年也一样不会例外。”宋直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开口说道:“换言之,你的失望可能也是源于我们盐城军区实力不济的原因。”

    “您的意思是说,虎卫营里面还有更厉害的角色,只是没有前来参加三军汇演而已?对吗?”宋直年都将话给说到这份上了,牛根又怎么还能不明白呢?

    “你小子确实聪明!”宋直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叹息道:“虎卫营里面的成员实力强横,每一年的三军汇演,都是根据军区放人的。”

    牛根也算是彻底的恍然大悟了,当然,宋直年还是继续补充道:“只是,你小子这一次的摸底,对虎卫营也是打草惊蛇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会在三军汇演之前,换下一批人来的!”

    “换人?”牛根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宋直年,他娘的还有这种操作?

    “没错,就是换人!”宋直年也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牛根,撇嘴道:“为了保证每年的第一名不会丢掉,这一次他们派来参加三军汇演的人,实力不够看,自然就会换人了。”

    “这还汇演个鸡毛啊?年年都是虎卫营的第一名,有什么可比的?”牛根一脸黑线,最让他郁闷的是,竟然还有换人这么一说,牛根就想问了,是不是他们也可以整点替补队员在上面搁着?

    “没有开始之前,都可以换人啊,你也可以的,随便换。”宋直年倒是觉得相当正常。

    “换你妹……”面对宋直年,牛根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看看天龙营的一个个,除了牛根他最强之外,就属牧月山了,还有什么可换的呢?

    越换越垃圾吗?

    “拿不到第一,争取拿一个前三名吧!”宋直年拍了拍牛根的肩头,这句话也算是安慰了。

    撇了撇嘴,牛根一脸无趣的回应道:“我倒是我想要看看,这虎卫营能够换出什么样的厉害角色来。”

    “对了,那个红一营和红二营是什么情况?之前听月山说很厉害,是真的吗?”看着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宋直年,牛根不得不追上去问道。

    “确实很厉害!”宋直年头也没回的回答道:“不过他们的厉害之处仅在于枪械方面罢了,要论起近战格斗实力的话,就有些不堪一击了!”

    “压力山大啊!”这一刻,牛根终于觉得牧月山是挖了一个深坑在让牛根自己跳了,偏偏牛根现在跳进去了,还不想出来了,这让牛根自己都很郁闷。

    太阳还没有下山,牛根就已经结束了训练,在牛根看来,劳逸结合,才是最佳的训练方式,尤其是马上就要三军汇演了,不能让脑海的那根弦崩得太紧。

    “红一营和红二营的训练场地在哪儿?”结束训练的牛根就将牧月山给拉到了一旁问道。

    “我他娘的哪儿知道啊?”一脸黑线的牧月山有些郁闷,没好气道:“这种事情,你身为指导员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那走吧,跟我去看一下红一营和红二营的训练!”牛根不由分说的就拉着牧月山远离了人群,任由牧月山怎么叫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大部队越来越远。

    “牛哥,这不好吧?”军区内,两人向着另外一处训练场走去的路上,牧月山总觉得不太妥当。

    “有什么不好的?”牛根没好气的瞪了牧月山一眼,直言道:“看他们训练又不是偷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你这是执意要拿下第一名的节奏啊?”牧月山怎么会不明白牛根的意思呢?

    “虎卫营霸占第一名的位置那么久了,也是时候让让位置了。”牛根一本正经的说道:“再者,我他娘的这是给天龙营长脸啊,你怎么还一万个不情愿的样子啊?”

    “不是不情愿,只是无能为力罢了!”牧月山做出了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撇嘴道:“再说了,不管是我还是营长,本意只是让你在盐城军区的营队里面拿到第一就行了,三军第一,压根也没这么想过啊。”

    “不仅如此,你必须得想清楚一件事情,一旦三军汇演上你大放光彩,你肯定会被充军的!”牧月山话语重了几分,不在懒散和开玩笑。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