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青龙堂的报复

    孔宴的这一通电话让牛根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李道仁的无能为力和汪正国这会儿出奇的沉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恐怕就是体制内的人事变动造成的了。

    沉默。牛根这会儿除了沉默竟然想不到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如果牛少你这边没有合理的解决办法。我想,我们唯有和东门拼一把了!”牛根的默不作声。已经被孔宴默认为束手无策了,所以,说出了一个根本不能算作解决办法的办法。

    “上面给出的期限是多久?”牛根沉吟了一下问道。

    “十天为限!”孔宴声音低沉。苦笑道:“这件事情是昨天的时候接到的通知,而昨晚我就为这件事情和东门有过协商了,对方拒绝了合并。并且态度坚决,称只有一战,才能决定谁才是大化县的霸主!”

    “有趣!”牛根冷哼了一声。东门的坚持,让牛根不得不觉得这里面有鬼。

    “这件事情,先放到一边,尽量不要与东门起正面冲突。我会想办法的!”牛根盘算了一下时间,四天之后,是三军汇演。为期三天的时间。完事之后,还空余出了两天的时间,足够牛根来处理这个问题了。

    “好!”孔宴答应了下来。补充道:“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也会想办法摸清楚东门的底细。”

    “东门的底细你不是很清楚吗?”孔宴这话可是让牛根不禁轻愣了一下,让牛根怪异且不解。

    “如果是放在一个月之前的话。我肯定清楚无比,可是我在来跟着牛少你打拼的时候,就将西门全部交到了东门的手中,不仅如此,如今的东门,似乎有一股力量注入,变得膨胀不少!”

    孔宴将这些时间以来对东门的发现进行了一番简单的汇报,也让牛根的面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密切监控着,我倒是要看看,这股力量到底来自何方!”说实话,孔宴将话给说道了这个份上,牛根的心中其实多少已经有几分明了了,只能说,还不敢直接确定下来罢了。

    而且,如果真是如牛根所猜想的那般的话,那么,这一次的这件事情也就怪不得李道仁的无力和汪正国的沉迷了,实在是依靠他们的话,确实是没办法插手。

    挂断了电话,牛根也没有心思去打探洛梦瑶刚才到底想说什么了,看了一眼桌上摆放好的早餐,牛根随便的吃了一点,拉着牧月山就回屋了。

    “手伸出来!”牛根说了一声,就抓住了牧月山的手臂,扣住脉搏,汇聚了一丝劲气感受着牧月山体内的情况。

    “确实是更进一步的征兆!”牛根点了点头,凝重的看了牧月山一眼,道:“还是和上次一样,我唯一能够帮助到你的地方就是强行突破,不过,会疼痛无比,你……”

    牛根的话音还没有完全的落下,牧月山就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大胆的来吧,只要能够更近一步,不管什么样的疼痛,我都能忍受。”

    本来还被牧月山这精神感动的牛根,刚想要开始,就听到牧月山的提醒,道:“不过你他娘的可别把我给弄死了啊!”

    “我特么……”牛根真想一巴掌直接招呼在牧月山的身上,关键时刻,怎么就这么乌鸦嘴呢?

    借助外力强行更进一步,对于牧月山而言,不仅是巨大的折磨,更是巨大的考验,一旦忍受住了这份疼痛,那么前路就是一片明朗,可如果没有能够咬牙挺过来的话,半路夭折,也不是不可能的。

    很快,随着牛根灌输出来的那一丝劲气不断的深入了牧月山的体内之后,牧月山颤抖不已的嘴角,也由原本的轻哼声逐渐演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汗水,很快的就侵蚀了牧月山全身上下,湿透了的衣服,就好像是刚淋着大雨回家的落汤鸡一般,狼狈至极不说,还痛苦不已。

    叹息了一声,对于牧月山此刻的狼狈,牛根根本就无能为力,只能进一步加快手中的速度,让那一丝劲气在牧月山的身体里面游走得更加迅速。

    十分钟之后,牛根收回了手掌心,看着瘫软在地上的牧月山,牛根将其搀扶放到床上,苦笑道:“你没事吧?看你这样子,生不如死啊?”

    “要不你来尝试一下?”连说话都感觉有些接不上气的牧月山,实在是没好气的瞪了牛根一眼。

    这话,牛根却是没有去接,坐在床榻边上,认真的看着牧月山,沉声道:“你的问题,我暂时没有合理的解决办法,而一旦有朝一日,你的实力强于我的时候,我就没有办法为你强行突破了!”

    牛根的话让牧月山神色暗淡了几分,不过,随即也就豁然开朗了,淡笑道:“我可没有觉得以我的天赋,会有超越你的那一天。”

    “即便是如此,每一次依靠外力强行突破,你就会面临一次生命威胁,尤其是实力不断的提升之后,这份疼痛感会不断的加重,毫不客气的说,你每提升一个等级,就会在鬼门关走一遭!”

    牛根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而这也让牧月山的心思不由得沉到了谷底,相比起第一个问题,牧月山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第二个问题,牧月山就不得不重视了。

    拿生命开玩笑,这赌注实在是有点大啊。

    “有牛哥你在,阎王爷恐怕还不敢收我,没事的!”牧月山咧开嘴,笑意浓郁的说道,倒是让牛根不禁轻笑了一声,淡淡道:“好好休息一会儿吧,下午我们就启程回军区。”

    “刚才你和嫂子在楼上没说什么吧?怎么我看她一脸不悦的表情呢?”牧月山有些怪异的看了牛根一眼,这可是让牛根不得不叫冤了,无奈道:“我们刚才什么都没说啊,怎么会不高兴呢?你看错了吧?”

    话音落下的牛根也没有等待牧月山的回答,直接就打开房门走出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顺手还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龙帮,是牛根在大化县的心血,它的存在就和‘柳氏中药’以及雨露内衣公司是一样的,都容不得别人来破话和打乱。

    很快,手中的电话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声,听筒位置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道:“就知道你小子会打电话过来,我都抱着这手机等了快一上午了!”

    淡笑一声,牛根也顺势向上爬,问道:“既然如此,那爷爷您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对不起,牛根!”李道仁声音苦涩,连连叹息道:“这一次的事情,不管是我,还是汪书-记都没有办法帮到你,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依靠你自己来解决,还请你不要记恨爷爷!”

    “怎么会这样?离开大化县的时候不都还是好好地吗?”牛根没有动怒,平心静气的问道。

    “也许……”李道仁欲言又止,牛根耐心的等待着,好半天的功夫,李道仁才苦笑道:“也许,你再盐城得罪了不改得罪的人呢?”

    “盐城?不改得罪的人?”李道仁的这番话让牛根立马紧皱起了眉头,一瞬间,牛根也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了,冷哼道:“想不到,还真是他们!”

    “盐城不是大化县,水深得很,他们的身后,或许站着一个庞然大物,不是你或者我,乃至于汪书-记能够撼动得了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这件事情,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对于已经知道了真实原因的牛根而言,他相信了李道仁的话,原因无他,这一次牛根得罪的人,确实不是李道仁或者汪正国能够帮助得到的。

    “没事了,爷爷,这件事情我会妥善解决的,你们只需要将自己从里面摘出来就好了!”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牛根还不忘关心李道仁,这可是让得李道仁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和善起来。

    “我们没事!”李道仁回应道:“只是,你小子这一次到底惹到了什么人?来头竟然这么大?”

    “您不知道?”牛根手指生疼,看着已经燃烧到了指头的烟屁-股,连忙将其甩开,这才一脸木然的问道。

    “当然不知道了啊!”李道仁似乎都有些无语了,没好气道:“你在盐城是什么模样,我怎么能够知道呢?要不是这一次的人来头这么大,我都不知道你在盐城混得这么好了!”

    牛根当然能够听出来李道仁这说的是反话了,苦笑之余,这才凝神道:“青龙堂,不知道爷爷听说过没有!”

    “青龙堂!”李道仁细语呢-喃了一声,沉思了一番,才猛然道:“你口中的青龙堂,该不会就是……”

    李道仁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牛根已经知道了结果了,不得不点点头苦笑道:“看样子您是知道的。”

    “屁话,青龙堂全胜时期,遍布在华夏的实力恐怖至极,如今国之强盛,让青龙堂萎靡了不少而已,不然的话,你小子要真是得罪了青龙堂,估计根本用不着让人到大化县报复了,直接就能够送你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

    看样子,对于青龙堂的了解,李道仁所知道的也不少,所以,话音落下,李道仁才会进一步追问道:“你小子在盐城举目无亲的,当初是怎么逃掉青龙堂追杀的?”

    牛根心下一惊,对于李道仁这么准确的猜测有些咂舌,想起当初在冯家别墅外的那场大战,如果不是有牧云龙在的话,估计早就已经死得透彻了。

    “是牧云氏的人帮助我的!”牛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并没有具体交代,就直接补充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保护好自己不被卷入这场漩涡就行了,青龙堂可是残暴得很!”

    “你放心吧!”这一点,就算是牛根不说,李道仁当然也是知道的,在额外的寒暄了一番之后,两人这才挂断了电话!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