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风云突变

    赶到盐城的时候,天色已经黑尽,带着牧月山。两人直奔水云天。之前回来没有能来看一下洛梦瑶她们。牛根心里就已经很说不过去了,今天回来的消息被月晨知道了就代替月家发出过邀请。只可惜被牛根拒绝了。

    “这别墅,比起你大化县那不知道要高大上多少倍,说说吧。谁送你的?”牧月山进入别墅大门的那一刻,就发现了其中不凡之处,一开口自然也就免不了一番打趣了。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自己买的呢?”牛根忍不住斜眼看了牧月山一眼。没弄明白后者怎么猜得这么准。

    “你说是月晨买的,我肯定会信,就算你说是康玉龙筹钱买的。我都可以信,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我信这别墅是宋营长中饱私囊来的,我他娘的都信。就是不相信这是你买的!”

    牧月山一脸自信的看着牛根,他娘的,这昂首挺胸。傲然而立的模样。真让牛根向直接两巴掌拍在他身上。

    “要么住,要么滚,哪来那么多废话呢?”牛根没好气的瞪了牧月山一眼。都说吃别人的嘴短。拿别人的手软,怎么牧月山脸皮就这么厚呢?他娘的。国防级别的吧?

    “就这么输不起的吗?”跟在牛根的屁-股后面,牧月山仍旧喋喋不休的说道:“你对自己有对抠门难道心里没有一点逼数的吗?还敢装逼说这么豪华的别墅是自己买的,真不要脸!”

    “你知道龙爷爷这段时间住哪儿吗?”牛根停下了脚步,在进入大厅之前,突然开口问道。

    这倒是让牧月山不禁轻愣了一下,凝眉琢磨了好一会人的功夫,才缓缓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在那个地方待着的,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要找龙爷爷帮忙吗?”

    回应牧月山的,只是牛根脸上那灿烂无比的笑容,随即才缓缓道:“当然不是,我他娘的是让你自己滚去龙爷爷那儿将就一晚上,别他娘的出现在我面前!”

    牛根连踢带踹的直接就招呼上了,吓得牧月山可是连连求饶,一脸惨状的道:“牛哥,牛哥……哥哥哥,我错了,我闭嘴,我一句话也不说了!”

    “闹腾什么呢?楼上都能听见你们吵架的声音了!”两人面前,突然冒出了一双白花花的玉-腿,以及抬头望去就能看到的一张正黑得无比的俏脸,尤其是那几乎要瞪出来的眼珠子,正盯着两人呢。

    “咳咳……”牛根连忙恢复了正经,嘿嘿直笑道:“梦瑶,我们闹着玩的,没吓到你吧!”

    “起开!”洛梦瑶没好气的瞪了牛根一眼,直接就转身离开了,让身后的牧月山可是一阵幸灾乐祸,支持道:“嫂子好样的,牛哥他刚才一点斗不留情,我都要被打死了。”

    牧月山的话音落下,没有引来洛梦瑶的转身,倒是换回了牛根那一脸凶狠的模样,吓得牧月山连忙闭嘴。

    大厅的沙发上,洛梦瑶身着睡裙,翘着二郎腿,将一双玉-腿就这么果露在空气中,看上去还真是够吸引人的,让牛根实在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尤其是边上的牧月山,更是轻咳了两声,阴阳怪气的问道:“牛哥,你眼睛往哪儿看呢?”

    “我特么……”牛根真是被牧月山给气得不行,他觉得今天带牧月山一起,真是人生的最失败的一件事。

    “牛根!”还没有来得及发怒的牛根,就被洛梦瑶给叫住了,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眸,正瞪着牛根的样子,只一眼,牛根就觉得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的。

    果然,一开口,洛梦瑶就质问道:“前天回盐城,怎么都没有回别墅?要不是平老他们告诉我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你还去抢亲了!”

    “我……抢亲……”牛根顿时只觉得心头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他娘的,牛根这会儿只想将傅天平给拉出来当面对质。

    好好地帮忙搅局而已,怎么经过一个人的口里之后,就变成了抢亲了呢?这差距,十万八千里也形容不了。

    “梦瑶,你可千万别听平老瞎说,真没有抢亲这么一回事,我那天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打脸庞家而已!”牛根心慌慌意乱乱的,连忙解释道,他也算是弄明白了,怪不得刚才洛梦瑶对牛根会那么的不满。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做了对吧?”洛梦瑶轻挑了一下眉头,找出了牛根整句话里面的重点所在。

    “我……”牛根还想要辩驳一下,不过,顿时就好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苦笑道:“迫不得已,确实做了!”

    “哼!”洛梦瑶站起身来,轻瞪了牛根一眼,没好气道:“臭流氓,不要脸,老色-狼……”

    一直到洛梦瑶转身消失在了楼梯口的尽头,声音才戛然而止,而牛根身后的牧月山早就已经是一脸的目瞪口呆了,看着牛根哭丧着脸的样子,好半天才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嫂子就是牛逼啊!”

    “嫂子你妹啊?是不是见到一个女人依旧要叫嫂子啊?”牛根真是快要被牧月山给气哭了。

    “怎么会?”牧月山一本正经的盘算了一下,板着手指道:“大化县,柳总算一个,这儿洛家两姐妹算两个,除了她们,我还不乐意叫嫂子呢!”

    “滚,今晚睡沙发!”牛根真的不想和牧月山继续交谈下去了,这他娘的,简直就是要气死人了牧月山才满意啊。

    此刻,站在洗手间镜子面前,看着摆放的洗漱用品,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没有被动过,牛根的心头莫名一暖,随即却又苦笑连连,迅速的刷洗了一番,扔给牧月山一套被子就上楼了。

    “我靠,真睡沙发啊?”看着牛根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牧月山慌了,只可惜牛根已经转身上楼了,连背影都绝不给牧月山留下一个。

    想想在牧家,在任何一个知道他牧月山是什么人的情况下,他娘的,谁不是好吃好喝好睡的伺候着?睡沙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存在的,现在呢?却是在牛根的手中开了先河。

    尤其是这他娘的还是在楼上明明有空着的卧室这样的情况下,还被主人家给晾在大厅睡沙发,不仅如此,偏偏牧月山还没勇气上楼找房间睡觉,千不甘万不愿,也得躺在沙发上。

    如果可以计算的话,牧月山这会儿的心理阴影面积一定是无限大的,就跟刚才牛根是一模一样的。

    楼上,看着洛梦瑶房间合上了的屋门,牛根迟疑了片刻,还是选择推开了边上的一处,看着躺在大床上,呼吸平稳,胸口有序起伏不断的洛伊伊,脸上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洛伊伊这个姿势,牛根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更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所以,每次看到洛伊伊的时候,牛根除了一脸的笑意,就是满心的自责。

    握着洛伊伊的手心,感受着传出来的温度,牛根脸上的笑容变得浓郁了不少,枕着自己的手臂,凑合着昏睡了一晚上。

    一直到第二天,阳光投射进屋的时候,牛根这才苏醒过来,看着依旧没有丝毫改变的洛伊伊,脸上的笑容凝固几分,变成了苦笑。

    轻扣脉搏,牛根直接为洛伊伊渡气,一如往常一般,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一直到牛根感觉到了虚脱之后,这才松开了手掌,将手臂收回到被窝里面,坐到床榻边上,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洛伊伊眉前的秀发,笑道:“等着,伊伊!”

    牛根的话音刚落下,房间门就被推开了,目光落到了面色苍白的牛根身上,忍不住问道:“你没事吧?”

    “嘘!”牛根做了一声禁声的手势,淡淡的摆了摆手,轻声道:“先出去吧!”

    看着洛梦瑶一脸担忧的模样,牛根苦笑道:“放心吧,我没事,距离上一次给伊伊渡气已经有五六天的时间了,而且接下来还会离开五六天的时间,所以,我想着多渡气一点!”

    “你没事就好!”洛梦瑶点了点头,轻咬嘴唇道:“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晚点陪……”

    洛梦瑶没有抬头直视牛根,直视耷拉着脑袋,自顾自的说道,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牛根兜里的电话声给打断了。

    “晚点怎么?”牛根掏手机的同时,有些怪异的看着俏脸绯红的洛梦瑶。

    “没……没事……你先接电话吧!”洛梦瑶连连摇头,然后根本不给牛根追问的机会,直接就跑开了,对此,牛根也只能一脸无奈的摇头。

    “孔宴?”牛根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面色忍不住轻皱了一下,连忙按下接听键,问道:“孔叔,龙帮出什么事情了吗?”

    “出事了!”牛根没有一句寒暄就直接切入了主题,让原本准备好了怎么开口的孔宴都只能生生的打乱,连忙说道:“大化县立市的文件下来了,东门和我们龙帮,只能留下一个,怎么办?”

    “什么意思?”牛根有些疑惑,没有太明白孔宴这话里的意思。

    当然了,牛根也很清楚,他不是没明白,只是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龙帮和东门二者只能存其一,这个事情,放到牛根的身上,根本就不是一个事情好吗?换句话来说,东门根本就没有资格和龙帮相提并论,因为,这种事情的话,不用发展到牛根这儿,但是李道仁他们,就已经能够将其解决了。

    “李老那边插不上手,而县-委-书-记那边此刻又保持了沉默,东门和龙帮,二者存其一,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火拼,谁战斗到了最后,谁就是大化县唯一的黑-帮!”

    孔宴这一次将话说得简单直白了,而牛根当然也是彻底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过,脸色也随之阴沉了下来。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