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非死不可

    眼下,牛根并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丢下唐溪璐独自逃走。要么就只能拼死一战。而前者。牛根是定然做不出来的。

    沉默片刻,牛根选择了先发制人。反正都要拼死一搏的,还不如让自己占据有利地位。

    只是,一出手。牛根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有问题了,双拳难敌四手这个道理,果然是没有错的。牛根的出手,立马就换来两人的同时反击,只是一个照面。牛根就已经落于下风了。

    “区区开光境后期也敢独自来救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老人轻呵了一声,一脸可笑的看着牛根。

    “哼!”面对老人的损言损语,牛根并没有给予回复。脚下一话,直接就落到了两人的面前,以迅而不及掩雷之势转身一脚。两人连忙应对。重重的轰在牛根的脚心上。

    “谢了!”扭头,牛根看了一眼倒退几步的两人,嘴角挂着玩味的弧度。借助两人的力量直接就冲开了窗户的玻璃。

    “坏了。上当了!”老人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不对之处,抓住身边的中年男人一把就横甩了出去。自己也是紧随其后。

    “靠,阴魂不散啊!”牛根本想着直接逃跑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有些不切实际了。

    落地,还没有跑出两步的牛根就已经被老人拦住了,看着计谋落空的牛根,老人一脸怪笑道:“想要从我们父子两人手中逃掉,你的实力,还远远不够看!”

    “父子?”牛根一脸黑线的看了两人一眼,怪不得从刚才的交手来看配合得那么默契呢。

    “你们是青龙堂的人?”既然要斗,牛根索性也就抛开了逃跑的心思,即便老人实力已经达到了辟谷境初期,不过,鹿死谁手,还未能可知呢。

    “哦?你还知道青龙堂?”老人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牛根一眼,面色陡然就阴沉下来了,冷哼道:“那就更不能留你了!”

    “果然是青龙堂。”牛根面色同样也是阴沉到了极点,将唐溪璐放到了边上的椅子上,再次出手。

    丹田内的劲气被牛根调动无疑,一个跨步牛根就消失在了原地,率先奔向了中年男人。

    柿子还挑软的捏呢,这么简单的道理牛根怎么可能不懂?对上老人,牛根本身就已经没有多大的胜算,如果再有中年男人联手干扰的话,牛根今天真难活着走出去,不过,要是单独对上中年男人,牛根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一拳,牛根直指中年男人的胸口位置,只可惜,在快到落到对方胸口的时候,却是被老人捏住了牛根的手掌,直接给挡了下来。

    “滚开!”牛根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直接踹到老人的身体上,不过,辟谷境的强者,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那么简单,牛根根本没有办法使出全力。

    “动手!”老人轻呵了一声,原本还暴退的中年人立马就稳住了身子,一脚向着牛根本来。

    “滚!”牛根用力的挣脱了老人的束缚,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转身一脚落到了中年男人的胸口上。

    同一等级上,牛根基本是没有敌手,中年男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若真是单打独斗,牛根有把握不让他支撑过三招就去阎王爷那儿报道。

    可是有老人的不断干扰,牛根根本没办法使出全力。

    “咳咳……”一阵咳嗽的中年男人吐出了两口淤血,有些骇然的看着牛根,这也让老人的面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冷哼道:“你,很好!”

    “以多欺少不说,还以老欺小,真是够不要脸的!”牛根唾骂了一声,也是气得不行。

    “对付你,还不需要以多欺少!”老人轻哼了一声,制止了再次想要动手的中年男人,冷笑道:“让我一个人来就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猖狂到什么地步。”

    这结果,可是让牛根的嘴角不由得勾勒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这不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吗?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两人仅仅只是几个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交手十来招了,让牛根吃惊的是,辟谷境的强者正面硬抗的话,真的不是泛泛之辈。

    只是,牛根也绝对没有料想到,老人这会儿的内心却是比牛根还要震惊,至少,老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一个开光境后期的青年跟他打成平手。

    “你确实不简单!”老人站定了身子,看着牛根道:“能够和我交手这么多招,已经实属不错了,别看开光境后期和辟谷境初期只有一步之遥,不过,这一步,却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办法跨越过来的。”

    牛根莞尔,对于这番话,如若放屁一般,全然没能进入牛根的耳中。

    “不过,接下来你就等着受死吧,辟谷境始终是辟谷境,绝不是你区区一个开光境的小生能够挑衅得了的。”老人铺垫了这么多,到头来也就是为了这一句话而已。

    这话,牛根就更是一笑置之了,他怎么会告诉老人,就在昨天,他才一拳一拳轰杀了一个辟谷境初期的强者呢?尤其是在一战之后,牛根的实力可是还大有进展的。

    “我敢保证,今天去阎王爷那儿报道的人,一定是你!”牛根笑了笑,没有任何的废话与征兆,直接就出手了。

    “狂妄!”老人轻哼了一声,一脚跺地,迎着牛根的拳头就是一脚踹出。

    两人一个眨眼间的功夫就照面在一起,一拳一脚相对,劲气的涌出让两人不断的碰撞,让两人不断的纠缠在一起,速度快得让人实在是有些咂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有人能够相信,这样的攻势,竟然会是出自一个开光境后期的后生之手。

    不过,牛根也不得不承认,老人的实力却是强横,至少,比起牛根昨天对上的马家那人,要厉害几分,不然的话,这会儿,说不定老人就已经落败了。

    两人再次分散开了,各自的脸上都泛着铁青之色,有些不太好看,可以见得,牛根虽然没有讨好,但是,老人的下场,也一样美好好到什么地方。

    “确实不简单!”牛根冷哼了一声,再次出手,这一次,丹田内的劲气全部被涌出无疑,汇聚于手心,一举向着对方的身子砸去。

    “找死!”老人沉声猛呵,迎着牛根的拳头,躬身反抗,一招之力,两人都各自倒退了几步,尤其是牛根的嘴角处更是溢出了一丝丝的血迹。

    “该死!”老人抹了抹嘴角的血丝,面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被一个开光境的后生给逼到了这般狼狈的地步,这还是老人第一次,他容忍不了。

    “再来!”牛根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就又是一拳向着老人再次轰来,尤其是脚下的速度明显提升了几分,拳头在老人的眼眸之中急剧的缩小。

    “不可能……不可能……”老人被牛根诡异的速度和力量斐然的拳头吓得不轻,虽然仓皇应对,不过还是连连倒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子。

    “你是不是隐藏了实力的?”打到了这个地步,老人基本是无心在和牛根继续拼下去了。

    “可笑!”牛根轻哼了一声,根本没有要理会老人的意思,刚站住身子手掌就捏紧成拳,直溜溜的落到了老人的身子上。

    虽然老人依旧奋起抵抗,不过,随着牛根的拳头力量不断的加重,老人已经变得越发的有心无力起来。

    一拳落下,老人神色有些迷离,牛根也就此收手,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转身将椅子上的唐溪璐从新放回到背上,就要离开。

    “你走不了的……”老人和中年男人都没有阻止牛根,不过,却是发生了一声微弱的嘲笑。

    “动了我青龙堂的人,你以为是这么容易就能离开得了的吗?”别墅外,一道声音迅速的由远及近,尤其是在一道身影刚罗定到地面的时候,牛根整个人就被波动开来的力道给狠狠的轰飞了三五米的距离。

    “好厉害!”牛根有些咂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痛苦之意明显。

    “方门主,就是他,从一开始我就留意到他了,不仅在今天动了我们准备出海的货物,晚上还来劫人,您可一定不能放他离开啊!”

    从接到电话开始就一直没有路面的冯易世这会让终于出现了,站在二楼的阳台,就是一阵驱使和告状,让牛根有些无语。

    “看样子,大化县北门也是被你所灭吧?”来人依旧是一个中年男人,不过,魁梧的身子看上去确实有些骇然,尤其是居高临下的模样,更是令得牛根相当不爽。

    “是有如何?”牛根冷笑了一声,即便是面对强者,却也依旧没有要低头的意思。

    “是,那你就当死!”男人正是青龙堂其中一门的门主方博容,其威严怎荣挑衅?立马就沉声冷喝了一句,不过,随即就玩味补充道:“当然了,就算不是,你今天也要死!”

    “这么说来,我是非死不可了?”牛根有些好笑的看着方博容,用看傻逼一般的眼神问道:“既然如此,你还跟我废话什么呢?”

    “让你死得瞑目罢了!”方博容人淡淡的摆了摆手,也觉得有些无趣,直言道:“记住,下辈子,千万别和青龙堂为敌,那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

    “我看……未必!”牛根猛然起身,蓄好力量凝成强大的一拳直接向着方博容砸去,以图可以迷惑对方一番,然后找准一个好的时机逃跑。

    “负隅顽抗!”一招,方博容在冷哼一声之后,随手一挥,直接就将牛根连同着唐溪璐给甩到了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去了。

    而也就是这一招,牛根整个人面色一下子就苍白如纸一般,哇的就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其中还混合着小颗粒的碎肉,看上去有些惨不忍睹。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