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玩出新花样

    赌桌前的气氛因为牛根的不退让而导致气氛一度的凝固起来,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牛根和负责人的身上,说实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牛根能够压住赌场的负责人。同时,却又希望牛根能够退步。

    他们都是赌客。自然是不喜看到赌场这般仗势欺人的模样,不过,和赌场相比。他们这些赌客不过是里面的一叶扁舟罢了,怎么能够掰得过赌场的手腕呢?

    “好了,到此为止吧!”围观的人群中。一个老人站出身来,轻瞪了负责人一眼之后,这才饶有兴趣的看着牛根笑道:“这一局这位小兄弟确实是胜了。该你们赢的钱,我们赌场分文不差。”

    “云老!”负责人本来还轻皱的眉头,在看到老人之后,恭敬的点点头道:“一切全凭云老吩咐!”

    “小兄弟。这个处理结果还算满意吗?”老人的目光落到了牛根的身上,挂着淡笑,话语带着征求的意思。

    这到时让牛根不禁轻皱了一下眉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老人道:“你是谁?说的话能算输?”

    “你这是……”牛根的话音刚落。负责人面色就是猛然一沉,刚要呵斥牛根就被老人给制止了,摇摇头。笑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云庆生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就对了!”

    撇嘴,牛根无趣的耸了耸肩头。淡然道:“那就随意喽,我只拿属于我的那一份,这些人赢的钱,希望你也能够如数的交给他们。”

    “这是自然!”云庆生笑着点了点头,流露出来的眼神给牛根的感觉还算是真诚。

    起身,牛根准备离开赌场了,毕竟,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相信这样的情况连续发生两天,赌场怎么也不可能还任由牛根继续闹腾下去,到时候牛根就可以反客为主对赌场下手了。

    “小兄弟,先留步!”不过,牛根还没有走出两步,就被云庆生叫住了,笑道:“我看小兄弟这赌术确实了得,不如切磋一下如何?”

    “与你?”牛根仔细的打量了云庆生一番,才笑道:“要是侥幸赢了,你说他们会不会说我胜之不武?”

    牛根话语中的他们,自然指的就是负责人了,一句话,让负责人顿时就想要发怒。

    “凭你的真本事赢我,何来胜之不武这么一说呢?”老人摇头笑了笑,认真的道:“当然,你要是不愿意赌的话,我也不会强求的,对手,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

    “赌!为什么不赌?”牛根笑了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给出了答案,让老人顿时喜上眉梢,笑道:“先坐吧!”

    “等下!”看着热情不已的老人,牛根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玩味道:“赌,当然是可以赌的,不过,要是连一点彩头都没有的话,那就没什么赌下去的必要了!”

    “彩头?”云庆生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牛根一眼,这才笑道:“小兄弟,恐怕你还不知道我到底是谁吧?竟然主动提出要拿彩头的要求,真是……”

    没错,云庆生这一句话就已经表示了他确实没将牛根放在眼中,只是为了挫挫牛根锐气罢了。

    “我这人很简单,有彩头就赌,没有就作罢,当我没说过!”牛根笑了笑,对于云庆生的不屑与嘲弄,全然如若未闻一般,依旧是那么的我行我素。

    不过,这也倒是让云庆生对牛根来了几分兴趣,笑道:“既然你要彩头,那就来点彩头吧,不然的话,确实是会显得比较乏味。”

    “那好!”牛根脸上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玩味笑容,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油然而生,随即就补充道:“我想,赌钱应该不是你所感兴趣的,要不,我们赌点别的?”

    “你能给得了我什么?”云庆生倒是没有想到牛根会如此大胆,不过,还是笑道:“你还是先说说吧,也许我会答应也说不定呢?”

    “我赢了,你帮我做一件事情!”牛根没有在墨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到时让云庆生忍不住轻愣了一下,眉头也随之轻皱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牛根了,至少,牛根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玩味和不屑,确实是货真价实的。

    “力所能及的话,我可以做!”云庆生在沉默了好半天之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只是,再次看到牛根的时候,云庆生琢磨了好一会儿才道:“不过,要是赢了,你需要在赌场内成为一名荷官,为赌场盈利一个亿才能离开!”

    看着云庆生那同样玩味的目光,牛根倒是苦笑出声,有些无奈,实在是别说,这要求和牛根那被云庆生打了折扣的要求相比,这差距悬殊得实在是有几分大啊。

    不过,绕是如此,牛根还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点了点头,笑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云庆生直接就接话回应道,下一刻,就将一个新的骰盅和骰子扔到了牛根的手中,笑道:“我看你也不像是墨迹之人,不如直接一局定胜负吧?”

    “尊老爱幼是华夏美德,我听你的!”牛根笑了笑,即便是这种时候,都不忘了拐弯抹角的笑骂云庆生一番,对此,云庆生倒也是不生气,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六骰,互猜点数,最接近的那一个人胜!”云庆生向牛根说道,话音落下,也不等牛根回答,直接就翻动起了手中的骰盅。

    “有趣!”牛根的嘴角处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手掌一拍桌面,骰盅飞起,落入牛根的手中,下一刻,牛根的手臂也是剧烈的摇晃起来。

    两人的目光在对望了一眼之后,纷纷落到了对方手中的骰盅上,十秒钟之后,云庆生率先将骰盅给放到了桌面上,紧接着,牛根也也不敢落后的放置下来。

    “要不,你先来?”牛根玩味一下,依旧是那一副要尊老爱幼的模样。

    只不过,这一次云庆生却是拒绝了,轻皱眉头看着牛根道:“这一次,我让你先来!”

    “你该不会是猜不出来吧?”牛根轻挑眉头,有些鄙视的看了云庆生一眼,却是没料想到一直脾气很好的云庆生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轻呵道:“老子只是爱幼,有问题吗?”

    “……”这话,牛根不接,直接道:“一点!”

    “什么?”所有人都不解的看了牛根一眼,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有云庆生的脸色不由得轻微的变化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过还是没有逃掉牛根的眼睛。

    “我说,一点!”牛根重复了一遍,尤其是害怕众人没有听懂一般,还特地说明道:“他的摇出来的点数是一点!”

    “该你了!”牛根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云庆生,笑道:“好了,我猜了,该你了!”

    牛根的结果反正很简单,就是一点,那也就意味着,云庆生摇出来的骰子,六个并成一列,最上方才出现了一个一点罢了。

    只是,在牛根看来,事实却并非全然如此。

    “我猜……”云庆生有些脸色实在是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牛根手中的骰盅,不知道为什么,从牛根摇晃投中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发现自己竟然猜不透。

    看着云庆生欲言又止的模样,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云庆生的身上,尤其是迟疑了半天还没有琢磨出个结果来的云庆生,更是让围观的众人不禁一阵唏嘘感慨,纷纷觉得云庆生不行。

    “三十六点!”好半天的时间,云庆生才最终下定了决心一般回答道。

    “哗……六个六啊!”云庆生给出的答案,所有人自然也是一下子就猜到了牛根摇出来的形态了。

    原本众人觉得云庆生将六个骰子重合到一起成为一点就已经很厉害了,因为这种操作,只要将摇骰盅的技术好好练习一番就能够实现的。

    但是,要说摇了摇六个六的话,这个就不单单是技术问题了!

    “你确定了吗?”牛根有些玩味的看了云庆生一眼,颇有一种打心理战的感觉。

    “开盅吧!”云庆生能确定吗?确定个屁啊?要是确定的话,他会迟疑了这么半天吗?答案显然是不确定啊,所以,云庆生直接忽略了牛根这个问题。

    “我这里确实是一点,不过……”云庆生缓缓的打开骰盅,牛根接过话茬道:“不过,你将其余五颗都研磨成粉了对吧?”

    云庆生手中的动作微微一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牛根一眼,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骰盅打开,一堆粉末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尤其是粉末边上,还有一颗完整的骰子。

    “一点,竟然是这样的一点!”除了牛根之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够有这种操作。

    唯有云庆生眼眸深邃的看了牛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强烈不安的预感,似乎,他觉得自己好像输定了一般。

    “要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猜一下?”牛根看着焦急的云庆生,认真道:“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你执意选择三十六,那就输了!”

    “开吧,不管输赢,我都想看一下结果!”云庆生虽然深感无力,却还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所以,牛根也没再迟疑,开盅的同时,也就笑道:“你能将骰子研磨成粉,那我就将他分割成为两瓣好了,六骰,四十二点,你输了!”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牛根打开的骰盅上,一个个微张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如牛根所说的那般,有三颗骰子被一分为二,三五对立面的中间横截打开,从而使得一颗骰子点数达到了八点,余下三颗原封不动的六点,六颗一共四十二点。

    “这控制的力道,实在是有些骇人!”云庆生的心中这会儿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牛根的实力,定然不弱!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