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金鳞岂是池中物

    站在原地的牧云龙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看着床上的牛根,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摇了摇头。缓缓道:“不用了。我救不了他!”

    一句话。柳青月三人的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尤其是柳青月。更是连忙哀求道:“老先生,求求……”

    “你们先让我把话说完!”看着一言不合就开启哀求模式的柳青月,牧云龙可是招架不住。连忙苦笑道:“我说的救不了并不是指他没救了,相反,这小子命硬得很。”

    “龙爷爷。你倒是别卖关子了,说清楚一点。”别说柳青月和洛梦瑶被牧云龙的一番话给绕糊涂了,就算是牧月山都一样是一头雾水的看着牧云龙。

    “你自己去给这小子把脉一下就知道了!”牧云龙依旧卖关子。甚至还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牧月山还真是不信邪,老老实实的坐到床榻边上,二指轻扣住牛根的脉搏,不过。一下子就被牧云龙给同时抓住了肩头。

    绕是如此,牧月山仍旧被一股力道给轰飞了出去,即便是牧云龙早就做好了准备将牧月山护住。牧月山的嘴角处依旧溢出了一丝血迹。尤其是一张俊脸,刷的一下子就变得苍白无力起来。

    “没事吧?”牧云龙关心的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此刻的牧月山明显是有些不太好受。苦笑着看向牧云龙。没好气道:“龙爷爷,你可真能坑人。”

    “是你自己不信的。我只是让你证实一下而已!”牧云龙可不接受牧月山的甩锅,撇嘴道:“再说了,我已经尽力护住你了,奈何这小子体内的力道太过于霸道,即便是我也抵挡不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洛梦瑶有些不解的看向牧云龙,之前洛常青轻扣牛根脉搏的时候,也是被震得倒飞而出,如今牧月山和牧云龙同样是如此。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说不上来!”牧云龙沉声摇了摇头,沉声问道:“这小子在昏迷之前是什么实力,你们知道吗?”

    “筑基境后期!”洛梦瑶作为习武之人,而且比牛根还要强上几分,当然是知道的。

    “昏迷了十四天,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开光境中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达到开光境后期了。”牧云龙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倒是忍不住多看了牛根几眼。

    “好了,放心吧,这小子没事。”牧云龙直接拍板钉钉了,只是看着明显不太放心的三人,牧云龙不得已又补充了一句道:“短则三天,长则半月,这小子肯定会醒过来的,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他的安危,即便是金丹境强者,也没办法靠近他,更别说杀他了!”

    所有人最终还是只能选择相信牧云龙,尤其是洛梦瑶,更是清楚,如果牧云龙所说的是真的话,牛根这一次倒真的是因祸得福了。

    只是,可怜了洛伊伊……

    “龙爷爷你先去外面等我会儿吧。”牛根无事,牧月山自然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支走了牧云龙,牧月山这才将目光落到了柳青月的身上,认真道:“这是我的电话,**同号,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及时联系我。”

    “往外,牛哥醒来了之后,你就告诉他,我和康玉龙都已经回军区了,如果他愿意的话,随时到军区来找我,相信军区之中,他将称王!”牧月山的话音刚落下,就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那慷慨激昂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了牛根从军的样子了一般。

    “好!”这个时候,柳青月没有拒绝,将其存入了手机里面。

    离开大化县的路上,牧月山的目光总是在牧云龙的身上不断的扫射,一直牧云龙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的笑骂道:“你小子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别一天到晚就往我脸上瞅。”

    “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想问什么。”牧月山也是没好气的白了牧云龙一眼。

    “我当然知道你想问什么了,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我也不知道那小子身体内蕴藏着。”牧云龙的面色凝重了几分,认真的说道:“那股力量太过于庞大,庞大到即便是我全力出手,也不一定能够镇-压得下来。”

    “怎么会这样呢?”牧月山小声的自语嘀咕道,有些不解。

    “总之,你小子这一次是结交对人了,不仅帮你找到了修练的问题所在,而且他本身还是一直巨大的潜力股!”牧云龙认真的说道,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潜水游!

    这是牧云龙对牛根的评价,而且,他还相信,即便这话用在牛根的身上,依旧不会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此之外,牧云龙也有自己的盘算,牛根这个人,牧云龙觉得有必要向家主汇报一下,如果必要的话,给予一定的帮助也不是不可能。

    ……

    天海市,一处豪华的独栋别墅内,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尸体,面色阴沉得有些骇人,紧捏的拳头以至于指甲都快要陷入掌心的肉里了。

    “这牧家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吧?竟然连我洛家的家事都要管了,而且还是出手杀人,简直是……”中年男人恨恨的自语道,简直恨不得将牧家的人给生撕了一般。

    尸体,自然就是之前在牛家别墅内被牧云龙直接捏死的洛山了,而中年男人,毫无疑问的就是洛家的家主,洛伊伊和洛梦瑶的父亲,洛九天。

    “牧家手伸得这么长,倒是没什么,毕竟牧家的权势摆在那里,容不得我们反抗,我更担心的,还是伊伊和梦瑶她们两啊!”洛九天的身边,一个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面露担忧的说道。

    女人,也就是洛伊伊和洛梦瑶的母亲了,余凝安!

    “咎由自取,都是她们咎由自取!”洛九天此刻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什么好脸色,说话也是怒气冲冲的。

    “什么叫咎由自取?”余凝安可不干了,没好气的瞪了洛九天一眼,道:“你可别忘了,当初同意伊伊她们过去的人可是你。”

    “这……我……当初那不是调查了牛根没有任何问题吗?哪儿知道他身后竟然还有牧云氏这样的庞然大物做支撑呢?”洛九天也是一脸悔恨的说道,有些无奈。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真放纵女儿她们一直留在大化县吧?尤其是伊伊,可是很有可能长眠下去啊。”作为一个母亲,余凝安更多的还是担忧洛伊伊和洛梦瑶。

    摇了摇头,洛九天没有立马就这个问题接话,其实在洛常青当初要族老出面治疗牛根的时候,洛九天就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原本还只是单纯的三花瞳问题,别说是整个洛氏了,就是放眼到整个天海市都没人能够解决,如今更是让三花瞳妖变了,那就更是每人能够治疗得了了。

    或许,让洛伊伊继续留在牛根的身边,说不定还真有痊愈的可能。

    半晌之后,洛九天才坚定道:“任由她们去吧,女大不由娘,她们有自己的分寸。”

    “只希望那个叫牛根的小子能够念在伊伊救他一命的份上,为伊伊尽一份心吧。”洛九天都这么说了,余凝安自然也就只有点头顺从了。

    说实话,现如今牛根的身后有牧云氏这样的牛根家族存在,让洛伊伊和洛梦瑶呆在牛根身边,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放心吧,根据之前对这小子的调查看来,对于他身边的人,他一定会毫无保留的付出。”洛九天在给余凝安打了一阵定心剂。

    随即,才挥了挥手,让人将洛山的尸体给拿走,顺便道:“到时候举行一场葬礼吧,洛山已经死了,而且还是为了洛家而死,怎么也要让他风风光光的下葬。”

    洛九天的这一番话已经表明了一个很显然的问题,那就是洛山的死,算是白死了。

    说实话,这让作为洛山的父母,该做如何想法?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洛家,埋下了一颗毒瘤,也许就在未来的某一天,就会彻底的爆发开来。

    ……

    另外一边,洛伊伊和洛梦瑶的不归家,洛九天还没有办法劝阻,无奈之下,只能在牛家的别墅周围,悄悄地布上了几个强者,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保护着别墅里面众人的安危。

    就是这样的日子,柳青月和洛梦瑶几乎又是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周的时间。

    卧室内,洛梦瑶静静的站立在一旁,看着牛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倒是不禁轻皱起了眉头,自语呢-喃道:“这实力该不会是已经达到开光境后期了吧?我竟然完全看不透了。”

    确实,就在柳青月回来之前,牛根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开光境后期,距离辟谷境,想来都只有一步之遥了。

    此时的牛根依旧还身处在那片白茫茫的空间之中,不过,如今在睁开眼的时候,牛根却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白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了。

    “柳青月,洛伊伊。”牛根在心头轻声的呢-喃自语了一声,嘴角处也是勾勒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这让得在一旁看着的洛梦瑶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忍住轻声嘀咕道:“这该不会是知道自己实力提升了,所以打算直接笑醒吧?”

    洛梦瑶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是有些荒谬了,不过,按照牧云龙走之前所说的话,短则三天,长则半月的时间段,牛根也是该要苏醒了才对!

    与此同时,牛家的别墅外面,一道道身影正在迅速的向着别墅的四周靠拢,其中,为首的人如果牛根在场的话,一定一眼就能够认得出来,正是李庆虎发给牛根的资料上面所记录的北门门主,海桂棠。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