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那我够资格吗

    从康玉龙起身的那一瞬间对牛根已经改变的称呼,牛根就很清楚,康玉龙已经受益了。这种时候。自然是要带一点神秘色彩了。

    再说了。经脉被打通,康玉龙不仅不会再次出现快速虚脱的情况。就连实力也跟着上升了一个档次,至少,对付眼前这逼牛根还要嚣张的白唐是没问题就行了!

    “康玉龙。你什么意思?”看着突然横插一脚出手的康玉龙,白唐面色阴沉如水,冷冷的质问道。

    实在是康玉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招。竟然让白唐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力道的充盈程度,让白唐有些咂舌。

    “什么意思?”康玉龙自然是能够感觉到身体内的不同之处。说话也不由得自信了几分,可是他却很清楚自己的现在是因为谁的帮助,做人不能忘恩,康玉龙自然是轻哼道:“我大哥的兄弟。就是我康玉龙的兄弟,也是你能欺负得了的?”

    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谁为谁出头这么简单了。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得出来,白唐分明就是打着为康玉龙出头的说法来找月晨的麻烦。

    看着牛根刚才那阴沉的脸色,康玉龙怎么会不明白牛根此刻内心所想?

    以至于一时之间白唐的面色有些阴沉不定。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

    “擂台上。一决胜负!”康玉龙根本没有要与白唐墨迹的意思,冷冷的看了后者一眼。随口一语之后,就直接向着擂台走去,霸气之样,根本不是之前被痛打的那个康玉龙所能够相提并论的!

    “有好戏看了,雪豹营的人对上了青鹤营,有趣!”看戏的永远是最不嫌事大的人,所有人一拥而散,向着擂台的位置围拢过去,正好上一局的擂台赛,刚好才结束。

    “我怎么感觉青鹤营的白唐还没有应战,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一大截了?按理来说,白唐能将月晨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也应该不惧康玉龙才对啊?”有心细的人综合了一下刚才情况,看出了一些小端疑!

    “狗屁,白唐班长怎么说也算是我们青鹤营的挑梁,康玉龙呢?放在雪豹营,也就只能排在中上的位置!”对于心细的人阐述的事实,立马就有青鹤营的人反驳了:“哼,跳梁小丑也妄想与皓月争辉?”

    大厅内反正已经是安静下来,康玉龙已经走到了擂台上,看着这才缓缓向着擂台而来的白唐,康玉龙的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轻笑道:“其实你已经败了!”

    一下子,白唐的身子猛地轻怔了一下,阴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康玉龙,最终,好半天之后,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你说得没错,我败了!”

    康玉龙的一句话,白唐就亲口承认了自己失败的结局,这惊人的反转,可是让大厅内太多的人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

    尤其是刚才还在为白唐造势的几个青鹤营成员,这会儿脸色却是涨得通红,这算什么?赤果果的打脸啊,而且还是被白唐打脸!

    白糖的亲自承认,康玉龙也并没有在多说什么,从始至终,也没有说一句要让白唐向月晨道歉的这种话语。

    作为一个军人,康玉龙可以为了月晨出头,但是却绝对不能代表月晨逼得白唐认错,道歉,因为这是对月晨的一种侮辱。

    这是月晨自己失去的场子,康玉龙能帮他一次,但是最终还是要有月晨自己来找回!

    不过,就在康玉龙的身子刚侧除了擂台几分的位置之后,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缓缓响起:“青鹤营中,素问白唐身形矫健,能够出奇制胜,想不到今日竟然不战而败,实在是让我有些咂舌,既然如此,不知道这位兄弟,能让我向你讨教几招吗?”

    “这是要攻擂啊!”还是那个不起眼的角落位置,牛根苦笑着摇了摇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康玉龙先是微微一愣神,然后才不解道:“你是哪个军区的人?”

    “赢了,我就告诉你,甚至,我还可以更进一步!”青年缓缓站起身来,由于是背对着牛根,让牛根无法猜测出年纪,不过,这嚣张的一股劲,比起刚才的白唐,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康玉龙沉吟了一下,缓缓道:“报上名来吧!”

    “牧月山!”青年嘴角处咧开了一丝笑容,缓缓的报上了姓名,与此同时,脚尖点地而起,距离擂台足有十米的距离,却也是一步而至!

    “不简单啊!”牛根摇了摇头,在牧月山的身子刚站到擂台上的一瞬间,牛根就缓缓站起了身子。

    而同时,大厅内,也是有少数几个人轻皱了一下眉头,轻声的交头接耳,细语嘀咕道:“这个牧月山,不会是燕京牧家的人吧?”

    “燕京牧家确实有一子进入军区了的,而且还是闻名华夏的北方军区。”另外一人也是凝眉补充道。

    “要真是这样的,擂台上这小子,一旦战胜了牧月山,或许还真有更进一步的可能,只是可惜,这希望似乎有点渺茫啊……”最靠边上的一人说了一句大家都极为赞同的话。

    “今日-你再这会所的两战我都亲眼目睹了,一胜一败,我对你还算是了解,不过,刚才你对上白唐的那一瞬间,我却是觉得你发生了一个质的变化,我说不上来,不过我却是想直接试一下!”

    这就是军人,他们之间没有所谓的尔虞我诈,向来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那种,牧月山之所以要挑战康玉龙,其根本原因,也就是如此。

    而这话一出,在场的不少人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至少,看到康玉龙有两战的,不仅仅是牧月山一人。

    “牛兄,这玉龙不会有什么事吧?”不管怎么说,刚才康玉龙都是为了月晨而出头,现在却是又莫名其妙的对上了别人,月晨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牛根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叹息道:“一招,完败!”

    “啥?”月晨被牛根的一句话给惊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解道:“谁完败谁啊?”

    “康玉龙,一招,被对方完败!”牛根认真的看了月晨一点,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可是吓得月晨连忙咋呼道:“那牛兄你还不赶快出手帮助一下?”

    回应月晨的,只是牛根一阵无奈的摇头,以及一番苦笑:“不管康玉龙是胜还是败,都得他自己先来,不然的话,这对他是一道坎,以后想要在进步一点,会变得很困难!”

    月晨不知道的是,在牛根打通康玉龙堵塞的经脉同时,也顺道让康玉龙能够利用劲气来制敌了,只能说,现如今的康玉龙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牛根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月晨自然不会在多言,同牛根一样,他总不能希望康玉龙以后的实力不进反退吧?

    “点到为止!”牧月山主动说了一句,然后就直接来开了架势,对此,康玉龙自然也是一点都没有怠慢的意思,拳脚刚成型,就直接向着牧月山出招。

    擂台上,一人动若疾风,一人却是静立原地,牧月山纹丝不动的样子,让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有些疑惑,不过,下一刻,所有的疑惑就全部被打消了。

    在康玉龙身形夹杂着一拳落到牧月山面前的时候,后者的身子这才猛地挪动了一下,脚步微微偏左移动分毫,下一刻,众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康玉龙就直接已经飞出了擂台。

    “嘶……”一瞬间,大厅内的众人都无一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招,如果是真正的战斗,恐怕这会儿康玉龙已经是死路一条了,而此刻,康玉龙却是捂着胸口缓缓地站了起来,足以说明,牧月山说到坐到,这一招已经留手了。

    看得出来,牧月山的为人,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比起之前的白唐,不知道要好到哪儿去了。

    倒是牛根的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精光,饶有兴趣的看着擂台上并没有下来意思的牧月山,心中有了自己的盘算。

    “承让了!”牧月山脸上略带歉意,看着康玉龙轻微一笑,对此,后者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无奈道:“技不如人,我完败了!”

    “看样子,这真是燕京牧家那人了,这实力,一般人真的比不了!”之前议论的那几人,这会儿也算是敲定了心头的榔头,确定了牧月山的来历。

    “不管你是不是完败,不得不说,你有了和我同台竞技的资格!”牧月山这句话虽然很打击人,但是在知道牧月山的人看来,却是说得一点也不为过。

    缓缓地,牛根的身子向着擂台的位置靠近了几分,脸上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缓缓道:“那,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呢?”

    牛根的话音落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康玉龙,关心道:“没事吧?手给我!”

    “对不起,我确实不敌此人,太厉害了!”康玉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手腕却还是落到了牛根的二指之间。

    “没事,胜败乃兵家常事!”牛根淡然的笑了笑,道:“去边上坐会儿吧,喝点热水,化瘀血,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擂台上,牧月山的目光落到了牛根的身上,突然爽朗的笑了起来,道:“实不相瞒,我之所以会挑战康玉龙,其目的就是想引你出来!”

    “哦?”牛根倒是来了几分兴趣,愿闻其详。

    “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康玉龙两战我都在场观摩,实在是没有任何一点让我感兴趣的,不过,在被你治疗之后,他有了质的变化!”

    牧月山面色微微凝重了几分,看着牛根继续道:“我很好奇,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康玉龙变得强大的人,究竟还有什么本事!”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