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王婷婷的下落

    月升月落,牛根趴在床榻边上浅睡了一晚,好在柳青月也算是省心。并没有给牛根带来任何麻烦。索性在窗外天蒙蒙亮的时候。牛根就回到自己卧室睡下了!

    别说,折腾了一天。还外加一宿,牛根一觉睡得特别香甜,反正柳青月他们起床的时候。牛根并不知情。

    “妈妈!”起床之后的谭惜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柳青月的卧室,看着睡得正香甜的后者,一下子就缩到了被窝里面。

    “嗯?”柳青月多少还有些迷糊。虽然牛根帮她消除了酒精带来的不适,但是昨天感冒药上市,柳青月的工作繁重。劳累是在所难免的。

    好一会儿的功夫,柳青月才缓过神来,看着蜷缩在自己身边的谭惜云,柳青月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缓缓道:“云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跑起来了?”

    “太阳都晒屁-股了好吧?”谭惜云嘟囔起小嘴,有些委屈的说道:“昨晚爸爸为了找你忙活了一晚上,这会儿还在睡觉呢。我上学要迟到了。只能找你了!”

    “找我?”柳青月的脑子迷糊了一下,昨晚的记忆一幕幕的闪入脑海之中。

    “对啊!”谭惜云认真的点了点头小脑袋,补充道:“昨晚爸爸都要急疯了。到处找不到你人。最后还和好多人打起来了,就是后面我睡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那,爸爸他没事吧?”柳青月对昨晚的事情记忆并不是太深刻了,不过却多少还是清楚自己昨晚的处境很危险,再者说来,谭惜云虽然人小鬼大,但是却绝对不会撒谎,所以,柳青月有些担心。

    “当然啦,那些人被爸爸打得落花流水!”谭惜云扬了扬脑袋,一脸高傲的说道,那模样,就好像是这一切都是她的功劳一般,惹得柳青月也是忍俊不禁!

    “好了,快去换衣服吧,妈妈先送你去学校!”柳青月揉了揉脑袋,全然没有喝酒之后那份头疼感,脑海之中不禁有些疑惑,不过,再看了谭惜云一眼之后,还是急忙催促道!

    由于两人都起来得比较晚,早饭都是柳青月在路上买的,好在时间还来得及,柳青月在将谭惜云送到学习之后,独自一人就赶到了公司。

    路上,柳青月对昨晚的事情仔细的梳理了一遍,不过,自己是怎么回到家,并且还洗了澡睡觉的,柳青月却是一无所知。

    公司内,柳青月推开办公室大门,看着办公桌上上还是昨天下午走之前的那般摆设,柳青月的眉头不由得轻皱了一下,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电话的听筒里面,传来的是系统自动回复的声音,让柳青月不禁有些疑惑:“凤绫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昨晚喝过头了吧?”

    不过,眼下柳青月却是无心理会这些,凤绫不在,柳青月的担子只会更大,尤其是今天作为感冒药上市第二天,柳青月还有文件需要处理!

    倒是别墅内,牛根直接一觉睡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这才勉强的苏醒过来,当然,彻底吵醒牛根的,还是李庆虎突然打过来的一通电话。

    “李叔叔,有什么事情吗?”牛根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眼睛还有些惺忪。

    “三件事情,一好两坏,你小子想先听哪个?”李庆虎玩味的笑了笑,竟然还给牛根睁了一道选择题。

    “先说说坏消息吧,让我醒下瞌睡再说!”牛根无奈地摇了摇头,大清早就听到噩耗,想想还真是有些郁闷呐。

    “北门逮捕的人已经分别扣押在大化县的各个班房了,不过,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其中还有一些初犯,按照批次,三天之后我们就会放一些人,最迟十五天的时间,这些人我们会全部放完,包括那个老狗!”

    李庆虎面色凝重的说道,毕竟,李庆虎也是一个人精了,自然很清楚牛根不可能只是简单的送给李庆虎这样的一份大礼,更主要的,还是需要李庆虎为牛根拖延时间。

    “最多也就十五天么?”牛根轻皱了一下眉头,别说,这还真是一个棘手的事情。

    “他们这些人里面,基本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小混混,构不成犯罪,我们能够拘留他们的理由顶多也就是聚众斗殴,但是北门会不断的出面保人,我们也没办法!”

    李庆虎苦笑了一声,脸上也是写满了无奈之色,毕竟,没实质性的帮到牛根,李庆虎觉得有些愧疚!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流程办事吧,我会加快进度的。”李庆虎解决不了的问题,牛根当然是不会强求,最终也只能选择妥协。

    “第二件事情就是你昨晚交给我的那些人,除了这个范宁铭确实和北门有所勾结之外,其余的人我可以确信和北门没有任何关系。”李庆虎也不会打电话来找牛根寒暄的,所以事情说得很直接。

    “其余人都没有?那个凤绫呢?”牛根轻皱了一下眉头,难道说自己的怀疑有误不成。

    “并没有,不过,这个人我倒是要和你说一说,你或许会感兴趣。”李庆虎笑了笑,话语有些玩味,别说,倒确实是勾起了牛根不小的兴趣。

    “这个凤绫,还有樊欢,包括范宁铭,这三人的身份都不是那么简单啊……”李庆虎话说了一半,却是又生生的停下来了,迟疑道:“要不我还是发一份资料给你,这洋洋洒洒报告的我好像是开演讲会一样。”

    “那麻烦您了!”牛根点头,确实,相比起李庆虎一直念叨,还不如牛根自己看看来的实在,大不了不清楚的地方,再让李庆虎给查一遍就是了。

    “至于好事情呢……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好事,只能说比起这两件事情,要好一点而已!”李庆虎苦笑了一声,直言道:“你之前不是让我帮你找一个叫做王婷婷的学生吗?教育部那边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哪儿?”牛根回城的一天才给李庆虎说,没想到这效率还挺高的啊!

    “大化县一共就五所大学,其中还有两所是新建的,王婷婷就在老城区的盐城大学大化县分校区,我看了下,这丫头学习成绩还是很不错的,在学校表现也好,应该是一个好说话的主!”李庆虎翻看了一下手中的文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您是想说我搞不定她吧?”牛根有些郁闷,没好气的会问道。

    “有可能!”李庆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撇嘴笑道:“毕竟,不管怎么说,你先是将人家老爸给送进去了,现在又将人家老妈给送进去了,爷爷奶奶又死得早,现在可算是半个孤儿了,你要是真能摆平她的话,我倒是挺佩服你的。”

    是啊,说到这个问题,牛根自己都有些头疼了,苦笑连连的问道:“那您有什么高招啊?”

    “我能有什么高招?”李庆虎哭笑不得反问道:“我看你小子是病急乱投医吧?”

    “那您跟我得瑟个啥?没事我就挂了。”牛根无趣的摇了摇头,分明是将李庆虎给定义成那一类喜欢落井下石的人了。

    “记得晚上来家里吃饭!”李庆虎最后提醒了一句,在得到牛根确切的回答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起身,牛根将手机放到一边,轻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得出来,此刻的牛根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

    北门那边,牛根有理由相信,这一两天之内,肯定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至少,在没有确定能够一次性拿下牛根之前,对方肯定还要酝酿一下。

    再说了,昨晚一晚上的时间,北门不仅损失了KT**,同时还损失了老狗在内的一百来名成员,这让北门多少都有些伤筋动骨的,一旦抽出手来对付牛根,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幺蛾子呢。

    所以,在这一两天的时间内,牛根基本可以不用担心北门的问题,这也让牛根多少有些喘息的时间。

    从村子里回来之后,牛根这两天就一直紧绷着一根弦,更有昨晚柳青月的事情发生之后,牛根更加觉得自己的脚步要加快。

    北门不除,不仅是牛根自己,就算是牛根的身边的人,都随时有可能会遭殃,这一点,牛根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不过,怎么处理王婷婷这个问题,牛根就真的觉得有些一个头两个大了。

    正如李庆虎所说的哪样,牛根是那个亲手将人家父母先后松紧了班房的人,现在却还要出于同情去安慰一下对方,这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也会觉得牛根这不是安慰,而更像是施舍。

    “只能希望王婷婷能够明白自己父母做的都是一些什么事情了。”牛根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这才下床换好衣服离开了卧室。

    一觉睡到快到中午的时候,牛根觉得自己的都快要超神了,也算是打破了以往所有的记录。

    楼下,洛家两姐妹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看电视呢,厨房里面还有菜香飘出来,不用问也知道是刘姨在忙活了。

    “哟,起床了?”洛梦瑶眼睛比较尖,当然是一眼就看到了牛根,随即玩味的笑道:“昨晚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一觉睡到现在,猪呢?”

    一脸黑线的牛根很自然的选择了无视,刚睡醒,他才没心思跟洛梦瑶拌嘴呢,再说了,自己该回答什么?总不能说自己在柳青月的房间呆了一晚上,天亮的时候才回房睡觉的吧?

    这种话题落到洛梦瑶的耳中,牛根就算是用屁-股想都能知道洛梦瑶一定会想歪的。

    谁让牛根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呢?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一个娇小可人的女人房间里呆了一晚,要说什么事情都没做的话,说出来谁信啊?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