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各凭手段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牛根此刻的面色有些阴沉,甚至可以说还有些愤怒,除了因为郑建设的无能之外。更因为梁宏堂的出狱以及张翠娥的搅局。

    更让牛根大感恼火的是。同是一个村子的人。张翠娥到底有什么背景,郑建设竟然一无所知。真是枉费了村支书这个职位!

    “不是,牛哥,我这……我……”牛根的话让郑建设顿时就慌了。谈吐不清却还坚持说道:“村子里没谁知道张翠娥的身份,至于梁宏堂又有张翠娥撑腰,我就算是想动也不敢动啊!”

    “闭嘴!”牛根没好气的呵斥道。吓得郑建设哪儿还敢多言语半句啊。

    轻皱眉头,在不知道张翠娥身份的情况下,牛根深感此事的棘手。请李庆虎出手没问题,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万一张翠娥的后台远不是李庆虎能够比拟的,那岂不是害了李庆虎?

    一时之间。牛根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有没有镇上警所张小军的电话?”牛根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有有有!”郑建设连忙回答道,手忙脚乱的掏出按键机在上面翻看起来。好一会儿的功夫才报出了一串数字给牛根。

    拨通电话过去。接电话的依旧是一个年轻气盛的声音,不屑道:“谁啊?有什么事情?”

    “梁宏堂为什么被放出来了?你是忘记了当初我给你的警告了?”牛根面色阴沉如水,直奔主题质问道。

    “你谁啊?这么跟我说话。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张小军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惹得牛根本就愤怒的内心,更加爆炸了。冷哼道:“牛根!有印象吗?”

    “牛根?什么玩意?”张小军一脸不屑的回应道,不过随即,电话那端的张小军面色就为之一变,连忙道:“牛……牛牛哥?”

    如果张小军此刻就在牛根面前得话,别的不说,张小军这会儿绝对是已经躺在地上了,但是现在,牛根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梁宏堂为什么被放出来了?还有张翠娥到底有什么背景?让你这么忌惮?”

    “牛哥,梁宏堂不是我放的,是县里的人直接授意的,跟我可没关系啊!”张小军连忙辩解补充道:“对方来头不小,听说也是总局的人呢,我哪有手腕跟他们掰啊,放人那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吗?”

    “总局的人?”从警-察的嘴里吐出来总局二字,毫无疑问的就是警-察总局了。

    “对,对方很强势,直接以权压人让我放人,不然就放了我,没办法,我只能照做啊!”张小军依旧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为了在牛根面前洗清自己,还真是费心不小。

    牛根沉默了,目光犹如刀锋一般盯着门外,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一小时之内,带人到村子里来抓人!”

    “抓……抓抓人?抓谁?”张小军有些瞠目结舌,口齿不清的反问道。

    “梁宏堂!”牛根冷哼道:“一小时你不出现的话,我也有办法又让从现在的位置滚下来!”

    对于张小军这样的墙头草,牛根自然是不会给什么好脸色的,话音落下的同时就挂断了电话,任张小军还有什么理由都只能闭嘴了。

    毫无疑问的,对于张小军而言,这可是一道复杂的选择题啊,走错一步,都有可能是万劫不复之地。

    挂断电话之后,牛根紧接着就又拨了一个号码过去,接通电话的那一瞬间,对方就传来爽朗的笑声:“臭小子,怎么想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李叔叔,你们总局那边这半月时间,有谁到过亭林镇警所的?”牛根直奔主题,连寒暄的过程都免了。

    “亭林镇警所?”李庆虎有些愣神,自语道:“谁好端端的会跑那种地方去啊?”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回过神来的李庆虎这才连忙追问了一句。

    牛根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人,沉默了一下走到房间外,仔细的向李庆虎说了一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气得李庆虎顿时就是猛地拍桌冷哼道:“这种事情,我一定会严查的,放心,十分钟,我就给你回复!”

    有李庆虎这句话,牛根放心了不少。

    该做的,牛根基本都做了,可绕是如此,牛根依旧眉头不展,不知道为什么,牛根总觉得,张翠娥保释梁宏堂出来,肯定是要对付自己的,可却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草药!”牛根猛地暗自与了一声,看着边上的郑建设问道:“草药种植方面没出什么问题吧?”

    “没啊!”郑建设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才开始投入试产,种子什么的都才刚购买回来,就连土地里都只播种了一部分呢。”

    牛根暗自松了一口气,静待事情发展得同时,也暗叹自己还好回来了一趟,不然的话,指不定张翠娥他们会使出什么鬼招呢。

    十分钟之后,李庆虎的电话如约回复到牛根的手机上,经查核,确实有人在最近半月到过亭林镇,身份地位在总局里面还不算太低。

    心下了然的牛根这才释然的点了点头,至少,在这个问题上,牛根不至于被打得措手不及那就对了。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牛根不确定张小军会不会来,不过,牛根可以确定的是,张小军今天不来,他警-察头头的位置,也坐到底了。

    很快,警车的声音传入了牛根的耳中,让房间内几人都一下子站了起来,尤其是郑建设,更是兴奋的大叫道:“这个张小军看样子还是畏惧牛哥,果然乖乖来了。”

    就连牛根的嘴角处,也是不置可否的勾勒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冷哼道:“区区一个梁宏堂,我能让他进去一次,就能让他进去第二次!”

    警车在村口停下,引来了不少村民的驻足围观,一路跟随着张小军赶到了牛家门口,议论纷纷。

    这一幕,也让牛根不禁轻皱了一下眉头,看着张小军脸上挂着的淡笑,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轻哼道:“张警官,让你去抓人,你带着队伍跑到我家来是几个意思呢?”

    “当然是接到有人报案,所以前来‘请’你到所里做做客呗!”张小军阴阳怪气的说道,顺便大手一挥就招呼着身后的警员上前将牛根死死的控制住。

    “看样子,你是已经决定要站到张翠娥他们那边了?”牛根冷哼了一声,轻笑道:“就不怕到头来输得一塌糊涂?”

    “身为一名警-察,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至于你说的什么站队,我听不懂!”张小军能够摸爬打滚到这一步,至少可以证明他不傻,所以话不多说,直接招收道:“带走!”

    “小牛!”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可是急坏了林蓉和苗桂花!

    牛根连忙使了一个安心的眼神,制止了林蓉和苗桂花的胡来,这才将目光落到了张小军的身上,笑问道:“张警官,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让你连逮捕令都不出示一下就要把我押走啊?”

    “哦?你还不知道啊?”张小军玩味的看着牛根,从身边的警员手中拿过逮捕令展开,冷哼道:“牛根,借助种植草药之便,在村民家中藏匿罂粟的种子!这个罪名够吗?”

    “是张翠娥教你这么说的?”牛根冷哼一声,质问道。

    牛根有猜测到张翠娥肯定会拿种植草药的土地来做文章,但是想不到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现在看来,牛根倒是还真小瞧了张翠娥,连罂粟这玩意都能想出来。

    不用问,牛根也能够猜到,张小军口中的罂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不然的话,也不会导致自己被逮捕了。

    “你要是再……”张小军瞪了牛根一眼,话还没有说完,身后就挤出一个女人,冷哼道:“自己做坏事被发现,怎么?还想讹到我头上?”

    “是不是你讹你我不知道,不过,我却很清楚你身后的张兴安这一次是保不了你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进去陪你的男人,顺便还陪你的情人一起把牢底坐穿了!”

    张翠娥的出现,牛根就觉得不意外了,一脸淡然说道的同时,也暗叹这个张兴安的口味是他娘的得有多重啊?连张翠娥这样的女人都不放过……

    牛根的一句话,让张翠娥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一脸愤怒的盯着牛根,压低声音咆哮道:“你怎么知道张兴安这个人的?”

    “哟,我这随便一猜,还真猜对了?”牛根做出一副意外之喜的表情看着张翠娥,笑着摇了摇头道:“最多半小时,县里面就会来人,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能够简单粗暴的解决的问题,牛根才不想拐弯抹角呢,嘴角一撇,直接就淡然告知道。

    “你放屁!”张小军都被牛根给吓到了,立马就是一阵辩解:“老子也是警-察,你以为县里面来人就能逮捕我了不成?信不信我现在再给你加一条罪名?恐吓警-察啊?”

    牛根闭嘴,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反正震慑力已经在张小军他们的心中形成,尤其是张翠娥,这会儿直接就愣住了。

    张兴安这个名字,张翠娥可以保证,整个村子知道的人都不会有第二个,但是牛根为什么会知道?张翠娥想不通,也不敢想。

    “对了,张警官,你刚才说我藏匿罂粟种子,在谁家啊?能带我去现场指认一下?”牛根玩味的看着张小军问道。

    在张小军他们来之前,牛根确实让李庆虎派人往这边赶来,其目的也只是为了留一招后手而已,现在看来,却没想到成了牛根出奇制胜的手段了。

    自然,牛根怎么说也是不能这么轻松的就离开了,不然这场好戏他还表演给谁看呢?

    不管怎么说,牛根也要让张小军明白明白,站错了队伍,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