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不一样的治疗

    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推开房间的大门,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李家老爷子李道仁,这倒是让牛根忍不住轻愣了一下。尤其是看着二指轻扣在林清泉脉搏位置的李道仁。牛根更是忍不住轻皱了一下眉头。

    “李老爷子还会把脉?”牛根好奇的问道。

    “不会!”李道仁摇了摇头。笑道:“把脉,我是不会。不过渡气,我倒是在行。”

    “渡气?”牛根一脸茫然的看着李道仁,这个名词他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尤其这个词带来的新鲜感,更是让牛根有种想要刨根究底的想法。

    “想学?”李道仁一脸玩味的看着牛根,撇嘴笑道:“跟着你师傅这么久了。难道他都没有跟你说过劲气和渡气吗?”

    牛根摇了摇头,从始至终,乌飞昂一个字没有提到过关于这方面的事情。至于为什么,牛根不清楚,也没有想过要去询问。

    “看样子,你师傅并不想你这么早踏入这一门道!”李道仁笑了笑。同样身为习武之人,他自然是更清楚乌飞昂的用意,当然。这也只是李道仁的揣度而已。至于是不是这样,李道仁也不清楚。

    看着牛根默不作声的模样,李道仁也是沉默片刻之后。继续开口道:“如果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不过你师傅那边。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好一会儿的功夫,牛根嘴角处才咧开,露出一丝笑容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还是不用了。”

    “你小子果然和别人不一样,同样是作为一个习武人士,很少有人能够抵抗住这样的诱惑。”李道仁笑了笑,对牛根不由得又高看了一分,就连边上的林跃然也只有暗叹的份。

    虽然林跃然不习武,但是他身边却不乏习武的人,劲气和渡气这个词,他知道,只能说他心思不在这上面。

    “先看病吧!”牛根淡然一笑,不置可否,李道仁也主动让出了位置。

    二指轻扣脉搏,牛根一脸凝重,看着已经昏迷属于昏迷不醒的林清泉,牛根诧异的目光落到了李道仁的身上,缓缓道:“看样子,我拒绝了学习渡气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啊?”

    “我觉得是这样。”李道仁不置可否一笑,道:“当初我能够吊着命不死,就是因为我能够用自身的劲气护体,而今天林清泉之所以还没有死,主要是因为我的一部分劲气渡入了他的体内,不然的话,恐怕昨天就已经到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牛根点头,从刚才的脉象,牛根自然是看出了端疑的,不然也不会突兀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取出银针,牛根没有要在与李道仁寒暄的意思,看了一眼边上的肖奈何,凝眉道:“三百年前牟氏自创的叶脉十二针,你知道吗?”

    “三百年前?牟氏?”牛根的话音刚落,肖奈何就是一幅似曾相识的感觉,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道:“你说的牟氏,是牟文生?”

    “看样子你是知道了。”牛根笑了笑,脸上多少要轻松几分,不过,还没有来得急好好的高兴一下,肖奈何就又补充道:“可是这叶脉十二针为什么我闻所未闻?您真确定是牟文生所创?”

    “……”一脸黑线的牛根深刻的体会到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这他娘的不就是吗?

    牛根不想给肖奈何解释什么,只是指了指肖奈何手中的草药,道:“除了天灵草,其余的研磨成粉。”

    “我靠……”肖奈何一脸黑线的看着牛根,无语道:“师傅,您这不是在坑我吗?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在店里的时候就跟我说呢?”

    “这和你坑我不是一样的吗?”牛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记住,碾磨成粉之后,只取最上面的一层,用水调和成泥状,在送到我面前。”

    看着肖奈何一脸不悦的幽怨小眼神,牛根嘴角一撇,淡然道:“当然了,你也可以来给林老爷子施针,我去做这些事情。”

    话音刚落,肖奈何就没跑没影了,开玩笑,让肖奈何给林清泉施针,那不纯粹是搞笑吗?

    用肖奈何心头此刻的一句话,那就是老子惹不起,我他娘的还躲不起吗?靠……

    解开林清泉面上的衣服,虽然已经人生七十古来稀,但是这身板,却还是相当的不错,至少,如果不是肺癌缠身的话,林清泉还是相当硬朗的。

    轻取一根银针出来,牛根目光凝然,找准了林清泉的咽喉位置,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是一针落下,一瞬间,林清泉整个人面色一阵惨白。

    “见血封喉!”李道仁自语了一声,一脸凝重而又疑惑的看着牛根,显然没有弄明白牛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见血封喉本身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树,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直接死亡,然而李道仁口中的见血封喉,显然不会是这个意思。

    “没错,就是见血封喉,先封住林老爷子的咽喉,在顺游之下,左心脏,右新房,心肺胃脾,逐一废除!”牛根一阵接连着一针,不间断的扎在林清泉的身子上。

    “叶脉十二针。”看着牛根一次落针的顺序已经每一次落针的位置,李道仁轻皱眉头之余也忍不住自语呢-喃道:“叶脉,难道指的是树叶的经脉?”

    “也是人的经脉!”牛根顺便补充了一句,看样子,李道仁不去学医倒是枉费了人才啊,只是跟着牛根游走的踪迹看了几眼就察觉出了端疑。

    “所以说,这叶脉十二针控制了一个人身体上所有热的生死位置。”李道仁一脸骇然的看着牛根,声音放缓了几分道:“如果稍有差错的话,岂不是就……”

    李道仁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却是谁都能明白的,一旦有差错的话,那么等待治疗的人估计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牛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苦笑道:“确实是这样不假,可林老爷子作为肺癌晚期,这是治疗的唯一办法。”

    十二针一次落下,从上到下,十二个人体至关重要的部位,全部被牛根给扎了一遍,银针数量虽然只用到十二根,但是每一针,却都是有可能因为一个很小的差池而毙命。

    可以想象,施展这套针法,施针的人到底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才能行啊?

    很快,将草药碾磨成粉的肖奈何和用一个小碗端到了牛根的面前,看着稀释得还算是有几分粘稠的草药粉墨,牛根点了点头,取出新的银针,用针头在碗里搅合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换下了林清泉喉咙位置的那根银针。

    所有人都没有弄明白牛根的做法,但是牛根却已经轻捻着银针深入了林清泉的咽喉,不仅如此,一针落下之后,牛根没有任何由于的就开始了第二针。

    前前后后,牛根一共替换了四根银针,分别是咽喉,心脏,肺部,脚心!

    “天灵草呢?”做完这一切之后的牛根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抹了一下额头溢出的冷汗,看了一眼肖奈何问道。

    可以看出,在刚才的施针过程,牛根虽然始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但是可以见得,牛根的脑海之中,依旧是紧绷着一根弦的。

    当初要天灵草的时候,牛根就已经说过,这天灵草的作用,不在于治疗,而在于巩固,就好像是一个词所说的那样,固本培元!

    没错,叶脉十二针虽然能够彻底根治林清泉的肺癌,但是同样的,却难保林清泉不会再一次的犯病,人老了,就算是没有肺癌,那换做肝癌,肾癌呢?下场不都是如出一辙吗?

    牛根肯定是想一劳永逸喽,当然,相信在这个问题上,林清泉的想法和牛根一定会不谋而合的。

    所以,天灵草的作用显得极为重要,那就是保证林清泉接下来的几年或者是十几年的时间里,再次惹上癌症的几率大幅度的减小。

    将天灵草在指尖不断的碾压,直到有青色的液体从指尖滑落的时候,牛根顺势滴入了银针的尾部,看着液体迅速顺着银针滚落,直到没入身体不见,牛根嘴角处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余下的几根银针牛根照葫芦画瓢,一个不缺。

    牛根相信,有其他几味草药的中和,天灵草的毒性会被掩盖住,留下的,只是百利而无一害。

    将手中的事情做完,牛根这才算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拍拍手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林跃然,道:“林叔叔,您最好寸步不离的守在林老爷子身边,银针的位置,任何人都不能动,一个小时之后,我会来去掉银针。”

    “你的意思是我爸他没事了?”林跃然有些木纳,显然是没有回过神来,一般而言,站在西医的角度来讲,不都是需要划上两刀,然后切除一点什么,才算是治疗过吗?

    “林叔叔,我劝您千万别将中西医混为一谈,虽然他们有相似之处,但仅仅也是相似之处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而发展不过百年的西医,想要超越拥有千年传承的中医,这不仅仅是时间问题。”

    在牛根看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没有父母的同意,就算是自己也不能胡乱的让人给自己开刀,而中医就是很好的秉承了这点。

    所以,面对林跃然的疑惑,牛根不得不多说几句。

    “当然了,林老爷子能不能醒过来,我不敢保证,不过,我却是觉得有八成的把握!”牛根笑了笑,转身就离开了房间,显然,对于自己的医术,牛根还真没有什么太大的担忧。

    “我靠,师傅真是帅啊!”肖奈何就好像是怀-春的小姑娘家一般,一脸崇拜的看着牛根。

    “滚……”牛根一脸黑线的臭骂了一句,他算是看出来了,和肖奈何相处的时间越久,这货就越发的老不正经……

    http://www.qianqianxs.com" target="_blank">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完结点击榜首(青春期)朝三暮五著http://m.bikuge.com/book/9374/点击连接即可完整阅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