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大哥我错了

    “云儿!”奔驰停下来的第一时间,牛根想到的就是身边的谭惜云,看着已然昏迷的后者。牛根立马二指轻扣脉搏。在得知无事之后。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解下安全带,牛根将谭惜云搂入怀中。艰难的踹开了身边的车门,本意是打算看一看警车内的人怎么样了,毕竟。刚才尾部撞击的那一下,威力也不小。

    不过,刚下车。牛根的眉头就忍不住轻皱了起来,原因无他,大货车竟然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马路边上。

    “有趣!”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场蓄意谋杀还是刹车失灵造成的事故,已经相当明显了。

    不过,似乎也是由于牛根的突然插手,让这件事情横生了变故不说。让生生的打了大货车一个措手不及,看着好半天都没有人下来的大货车,牛根就知道对方估计也被晃荡得不轻。

    站在警车的边上。牛根瞥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嘴巴立马就微张了几分,啧啧道:“还真是你这只母暴龙?”

    这话,牛根显然是不会让驾驶位置上的唐溪璐听到的。倒是显得很关切的样子问道:“唐警官。你没事吧?”

    “牛根?”被牛根这么一诈唬,唐溪璐闭着的眉目轻挑了两下。好半天之后才艰难的松开,睁眼看着牛根,有些力不从心的回应道:“你……你怎么在这儿?”

    “刚巧路过啊!”牛根一本正经的回答道,顺便打开了车门,小心翼翼的道:“要是没事的话,就先下来吧,我怀疑对面那辆大货车是蓄意谋杀!”

    这话,就算是身为警察的唐溪璐也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好像是今天这样,如果不是因为碰巧遇到了牛根,唐溪璐不敢想象自己的下场。

    “好!”唐溪璐当即就回复道,不过刚想要抽脚离开驾驶位置的时候,一股剧烈的疼痛感却是顿时席卷全身,让唐溪璐猛地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双腿好像卡在车里面了!”唐溪璐一副哭丧着脸看着牛根,话语中,多少还是有几分颤抖之意。

    说到底,唐溪璐始终都是一个女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做到完全的泰然自若,跟一没事人一样,显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在牛根看来,唐溪璐这份定力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至少,要是换做其他女人,估计早哀嚎着祈求牛根救她了。

    “很严重吗?”牛根随口就问了一句跟白痴一样的话,自然也不出意外的换来了唐溪璐一个白眼,冷哼道:“要是不严重我会出不来?”

    “那怎么办?”牛根继续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气得唐溪璐都忍不住想要砸车了,没好气的叫骂道:“当然是报警了,你他娘的是不是猪啊?”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要是不救你的话,你现在还指不定是在玉帝老儿或者阎王爷哪儿报道呢!”牛根嘴角一撇,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那我感谢你啊!”唐溪璐一脸恶相的瞪了牛根一眼,咬牙切齿的回应了一句,又在心中补充了一句:“我感谢你八辈祖宗啊!”

    看着一脸不情愿的唐溪璐,牛根这才慢拖拖的掏出了手机,目光顺便瞅了一眼四周,眉头立马就轻皱了起来,小声道:“把云儿放到副驾驶去,大货车上的人下来了,看样子,是想确定你死没有,我先应付一下,报警你自己报!”

    牛根将手机扔到唐溪璐怀中就走开了,让得还想要说点什么的唐溪璐就生生的憋在喉咙了。

    “这人,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坏嘛,至少,还是相当男子汉的啊……”看着牛根绕道车另外一边的牛根,唐溪璐有些出神的看着牛根的后背自语了两声。

    估计这话要是让牛根听到了,非得一巴掌摔到唐溪璐脸上,然后大声的告诉她:“男子汉?不存在的,老子一直都相当男子汉,你看到的,只是我帅气的惊鸿一影而已!”

    人不装逼枉少年,牛根总是能够很好的诠释这句话,就好像这会儿已经站到了警车前面的牛根一般,叼着一支烟,拽得跟黑-帮老大一般,架子十足。

    “真是晦气死了,刚才谁他娘的瞎了狗眼不会开车啊,横冲直撞的,不怕死啊?”一个中年男人恶狠狠的咆哮了起来,顺便瞅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小弟道:“去给我看看那辆车上的人死了没,没死的话给我拖下来踩两脚,消消气!”

    “别找了!”看着蠢得跟一头猪一样的对方,牛根一脸无趣的摇了摇头,随口插嘴了一句。

    “你他娘的又是谁?”中年男人这嘴上实在是有点不积德,对谁都是一口一个妈的,一个一个他娘的,这让牛根不禁顿时就轻皱了眉头。

    “那车上的人!”牛根嘴角一撇,斜眼瞅了一下已经有几分变形的奔驰。

    “干!他娘的,你就是那个开车瞎了狗眼,横冲直撞的傻逼?”中年男人的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一言不合就将牛根连带他母亲前前后后的给问候好几遍了。

    “傻逼说谁?”牛根算是看出来了,面前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货色。

    “傻逼说你!”这不,中年男人当即就回驳了一句,愣是让牛根和他身边的几个青年小混混都给看傻眼了。

    “厉害,厉害!”牛根不禁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惹不起的模样。

    “黑哥,他骂你傻逼!”终于,边上的一个小混混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只能苦笑着提醒道。

    “嗯?”中年男人这才仔细回味了一下刚才的对话,眉头立马就紧皱了起来,一脸的草泥马,气鼓鼓的咆哮道:“逞口舌之利?给我干他!”

    “等一下!”牛根双手一摆,一脸凝重的看着几人,然后才嘿嘿笑道:“打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是谁?他娘的总不能平白无故让人给揍一顿吧?”

    “哈哈哈哈……你小子可真是有趣!”中年男人一脸畅然的看着牛根,大声道:“给爷爷记住了,老子是北门黑哥,以后看见我,就绕道走,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北门?”牛根轻皱了一下眉头,看样子,这北门还真是对唐溪璐下手啊,也不知道后者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这么牛逼,不惜让北门的人直接灭口。

    “吓到了?我告诉你,你北门爷爷在此,要不是今天的任务是你后面的那个警-察妞,我非打死你不可!”中年男人扬了扬拳头,一脸的嚣张与不屑。

    “白痴!”牛根轻哼了一声,手中已经多了几根银针,看着已经冲过来的几个青年小混混,牛根没有任何的犹豫,银针在手,一飞而出。

    下一刻,刚跑出还没几步的几个混混就生生的愣在了原地,那模样,分明就好像是中邪了一般,愣是整齐得如出一辙,甚至于其中一人还因为冲击力带来的惯性,被牛根定住了之后,硬生生的给摔了一个狗吃屎。

    没有双手的支撑来缓解摔下的冲击力,可以想象一下等待他的会是怎样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

    也许是觉得开着大货车去撞人这样的事情是十拿九稳的,所以这一次北门并没有派出几个人,尤其是遇到这么‘憨厚’的黑哥,那更是让他们‘如虎添翼’。

    却哪儿会想到事情横生变故不说,连黑哥身边唯一的几个小混混,还没有走到牛根面前,就给萎了。

    “一个个抽什么神经啊?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黑哥大声的咆哮道,那气得恨不得跺脚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有些想笑。

    只可惜,黑哥的叫喊显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几个小混混,该是什么姿势,那就是什么姿势。

    “就是你一个人喽,要不,我们单练一下?”牛根玩味的看着面前的黑哥,活动了一下筋骨,咔咔作响的指关节,配上牛根一副阴狠的模样,看上去还真是准备先下手为强。

    “我我……我可是北门黑哥,你要是我动我,那可就是相当于在拿捏北门,你要想清楚啊!”

    黑哥干咽了一口唾沫,不用问也知道,他这是萎了,他就算是在傻逼,也多少能够猜到,面前的几个小混混一动不动的结果,即便不是牛根做的,但也觉得和牛根脱不了干系。

    “拿捏北门?”牛根笑了,面色是真的有些阴沉,冷哼道:“区区北门,我迟早会拿捏它的,不过现在,你先陪我练练手!”

    之所以下来黑哥,在牛根看来,也只是想试一试自己的这几天来练习零散招式罢了,看看在制敌上面,到底有没有奇效。

    可牛根哪儿会猜到,这黑哥不仅是个傻逼,而且还是一个仗着身边的小混混才能装逼的傻逼,实在是让牛根有些失望。

    “大哥,我错了!”威胁不成,但是反被威胁,而且,这会让的黑哥已经直接‘噗通’一声跪下来了,一个劲的求饶。

    这戏剧的一幕,让牛根还真是有些缓不过神来,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黑哥,无语道:“他娘的,做人还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节操呢?”

    “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想要谋杀一个警-察?”要知道,在华夏这片土地上,杀警-察,那绝对是死罪,可即便如此,黑哥还敢做,如果不是脑子傻逼到了一定的地步,那就是有着非做不可的理由了。

    “我……”黑哥明显迟疑了,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牛根,好一会儿才哭丧着一张脸道:“北门门主下达的命令,我哪儿知道那么多为什么啊!”

    “靠!”牛根算是彻底无语了,一脸黑线的看着黑哥,郁闷的嘀咕道:“老子怎么说也是在审问你好吧?给点面子配合一下能死?”

    看黑哥这连基本的撒谎都不会的样子,牛根也算是确信,自己他娘的是真的遇到傻逼了。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