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是你逼我的

    僵持不下,牛根不让位,身为服务生。总不能平白无故的赶顾客走人吧?这无奈之下。服务生只能去向大堂经理做汇报。

    毕竟。这个问题可大可小,一旦他们口中的言少发怒了。那么服务生毫无例外的就是罪魁祸首,免不了一番臭骂或者是辞职。

    “你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吃个饭都有人找麻烦?”牛根的手机发出了一声清脆提示音,接收到的短信不用问也知道是边上的楚雪峰发过来了的。

    回复楚雪峰之余。牛根也顺便想柳青月问道:“这个言少,什么来头?”

    “我到大化县的时间还不如你多,你问我。我问谁去啊?”柳青月一脸黑线的看了一眼宛若智障的牛根,没好气的回应道:“不过,我估计八成不是什么好人。”

    很快。牛根收到了楚雪峰的回信,仔细的看了一番,倒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言少确实还真是有几分来头啊。

    “大化县言家。做电子器材起价,在大化县设有工厂,不管是算人脉还是钱力。都能在大化县排前十?”牛根将楚雪峰的回复读出了声音。别说,这一次好像还真是踢到一块铁板了。

    “你怎么知道的?”柳青月一脸狐疑的看了牛根一眼,皱眉道:“你就知道你说的和服务生口中的言少是同一个人不成?”

    “十有八-九了!”在这些问题上。牛根还是相信楚雪峰说法的。毕竟,要论混迹的圈子而言。楚雪峰不知道比他牛根强到什么地步。

    “你能摆平?”牛根顺着楚雪峰发过来的短信回复了一句,还没有来得及关掉信息软件,就看到了两个字弹出来:“不能!”

    “具体的等会再看吧,毕竟我不是大化县人,猛龙不过江,这个言兴腾要真是不给面子的话,我也没办法。”在短信的后面还接了一封短信。

    “有趣了!”牛根的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自语呢-喃到:“言兴腾,这名字倒是一个好名字,就是不知道为人如何了。”

    ……

    收银台前,言兴腾带着身边浓妆艳抹,年龄明显比言兴腾自己还要大上两岁的女人将目光落到了牛根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顿时就忍不住轻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没人?”言兴腾的面色顿时就阴沉下来,冷冷的目光落到了边上的大堂经理身上。

    “言少,您放心,我马上处理!”大堂经理心头顿时一慌神,在想言兴腾保证之后,一脸没好气的瞪了身边的服务苏一眼,咆哮道:“那一桌的人为什么不走?这么简单的一点小事都搞不定?”

    默不作声的服务生哪儿还敢说话啊?只能低着脑袋听训,毕竟,这一幕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

    话音落下,大堂经理挺着好像是怀孕了一般的大肚子向着牛根位置走去,看着依旧犹如没事人一般用餐的牛根两人,大堂经理还是都先礼后兵笑道:“二位,用餐还算是满意?”

    “满意?”牛根轻哼了一声,玩味的看了大堂经理一眼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就是这个牛排馆的负责人了吧?”

    “没错,是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大堂经理点了点头,能够对牛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让他座,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确实有一事需要麻烦你帮助一下!”牛根轻撇嘴角,目光在环顾了一圈之后,顺势落到收银台边上正有着高规格对待的言兴腾,轻笑道:“你们这儿好像来了一个言少,要抢我位置啊?”

    “先生,你看你这话说的,怎么叫做抢呢?这位置本身就是属于言少的,你看你牛排也吃得差不多了,风景最美的时候也被你们一览风采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大堂经理倒是头头是道的反驳了一下牛根的话语,并且,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明显对牛根不太满意。

    这话,可是真让牛根忍不住乐了,哭笑不得的道:“这么说来,你这是在赶我走喽?”

    “哪能啊?”大堂经理连忙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的回应道:“你们是顾客,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能赶你们走啊是不是?”

    牛根没有说话,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嘴皮子玩得挺溜的大堂经理继续补充道:“不过,虽然我不会赶你们走,但是,待会儿耗光了言少的耐性,要直接仍你们出去,那可就怨不得本店了。”

    “那就让他来吧!”牛根笑了笑,摇晃了一下杯中的红酒,怡然不惧的盯着大堂经理,顺便补充了一句:“记得告诉他,这位置,他要是亲自过来,或许我还真能大发慈悲让给他!”

    “大化县,有脾气这么对言少说话的人不多,希望你是其中的一个!”大堂经理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将牛根的话添油加醋的向言兴腾说了一番,后者立马就是一声冷哼,目光犹如薄锋一般看着落地窗边的牛根,轻哼一声道:“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起身,没有任何迟疑的,言兴腾向着牛根的位置走去,不过目光倒是一下子就被牛根对面的柳青月给吸引住了,忍不住暗自感叹道:“想不到,这样的屌丝身边,还能有这么美艳的女人,真是暴殄天物!”

    “你让我过来,想好怎么面对我了吗?”站在牛根和柳青月餐桌面前,言兴腾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言少?”牛根轻挑眉头,看着面前面目还算是有几分清秀牛根,撇嘴道:“想不到啊,为了这一个位置,你还真过来了,啧啧啧……”

    嘲讽的意思相当明确,言兴腾又怎么可能听不懂呢?

    “你要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教会你!”出乎牛根预料的是,言兴腾并没有怒意,只是淡然的看着牛根,一字一句的回应道。

    “请赐教!”牛根双手抱拳,缓缓起身,倒是还真有几分认真的看着言兴腾。

    “嗯?”牛根步步紧逼的做法,还真是让言兴腾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目光冷冷的看着牛根,不悦道:“你这是在逼我?”

    言兴腾确实没有想到,牛根如此步步紧逼不说,并且那一副玩味的笑容,分明就是在不断的挑衅言兴腾的底线,这让得一直以来都是去玩弄别人的言兴腾怎们能忍呢?

    “不是你先逼我的吗?”磨嘴皮子?牛根何曾畏惧过呢?一语落下,面色就阴沉起来了,冷哼道:“位置,自己不预定,仗着自己身份牛逼就以为所有人都会想他这样的哈巴狗让着你是吗?”

    牛根说话之余,顺手指向了边上的大堂经理,这才继续补充道:“不过抱歉,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至少,在我这儿,你是打错了。”

    第一次,这是言兴腾第一次觉得,在大化县这一亩三分地,被一个同龄人给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你他娘的信不信我今天让你横着从这里出去?”陪牛根继续玩闹?言兴腾没这个脸皮,顿时那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脸色下,开口就是一番恶狠狠的威胁。

    “言少!”牛根的边上位置,楚雪峰最终还是站起身来,看了言兴腾一眼,有些不太乐意的道:“在大化县这一亩三分地,我叫你一声言少,所以,我也希望给我一个面子,别和我这兄弟斤斤计较。”

    “楚雪峰?”很显然,言兴腾是认识楚雪峰的,至少,在楚雪峰站起来至于,言兴腾明显的愣了愣神。

    “想不到一面之缘而已,言少还能记得我。”楚雪峰笑了笑,这番话也算是奉承了吧?

    “临城来的商业世家富二代,就算是我想忘记,也没那么容易啊!”言兴腾阴阳怪气的看着楚雪峰,话语虽然有些怪异,不过刚才所迸发出来的那股子狠劲,倒是收敛了不少。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话音刚落下,都还没有给楚雪峰说话的机会,言兴腾就又补充道:“不过,如果看你的意思,是想要为这傻子出头了?”

    “当然不是了!”楚雪峰双掌悄然间已经捏紧成拳,皮笑肉不笑的摇了摇头,撇嘴道:“我这兄弟虽然不才,但也还不是区区一个言少能够动得了的,之所以要劝你收手,其实是为了你好!”

    “有趣!”言兴腾的目光重新落到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神色的牛根,再结合楚雪峰的一番话,心头倒是有几分惊疑不定起来。

    “我言少,在大化县这一亩三分地,还没人敢跟我说不。”言兴腾不动声色的将目光在牛根和楚雪峰两人身上徘徊,补充道:“你这兄弟还是第一个,要是传出去了,让我这面子往哪儿搁啊?”

    “你的面子,很值钱吗?”言兴腾的话音刚落下,又是一道声音在几人的边上响起。

    这一下,就算是牛根都忍不住侧目了一下,今天跟在牛根身边的,就楚雪峰一个熟人,这会儿能够站出来给牛根出头的,不看看,牛根还真想不到的是谁。

    “林叔?”牛根的目光落到言兴腾后面的中年男人,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带着小女朋友来吃烛光晚餐呢?”牛根口中的林叔,自然就是林清泉的儿子林跃然,上次在李家别墅和牛根有过一番交谈,并且还相当赏识牛根的林氏地产总裁了。

    “林叔说笑了!”牛根俏脸一红,看着边上更是直接别过了脑袋的柳青月,苦笑了一声。

    不过,说归说闹归闹,林跃然的出现,还真是让牛根有些意外,尤其是看这一副架势,分明就是要大蒜味自己强出头啊。

    “林跃然?”言兴腾的目光也是在林跃然开口的一瞬间投射了过去,看了一眼就,眉头顿时就深皱了起来。

    他很清楚吗,今天的事情,恐怕真的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结束的了!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