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不简单的汪正国

    站在空旷的天楼上,苦笑这楼顶虽然能够一览大化县半数的夜景,但是这拂面而来的却不是牛根臆想之中的清风。而是他娘的滚滚热浪啊!

    就算是夜幕已然初升。但是白天已经被烤得都快要熟透了的大地。热气正上升呢,没有空调可吹的牛根他们。只能忍受一下热意的煎熬了。

    “臭小子,你说说你送我那药丸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啊?”牛根的身边,汪正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过来了。不用问也知道刚才那个空档,汪正国肯定是放药丸去了。

    毕竟,牛根已经告诉他了。这药丸没有其他的功效,也没有什么电视剧里面那种能够起死回生的独特功效,但是唯独有一点。那就是能够避百毒!

    换言之,牛根送给汪正国的药丸唯一的作用就是有百毒不侵的奇效!

    面对汪正国的疑问,牛根撇嘴轻笑了一声,饶有兴趣的看着汪正国会问道:“什么意思。难道汪叔叔自己不清楚吗?干什么还要明知故问呢?”

    “这么说来,当初有人对我下毒的事情你也想清楚了?”牛根的回答倒是让汪正国不禁有些诧异的多看了牛根两眼,这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牛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着国字脸的汪正国。一身浩然正气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道:“救你的时候没有想通。因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大化县成立市级城市在即。而汪叔叔作为刚到任的县委书-记,试问,大化县一旦立市,汪叔叔的地位……”

    轻挑眉头的牛根正意味深长的看着汪正国笑了起来,那没有说完的话,但是所要表达的意思,却已经是相当的明显,至少,在两人都是聪明人的情况下,已经不言而喻了。

    “那你觉得,我这毒,谁下的?”汪正国自然是明白牛根的意思,不过对于牛根的这逻辑思维能力,倒是微微的有些小惊讶。

    这个问题,牛根不出意外的沉默了下来,凝眉紧皱的样子,看样子一时之间也似乎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大化县的领导班子,我可不熟悉,这种事情,我怎么能够妄下断论呢?”最终,牛根哭笑不得的给自己找了一个搪塞词。

    当然,让汪正国比较意外的是,在牛根话音落下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你来大化县之后,以前的老书-记上哪儿任职去了?”

    这个问题汪正国没有接,只是苦笑着瞪了牛根一眼,笑道:“我是南方人,喜欢吃辣,臭小子,能承受得住不?”

    汪正国的这句话倒是让牛根忍不住轻愣了一下,盯着前者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了好一会儿的功夫,才试探性的回应道:“我可以理解为汪叔叔是空降到大化县的吗?”

    “我跟你说的是吃饭喜好,别跟我瞎扯!”汪正国满意的看着牛根,好一会儿之中才将目光收回,落向了远处的夜景,笑容收敛不少,缓缓道:“大化县立市,有轻重工业的扶持,怎么也是二级城市,这份前途,不可限量啊!”

    牛根没有接话,因为他很清楚,汪正国所要表达的,远远不止于此。

    果然,话音落下之后的汪正国在看了牛根一眼之后就又补充道:“只不过,如你所说,大化县明显有人不想让我待下去,所以,很多时候……”

    “汪叔叔放心,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不会推辞!”牛根笑了,直接就接过了汪正国的话茬补充了一句,这才让后者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了。

    不过,牛根的话也不尽如此,至少,在话音落下之后又补充道:“作为报偿,我希望汪叔叔能够一心为民,尤其是大化县的风气,您身为一把手,恐怕是责无旁贷!”

    “放心吧,这一次盐城市派人下来了,四门的问题,也必须解决,这是立市的根本!”汪正国点了点头。

    如此,牛根就放心了,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本就是他分内之事,更何况汪正国还是一个好官,牛根更是不会有任何异议。

    相信,等到四门解决之后,大化县立市,这里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一定会更高上一番的。

    当然了,牛根也觉得,自己操心得有点多了,最终只能苦笑着摇头,笑问道:“也不知阮姨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牛根口中的阮姨,自然就是汪正国的女人了,阮青莲,比起汪正国还要小上两岁呢,但是经商的头脑,可是被汪正国吹嘘得神乎其神。

    “还是那句话,南方的口味,辣死你!”汪正国笑了笑,刚和牛根两人齐齐转身,后面的柳青月就拉着谭惜云冒出来了,一脸烂笑的道:“牛根,汪叔叔,吃饭了!”

    “好!”两人应了一声,这才有说有笑的向着顶楼的露天饭桌走去。

    倒是汪正国忍不住打趣道:“从我调查的资料来看,青月这丫头,可也是江南的一枝花了,尤其是身后还有偌大的‘柳氏中药’,你小子可得把握好机会哦。”

    这话,牛根就真的报以无奈的苦笑了,他和柳青月,本来就不是同路人,更别说已经有了马小玲的牛根。

    不过,牛根倒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您说‘柳氏中药’很大?”

    “当然,在江南这个禁止重工业发展的风景城市,类似于制药这样的轻工业,前前后后不下百家,然而,即便是如此,‘柳氏中药’依旧能够跻身前十,你觉得,大不大?”

    汪正国玩味的看了牛根一眼,向着饭桌走去,没有在多说什么,倒是牛根,内心却是震撼不已。

    不得不说,汪正国口中的‘柳氏中药’吓到了牛根,现在,他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初柳曦和柳致远他们,都这么迫切的想要稳固住柳家内部了,现在想来,偌大的柳家,要真毁之一旦的话,确实可惜。

    只是,这么就没联系了,也不知道江南那边的‘柳氏中药’情况到底如何了,说起来,牛根除了关心眼前的事情,对其他的问题,还是注入精力太少啊。

    饭桌上,谭惜云坐在牛根和柳青月两人中间,以汪正国和阮青莲两人的年纪,说是牛根或者柳青月的父母,传出去也没人不信。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桌人看上去,倒更像是一次家人的内部聚餐。

    说实话,这样的景象,可是让从小就失去了父亲的牛根还真是有些怀恋,一时之间,竟微微的有些走神了。

    “想什么呢?你那内衣公司的事情,不打算拿出来说道说道了吗?”汪正国就在牛根的身边,看着关键时刻还发神的牛根,哭笑不得提醒的了一句。

    回过神来的牛根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目光落到了仅仅进门的时候见过一面的阮青莲,此刻,卸下了围裙的阮青莲倒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四十来岁的年龄,在化妆品的作用下,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年轻貌美,尤其是身为一个成功的经商认识,那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来的气质,也给人一种淡淡的压力感。

    “想不到阮姨不仅年轻貌美,竟然还做得一手好菜,说句讨汪叔叔嫌弃的话,有您这样的贤内助,可真是汪叔叔的福气啊!”

    牛根不太喜欢说奉承的话,但是不喜欢不代表不会,再者说来,阮青莲确实也配得上这一番话。

    “你这孩子嘴可真甜,老汪他要是敢嫌弃你,看我不家法伺候!”阮青莲抿嘴一笑,一举一动之中所透露出来的成熟女人韵味也是一点不少,让牛根都不禁暗道汪正国好福气。

    “阮姨说笑了!”牛根连忙回应道,这话音刚落下呢,就听到阮青莲补充一句道:“再说了,你不是也有一个这么好的贤内助吗?今天这顿晚饭啊,可是青月不少的功劳呢!”

    “你不是不会做饭吗?”牛根顿时就诧异了,不解的看着柳青月问道。

    “不会做饭还不会摘菜吗?真是的……”柳青月顿时就不悦的嘟囔起了小嘴,没好气的白了牛根一眼,幽怨的模样,分明是在表达对牛根的不满。

    一脸尴尬的牛根索性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不然的话,汪正国有没有被家法伺候牛根不知道,但是牛根却一定是逃不了一番家法伺候了。

    “好了,我们说说关于你那内衣公司的事情吧!”阮青莲替牛根解了围,直入主题道:“你内衣公司的来龙去脉,以及你独出心裁的创新方式,我都知道了。”

    牛根点头,没有接话,阮青莲也继续补充道:“我和老汪都觉得,还是相当具有投资价值的,说说吧,你需要我注资多少?”

    “公司有流动资金八百五十万,厂房的租赁是五百来万,设备的购买少不了百万,以及员工的开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得到阮姨您五百万的注资!”

    牛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说实话,如果是在以前让牛根提出五百万注资一家公司的话,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只要一想到五百万这么多钱,牛根就觉得自己一定是瞌睡没睡醒。

    就算是他娘的睡醒了,估计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也是颤颤巍巍的。

    毕竟,一旦注资之后,公司失利,牛根根本不敢想象这五百万要以怎么样的方式去换给别人,就算是肉偿,估计也得肉偿一辈子才行。

    就算是现在,牛根也依旧有担忧,但是他更敢放手一搏,至少,一旦成功了,牛根不敢想象未来的道路将是多么的宽敞。

    作为一个医生,牛根有医德,治病救人可以不为钱财,但是作为农村人,穷人,牛根一样有追名逐利的权利,这两者,并不冲突。

    当然,不置可否的一点,那就是因为牛根如今所站立的高度不一样了,让他有这个资本!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