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我找包小姐

    对于从柳致远离开开始,一直到被南门打进了医院为止的这段时间,牛根没有再接触到关于太极的东西。这不。时隔一周。再一次重操旧业,开始的时候。牛根还真有些不习惯。

    正如乌飞昂所说的,凌晨五点的夏季,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了。稳扎马步在这露天空坝子中,牛根面色面色凝重,直视远方。按照柳致远最初交给自己的吐纳方法,保持自己最大的体力。

    而这栋位于半山腰位置的别墅,在牛根扎马步之余。倒是可以品味一下日出东方的太阳是怎么将阳光洒满大地的,如此劳逸结合,倒是让牛根也不觉得时间过得有多慢。

    倒是乌飞昂实在是比较有些清闲,这会儿已经跑到别墅后面的菜园子里播种种菜了。这他娘的昨天刚租下来的别墅,估计用不了几天,都能吃上自己的种的菜了……

    而对于牛根来说。两个半小时。刚好是柳青月和谭惜云她们起床吃早饭的时间,如此紧凑的时间规划,还真是没=给牛根留下一点的空闲。

    “哟。这么早呐。就醒了?”在后面菜园子折腾了好半天时间的乌飞昂刚一回到别墅,就看到了已经起床的刘姨。

    在昨天租好了房子之后。乌飞昂第一件事情可就是将刘姨给叫过来了,要知道,牛根三人,不管是柳青月还是乌飞昂,都不是那种做饭的料,这要是没有刘姨的,饿死也是早晚的事情。

    “这会儿做好了早餐,柳总他们吃了还得去上班呢!”刘姨笑眯眯的回答道,然后径直就奔向了厨房。

    而重新回到了空坝子前的乌飞昂看了一眼还算是稳得住的牛根,眼眸之中自然是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然后,与牛根一样的,在相隔不到三五米的距离边上一样半蹲了下来。

    “吸收天地之灵气,润泽万物之魂魄!”边上,乌飞昂话语放缓,一字一句传入牛根的耳中:“万物遵循阴阳理性,知一理通百理,就是这样而来的!”

    牛根不明白,他觉得相比柳致远而言,乌飞昂的话语实在是要难以透彻得太多。

    或许,自觉地有哲理的话,根本就是不是那么简单易懂的吧,不然的话,想来柳致远在太极上的造诣,也不会赶不上乌飞昂了。

    “江南,人人习拳,不过,真正能够掌握到太极精妙,却连百里挑一都做不到,很多人领悟不到太极的精髓所在,就好像你柳叔叔,是一样的!”

    微微侧目的乌飞昂似乎看穿了牛根此刻心头的想法一般,倒是不能牛根开口就直接说了几句。

    随即,乌飞昂的动手收敛了几分,大腿延伸开几分,双臂随之舞动,手掌配合着身体的动作与之变化,简单的三个动作,即便是被乌飞昂以慢动作播放而出,却依旧给了牛根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一抓,一勾,一带,一穿!”乌飞昂目光扫了一眼认真看着自己的牛根,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随即,身子一转,在前三招没有怎么变动的情况,摇身就是一个侧推。

    “来,要不试试?”四招落下,乌飞昂示意牛根可以站直身子了,同时,也是相当玩味的看着牛根。

    “试试就试试!”在牛根看来,学武,哪儿还能有不挨打的不成?单单的用眼睛看,那看到的东西绝对是有限的,只有亲身经历了,用心去感受了,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到那一招一式的精妙绝伦之处,就好像乌飞昂刚才的那四招,看似简单,用蛮力就可以破之。

    然而,真正上手之后,牛根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实在是有些太异想天开了!

    一拳,牛根落到了乌飞昂的胸前,眼看就要拳拳到肉了,却是陡然就惊奇的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乌飞昂蠕动的身子在这一刻就好像是一团已经和好的面饼一般,韧性极高。

    一拳落空的牛根,这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是连乌飞昂的身子都没有碰到,然而,下一刻,牛根却是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就看到了乌飞昂那一把抓来的手臂。

    “靠!”牛根惊呼之余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这他娘的,动作好快,吓到牛根了。

    如乌飞昂所说的那般,一抓,一勾,这顺序乌飞昂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化,一把没能抓到牛根,反而更像是一个迷惑动作一般,在乌飞昂在手上动作变化的时候,牛根就暗道不妙。

    果然,下一刻,牛根只觉得自己手臂传来脱臼一般的疼痛感,下一刻,整个人就身不由己的站到了乌飞昂的身前。

    身形一转,乌飞昂根本没有给牛根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就是一掌落到了牛根的胸口位置。

    “噗……”一掌落下,牛根只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刚表演了一场胸口碎大石一般,那种清口水都要被打出来的感觉,真他娘的是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有资格说话啊。

    连连退后的十来步的牛根最后一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稳住自己的身形,最后愣是一屁-股就给坐到了地上不说,还顺势来了一个驴打滚。

    这幅狼狈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叫做不堪入目!

    “哇,爷爷好厉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院坝前大门口的谭婉儿这会儿也拍着小手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牛根,羞羞羞的在脸上比划了几下。

    “不是爷爷厉害,是你爸爸不行!”乌飞昂撇了撇嘴,笑着将谭惜云搂入了怀中,连看都没有多看牛根一眼的意思,直接就带着谭惜云转身进屋了,还一个劲的笑道:“走喽,吃完早餐上学去了。”

    倒是牛根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了起来,一脸黑线的看着已经进屋的乌飞昂,默默的问候了一下他老人家的女儿:“你才不行呢,真是的,老子一大男人,你跟我说不行?”

    “看什么呢?”端着一盆热水出现在牛根身前的柳青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这才补充道:“没事吧?洗洗脸吃饭了!”

    “谢……谢谢……”看着这么温顺的柳青月,牛根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呢。

    今天,开车的人已经由以往的牛根变成柳青月了,用牛根的话来说,这他娘的万一关键时候脚下一软,踩不住刹车直接就给飞出去了的话,那他娘可不是玩大发了?

    当然了,用柳青月的话来说,那就是没用,不行……

    跟着柳青月一起,牛根送谭惜云进入学校了之后,这才转身离开了,不过,却是没有要直接跟着谭惜云去公司的意思,因为,今天是牛根答应了马小玲,要送她离开大化县的日子。

    “你这几天很忙吗?”牛根要离开,柳青月却是有些不乐意了,没好气道:“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柳氏中药’的员工好吧,一天到晚有事没事就往外面跑,你拿着我给你的工资也是够心安的。”

    “……”一脸黑线面对柳青月这巧舌如簧的小嘴,还他娘的能说什么呢?

    “在公司也没事做,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的,我拿着工资也不心安啊!”牛根不敢直视柳青月的目光,却还是没能忍住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牛根这话声音太小,柳青月自然是没有听见的,不然的话,估计牛根又少不了一顿臭骂了,至少,说不定以后每个月的工资也只能跟着止血散的分成一般,全部如数充公了。

    “下午公司那边没什么事情,我们去逛一会儿吧,顺便,把你那破手机给我换了,真是的,放到公司里面都能够当喇叭用了的玩意,还当宝贝一样留着!”

    感觉到车内沉闷的气氛,柳青月也是没好气的白了牛根一眼之后,这才补充一句道:“身上没钱了吧?要多少?”

    “嗯?”这倒是让牛根忍不住微微一愣,没太弄明白柳青月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想要做什么?”牛根总觉得有些不太心安,所以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可真是气得柳青月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郁闷不已的回答道:“我能做什么?还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饿着了!”

    “我牛根是那种饿着……”牛根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自己给收回了,他忘了自己这会儿是去找马小玲而不是去内-衣公司这么一回事了,身上没钱,还真是不行。

    “如果你要是有多的,那拿五万给我吧,就当是止血散分成的钱好了!”牛根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那钱?已经充公了!”这话,柳青月还真没有骗他,不过,牛根这话倒是引起了柳青月的好奇,不解道:“这大清早的,你要五万去做什么?就算是要找包小姐聊聊人生,你就不能等到晚上?”

    “有就给我,没有就算了,找个屁的包小姐啊……”牛根觉得,现在不仅是谭惜云被带坏了,就连柳青月也没好到哪儿去。

    “给你!”柳青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交到牛根的手中,笑眯眯的道:“首先说明,这是你借的,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面扣除,直到扣完为止。”

    不用柳青月说,看她递过银行卡的那副表情,牛根就已经知道柳青月这心头都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了。

    下车,关上车门,牛根一脸挑-逗的看了柳青月一眼,笑道:“我可没有答应你要从工资里面扣除哦!”

    话音落下的牛根直接就逃之夭夭了,尤其是身后还传来楽柳青月那愤怒的咆哮声:“我要撞死你,牛根!”

    “呸呸呸……”大清早,意识到说错了的话的柳青月连连呸了两声,同时还在心里默默嘀咕道:“你可一定要小心点啊!”

    已经下车了的牛根哪儿能知道柳青月的那点小心思啊,早就招了一辆车租车离开了。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