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身体里面有股气

    牛根的话音落下,妖娆的女人顿时微微一怔,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李庆虎那阴沉的都有些发黑的面色上。连连摆手道:“李局长……我不是那意思。不不好意思……”

    李庆虎没有理会女人。而是将目光落到了之前男人的身上,很是不悦的轻哼了一句道:“二叔。您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过火了吗?”

    “跟我来吧,牛根!”李庆虎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而已。并没有要等待中年男人开口的意思,直接就带着牛根上楼了。

    “师傅,那个女人有痛经的毛病。我是看出来了,但是那个男人提枪上阵却不行,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啊?”跟着牛根身后的肖奈何刚走了两步。就大声的问道。

    这话可是让牛根忍不住笑了笑,他哪儿会不明白,肖奈何这话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牛根,肖神医。让你们见笑了!”李局长苦笑着摇了摇头,流露出来的表情,也是深深的无奈。

    牛根笑了笑。倒是随口问了一句:“是不是有钱人家里都有这样的情况啊?感觉这情况复杂的……”

    牛根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对此,李庆虎依旧只能报以苦笑。然后走到了一扇开着的房门前。声音小了几分,道:“我爸就在里面了。”

    “你不进去?”牛根有些意外的看了李庆虎一眼。面色中流露了些许的疑惑之色。

    “不敢进去!”李庆虎也不怕丢人,苦笑着摇头回答道:“我爸自从全身的机能逐渐开始衰退之后,脾气也增加了不小,如今虽然他没什么力气来骂我了,但是那眼神,依旧恐怖!”

    牛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其实这一点,牛根也不难想象,毕竟,不管怎么说,李庆虎都是接了他老子的班,一个从高位置退下来的老人,自身所带的气势,就已经很强大了,李庆虎害怕也是正常的。

    “这件事情麻烦你了,不管你能不能治疗好我爸,我李家都欠你一个人情!”李庆虎神色肃然的看着牛根说道,不过后者却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轻笑道:“看样子,李局长并不太了解我。”

    牛根留下了一句让李庆虎云里雾里的话,转身就进入了房间之中。

    偌大的床上,一个枯瘦如骨的老人缓缓地将脑袋别向了牛根这边,面色之中流露出的明显是疑惑之后,直到牛根走到了面前之后,老人才小声的问道:“你是谁?”

    “自然是治疗您的人了!”牛根笑了笑,然后才认真的看着老人道:“能让我给您号脉一下吗?”

    “你?给我看病?还号脉?”老人一口气问出了两三个问题,那没有说得太透彻的话语明显是在告诉牛根,老子要是他娘的信你才撞邪了。

    “对,用中医的手段给您看病!”牛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你不行!”老人将脑袋摆正,没有要在理会牛根的意思,却也没有直接下逐客令,估计是觉得和牛根说话太累。

    “师傅,看样子李家的人,一个个都挺心高气傲的啊?”牛根的身后,肖奈何忍不住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悦的看了老人一眼,撇嘴道:“身体机能都已经退步到这种地步了,估计死不死都是这几天的事情,让人看一下,又不会提前送你去见如来佛。”

    “肖奈何!”老人的目光落到了肖奈何的身上,没好气的轻哼了一声道:“忘了上次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了?这会儿又窜出来装逼,还认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做师傅,我看你这神医,也是越来越有水分了。”

    “老子认谁做师傅关你屁事啊?”肖奈何一脸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撇嘴道:“你要是那么有能耐你倒是好起来啊?躺在床上跟我装逼算怎么回事?”

    “你他娘的治不好了怪我不起了?你的脸呢?”老人这会儿的表情就是只差说一句妈-卖-批那种,尤其是牛根,最深有体会。

    不过,等等……

    “你们认识?”牛根的目光在老人和肖奈何的身上来回的徘徊着,那模样分明就是只想说一句妈-卖-批啊!

    “何止是认识?”肖奈何轻挑嘴角,不屑道:“实不相瞒,师傅,要不是老子一直吊着他的命,他哪儿还能坚持到您来治疗他啊,估计半月前,就已经到如来佛那儿报道了。”

    “你吊着他的命?”牛根倒是微微的震惊了一下,一脸黑线的说道:“上次你他娘的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

    “我只是不想来看他而已,要不那么说,您还不非得让我来啊?”肖奈何有些尴尬的回答道,毕竟这事欺骗了牛根不假。

    “社会,社会!”牛根看了两人一眼,套用了一句现在比较流行的词语来表达一下心中的感受。

    “师傅,您给他看看吧!”肖奈何收起了玩笑之意,认真的看着牛根说道:“不管怎么说,这老小子也算是我在大化县为数不多的老友之一了,要是真死了,还是挺可惜的。”

    “你让我看我就看啊?”牛根学着肖奈何刚才装逼的模样,轻挑眉头还顺带撇嘴道:“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你不看,我他娘的还不让你看呢?”牛根话音刚落,床上的老人就率先开口回答道了。

    “你他娘的不让我看,我还偏就要看了呢!”老人的话音刚落下,牛根又率先补充了一句,并且一言不合的就直接就老人的手臂给缓缓地抽了出来,一点也没有按照套路出牌的意思。

    轻扣住老人的脉搏,起初老人还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不过很快老人就安静了下来,看着牛根脸上越发轻皱的眉头,小声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已经离死不远了?”

    “奈何,你先出去一下。”牛根眉头紧皱,头也没回的直接向肖奈何说道,这可让得肖奈何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郁闷的问道:“为什么啊?”

    “出去!”牛根没有解释,声音却是大了两分:“顺便把门带上!”

    这一下,肖奈何可没敢在废话了,转身就离开了,并且还如牛根所说的那般,将房间的大门给带上了。

    房间内,就剩下了牛根和老人两人,这会儿正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呢,气氛看上去有些怪异,尤其是牛根那凝重的表情,让老人都有几分摸不着底的感觉。

    “老爷子,有件事情,我想您如实回答我。”牛根依旧是一副凝眉紧皱的样子,缓缓开口说道。

    “看你这模样,倒是把我给吓得不轻。”老人有些无语,更多的却还是好奇,沉默之后,缓缓道:“你说说吧,什么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告诉你也无妨!”

    牛根点了点头,认真的询问道:“如果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您还吊着一口气到现在,应该和肖奈何给您配的药没什么关系吧?”

    “嗯?”牛根这个问题倒是让老人忍不住微微一怔,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丝震惊的模样,不解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您身体的技能衰退厉害,这一点相信肖奈何自己也很清楚,所以,这不是单纯依靠药物,就能够治疗得好,即便是想要吊着一口气不死,也不是普通的药方能够做到的。”

    牛根有条不紊的向李老爷子分析道,第一句话落下,就让李老爷子身子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认真的看着牛根,然后缓缓说道:“你看过肖奈何给我的药方?”

    牛根摇了摇头,笑道:“并没有,不过从刚才的把脉,我就能够看得出来,您身体之中的所服用的药方大致是什么样子了。”

    “哦?这么厉害?”李老爷子觉得牛根这牛逼吹得未免是真的大了点,光是号脉就可见一斑肖奈何给配的药方,这传出去,谁信呢?

    不过,李老爷子倒是对牛根越来越感兴趣了,在牛根开口说下去之前,先伸手制止了一下,然后用手指了指对面书桌位置,小声道:“书架上面第二格,第五本书边上的那个小花盆,你把它给我转一圈,将后面的开关给我关喽!”

    “嗯!”虽然牛根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但还是点点头照办,直到走进了,牛根才一脸黑线的说道:“您在自己的房间都摆一监控器呢?”

    “是你傻还是我傻?”老人一脸郁闷的回答道,牛根也觉得自己脑子一下子短路了。

    看样子,李家人对李老爷子的生死确实还是看得挺重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安一监控器放着了,尤其是李老爷子还解释道:“这个玩意呐,不仅能作为摄像头监视用,还能够活体检测,我要是一不小心嗝屁了,他们也能第一时间看到。”

    “那我关了岂不是在害你?”牛根有种被坑的感觉,郁闷的问了一句。

    “这不是有你在吗?”李老爷子倒也是心大,轻挑眉头,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得嘞!”牛根点了点头,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我从小跟随我爷爷学医,二十年了,虽然称不上神医,但是一身医术,我确实可以自信的说一句不错!”

    “那你爷爷,更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李老爷子点了点头,幽幽的感慨了一声。

    看得出来,在牛根号脉之后,说出来的这一番话,李老爷子对牛根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明显的转变,至少,他真的隐隐有几分相信牛根说不定还真就能治好自己了。

    “可惜爷爷他死了!”牛根苦笑了一声,有些伤感。

    “逝者已逝,安息!”李老爷子点了点头,表示同情,不过随即又追问道:“那你小子倒是说说,我这身体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吧?”

    “您确定要听?我可能会将您的老底都给抖出来哦。”牛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倒是让老爷子微微一愣,随即就大笑道:“说,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厉害之处。”

    牛根点了点头,面色肃然的看着李老爷,缓缓道:“您的身体里面,有一股气!”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