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因为有你在

    办公室内的气氛莫名的变得有些凝固起来,有牛根这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权在手,他们还单纯的想要逼迫柳青月交出止血散的原始配方。或者说是主动退一步与‘柳氏中药’在止血散上达成合作。都必须的经过牛根的同意才行。

    可面前的牛根。年龄最多二十出头的青年,总给他们一种四季豆不进油盐的错觉。

    以至于。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了!

    “柳总。恕我冒昧,不过我确实想要问一下,大化县如今的‘柳氏中药’创建于一个名叫柳曦的人手中。不知道你和这个人是什么关系呢?”

    事情总是有打破僵局的办法,在沉默一番之后,众人并非全然无果。至少,天祥制药这边已经有人开口了。

    “那是我哥哥,有什么问题吗?”柳青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漆黑的眼眸之中写满了疑惑之色。

    “原来如此!”天祥制药代表团之中的中年男人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认真点头道:“江南有一家‘柳氏中药’的创始人叫柳致远,不知道你们认识吗?”

    看着柳青月准备开口的模样,中年男人又连忙说道:“不用说了。你们肯定是父女关系。对不对?”

    中年男人的自说自唱,让牛根和柳青月的心头都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而果然。中年男人接下来的一番话。就暴露了他之前铺垫这么多话语的心思。

    “柳曦这个人很聪明,提前将‘柳氏中药’从你父亲的手中给分割了出来。不过绕是如此,江南柳家以及‘柳氏中药’依旧难逃破灭,或者是破产的下场。”

    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看了柳青月一眼,才继续说道:“不过,我想你应该还不清楚江南柳家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从你的脸上,我看不到一丝的焦虑!”

    这话,可就让柳青月有些不解了,轻皱眉头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柳家是什么情况,我会不清楚?”

    “大化县的‘柳氏中药’建设与四个月之前,柳致远于半月前来大化县,虽然不知道其用意是什么,但是出车祸却是事实,在江南与大化县两家‘柳氏中药’都困难万分的时候,你来到了大化县,而柳曦和柳致远却相继离开了,这几个时间截点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中年男人认真的看着柳青月,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步步的在怂恿着柳青月深入他的圈套一般。

    只不过,这番话不管柳青月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但一旁默不作声的牛根内心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早在之前,柳曦的小车在香山大酒店外面遇到爆炸的时候,就已经说过关于自己父亲以及家族的情况,虽然不多,牛根也没在意,可现在结合起身前中年男人的这番说法之后,牛根还真是觉得不简单。

    至少,江南那边,柳家的情况确实是不容乐观就对了!

    可即便是如此,中年男人说这么多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牛根突兀的开口问道:“你想要表达什么?”

    不仅是牛根,这个问题同样也是柳青月所想要知道的,说了这么多,中年男人肯定是不可能白白的在这里当一个说书人。

    “既然你们都这么问了,那我也就只说了!”中年男人的嘴角处这么勾勒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道:“用我的话来说,如今的柳家或者‘柳氏中药’最大的问题就是缺钱,十个亿,我们出资收购了‘柳氏中药’如何?”

    “当然,前提是这个人得留下!”中年男人的话音刚落,又立马补充了一句,顺手指向边上的牛根。

    中年男人这话一出,不仅是牛根和柳青月,就连跟随着他一起来的众人也忍不住微微的愣了愣神,十个亿收购‘柳氏中药’,不管是谁,都会觉得不划算,而且是相当的不划算。

    所有人都很清楚,以‘柳氏中药’现如今的情况来看,根本就不值十个亿,而且还是大化县这一处‘柳氏中药’,结果就更加的不言而喻了。

    如果非要收购的话,撑死三到五个亿,再多‘柳氏中药’也吃不下,他们也不会拿出来。

    而这,自然也就是他们自己人都忍不住微微愣神的原因,不过,再想想,作为附加条件是必须让牛根留下,这倒是也就情有可原了。

    当然,前提是这止血散必须是牛根所研发出来的,不然的话,拿着一个空壳的‘柳氏中药’在手,抱着止血散坐吃山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不同意,你们走吧!”当一群人还在为自己的利益思考的时候,柳青月已经给了所有人一个准确的答案了。

    起初,所有人都还忍不住微微的愣了一下,没有回过神来,好一会儿之中,众人才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柳青月,面色猛地一怒,呵斥道:“你不同意?”

    确实,在所有人看来,天祥制药这边能够出十个亿的资金收购‘柳氏中药’,已经是疯了,可偏偏还有人比天祥制药更疯的。

    摆着十个亿的现成资金不要,偏偏要选择抱着‘柳氏中药’共存亡,在所有人看来,这就是傻逼的行为。

    “十个亿,不仅能解决你柳家的内部矛盾,甚至于还能让你们东山再起,做人,可别得寸进尺!”中年男人的面色变得阴沉起来,冷冷的看着柳青月说道。

    “柳家的内部矛盾,我相信我的家人自己就能够解决,就不劳你费心了。”柳青月面色凝然,当仁不让的回答道:“至于十个亿,我们现在拿不出来,但是不代表我们赚不到!”

    “所以,你们走吧!”柳青月淡淡的摆了摆手,然后并没有要再理会他们的意思。

    “出了这个门,我们就将打压你们‘柳氏中药’,你作为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应该很清楚,任何一家企业,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对手茁长成长起来的。”

    中年男人看着丝毫不为所动的柳青月,继续沉着脸说道:“我们你们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找到天祥制药,十个亿的收购资金依旧算数,超过三天,后果自负。”

    “我们走!”中年男人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很快,偌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了牛根和柳青月,两人一个坐在办公桌面前,一个坐在沙发边上,默不作声,却总是时不时的会对望几眼。

    “你……没事吧?”牛根一直都觉得,自己除了对林蓉之外,还真是不太会安慰人,所以,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抬头看了牛根一眼,柳青月叹息了一声,缓缓摇头,苦笑道:“我当然是没事了,就是不知‘柳氏中药’和止血散会不会有事。”

    看着柳青月那一脸的无奈,却又波澜不惊的话语,牛根还真是有种想笑的冲动!

    “对了,刚才一直和你协商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牛根有些不解的看着柳青月,突然开口问道。

    “陈兴乾,天祥制药的副总经理,而且是职业的副总经理!”柳青月轻挑眉头,看了牛根一眼,无趣的回答道。

    “职业副总经理?”牛根一脸黑线的挠了挠头,之前听柳曦说过职业CEO,这尼玛这也副总经理是什么鬼?

    看柳青月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牛根也知趣的没有多问,不过两人一直沉默也不是个办法啊,琢磨一番之后,牛根突然开口道:“那为什么十个亿的资金收购‘柳氏中药’,你为什么会不同意呢?”

    “因为他附加了你啊!”柳青月想都没有想一下,就直接回答道,不过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自己太过于心直口快了。

    “附加了我?”果然,牛根一下子就有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

    无奈之下,柳青月只能点点头,回答道:“没错,他们能够从单一的止血散就认定你未来的潜力,我作为更加了解你能力的人,又怎么会不清楚你未来的能力呢?”

    牛根没有说话,柳青月继续补充道:“正如同我刚才所说的,如今的‘柳氏中药’可能不堪入目,但是这并不代表十个亿的资金,我们就赚不到了,因为……有你的存在。”

    一下子,牛根就算是彻底的明白过来了,哭笑不得的说道:“感情你这个是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到我的身上了啊?”

    柳青月摇了摇粉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承认道:“大化县这边的研发团队不成熟,唯一的止血散出自你手,虽然是它引来了天祥制药这一群狼,但是与此同时,你也证实了自己的潜力。”

    牛根撇嘴,算是默认了,毕竟在医药行业,他还是有底气的,这一点,与治病救人,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实不相瞒了,其实当初想要给你百分之五十的止血散股份合同,或者说后来的主动选择到你们老家种植中草药,其目的,都只是为了将你留在‘柳氏中药’。”

    柳青月没有要继续隐瞒牛根的意思,将他们的举措一一告知牛根,别说,这还真是让牛根有些受宠如惊,当然,也哭笑不得。

    在牛根看来,他既然答应了柳曦,那肯定就是会兑现自己诺言了,哪里还需要柳青月他们这么多此一举?

    “牛根,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至于你是留下,还是离开,如今我也不阻拦了,毕竟你有恩于我柳家,未来如果用得上的地方,我柳家一样会不遗余力的。”

    柳青月抹去了眼角了一抹泪水,认真的说道,只不过话音落下,就将身子给背过去了,轻微的抽搐起来。

    说实话,牛根这会儿还真是有些苦笑不已,这他娘的分明就是一道选择题啊,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些举棋难定!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