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给我一根蜡烛

    没错,牛根年纪是比较小,但是医术摆在那里。只能说不知者不怪罢了。但是这依旧不是他们轻视和不信任牛根的理由。

    信任。本身就不是一个平等的东西,你信任对方的时候。对方可能正在出卖你,所以,福叔的担忧。牛根能够理解,但是作为一名医生,尤其是比较没落的中医医生。牛根也有他自己的傲气,你相信我就尽全力治疗你,你要是不相信。那不好意思,出门左拐,有出租车等着你的,自己走吧。

    牛根觉得。一点与医者仁心,或者说是悬壶济世,没有任何的关系!

    沉默了许久。福叔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一脸歉意的看着牛根,苦笑道:“对不起,恕我没有自信将我家老爷交到你这么年轻的一个中医医生手中治疗!”

    话音刚落。肖奈何就想要破口大骂了。就连牛根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让他将人带走。福叔却是继续说道:“除非你能够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

    “靠!”肖奈何顿时就不乐意了,没好气的盯着福叔道:“你才是病人,治不好是我们的责任,但是治不治那就是你病人自己的问题了,你要治病我他娘的还要给你一个理由,你是老糊涂了吧?”

    不得不说,这肖奈何的脾气就是暴躁,面对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老人,竟然也是说骂就骂,一点都不带缓冲的,让一旁的牛根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肖神医,您这话说得,未免有些……”福叔的面色也阴沉了下来,有些不悦的看着肖奈何,那摆出来的架势明显是想要和肖奈何理论理论的。

    只不过,福叔这话还没有说完,牛根就直接打断道:“我想您这两年的身体应该不是太好吧,肢体变得有些麻木,而且肝脏不是很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用西医学来讲,您有肝结石!”

    面对牛根的突然打断的话语,福叔本来还有些不悦的,但是随着牛根的话语增多,福叔脸上的神色由不悦逐渐变得震惊起来,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牛根。

    “看您这表情,我想我应该是猜对了!”牛根笑了笑说道。

    “你你……你怎么知道的?”福叔话语都有些结巴了,一脸不可信的看着牛根,实在是因为牛根说的这一番话,全都对了啊。

    福叔的身上有严重的肝结石,而且四肢也开始退化,整个人就是老年化提前,说白了,也就是离死不远了。

    这些问题都还是福叔前几月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的,当时还花了一千多的检查费呢,然而这会儿呢,牛根就只是这么看了两眼就全说出来了,这让福叔怎么可能不震惊呢?

    “师傅,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啊?”别说是福叔了,就算是一旁的肖奈何都明显有些不可置信,这他娘的可是连把脉的功夫都省略了啊,怎么可能只用肉眼这么一眼就知道了。

    “本来我也只是猜测的,但是现在看福叔这样的,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没错了!”牛根嘴角处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缓缓道:“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看样子,你并没有领悟透彻。”

    “师傅说的是!”牛根这会儿只是小小的露了一手就这么牛逼了,肖奈何哪里还敢反驳啊,但是肖奈何也觉得,自己这次认的这个师傅,是真他娘的厉害。

    反正要是让肖奈何就这么瞅两眼就看出对方病因的话,肖奈何那是绝对不行的。

    “没错,你说的都对,就是不知道神医有没有治疗的办法!”不知不觉见,福叔都牛根的称呼都已经发生了改变,说话也由之前的强势变为了现在的询问。

    “治疗办法自然是有的,不过,我这个人有一个怪癖……”牛根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着福叔那一脸疑惑的目光,缓缓说道:“那就是不相信我的人,我不治……”

    苦笑了两声,福叔没有多说什么,他很清楚,自己之前的那一番话却是有些过分了,牛根能有现在的回答,也算是正常的,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狗眼看人低了。

    “如此,那就麻烦神医先看一下我家老爷吧!”福叔并没有在自己的问题上过多的纠缠牛根,这倒是让得牛根不由得高看得福叔一眼,却是并没有多说。

    “治疗您老爷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牛根一点也不迟疑的开口说道:“病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

    “三天,三天之前!”福叔想了一下就连忙开口说道:“当时我去叫老爷吃饭的时候,老爷就睡着了,我就没打扰他,不过连续三天,老爷都是如此,整整三天时间以来,老爷就吃了两顿饭,其余时间基本都在睡觉!”

    “出现这个病情的时候,病人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或者吃过什么别样的东西没有?”牛根点了点头却是继续询问道。

    这个问题,福叔也只能报以苦笑的摇了摇头,道:“老爷一天要见什么人,我并不清楚,这个问题,或许老爷的子女更好回答,但是吃别的东西的话,我敢肯定是没有的!”

    “病人的子女呢?”福叔不说子女这个问题,牛根还没有多想,但是现在既然提及了,牛根也就顺便问了一句。

    “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福叔依旧苦笑两声回答道。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病人是中毒了!”牛根将之前试探出结果的银针放到福叔的手中。

    “中毒?”福叔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中针头变黑的银针,有些不解的询问道:“家里一直和和睦睦的,怎么会有人要对老爷下毒呢?”

    “病人所中的是慢性毒,主要问题就是以厌食和嗜睡为主,让身边的人不觉得病人是中毒了,从而导致病人最后的慢性死亡!”牛根进一步的为福叔解释道。

    “这确实是老爷的症状,可究竟是谁想要下毒谋害老爷呢?”福叔一脸费解之色,确实想不通,索性也就直接询问道:“那神医你能治疗好我家老爷吗?”

    “能不能治好我也不敢肯定,毕竟我还没有深一步的研究这个毒素。”牛根并没有直接给福叔一个肯定的答复,只能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我师傅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连他都治疗不好的话,你就可以找一个风水宝地给你家老爷埋了,懂吗?”一旁的肖奈何立马就插了一句嘴,让得刚准备说话的牛根愣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

    这他娘的,牛根突然觉得,有一个多嘴的徒弟,必然有一个多嘴的师傅,即便牛根很清楚,肖奈何这么说只是为了想要报刚才福叔不信任的一箭之仇罢了。

    只是这话,牛根觉得,怎么也不是一个医生应该说出来的,只能说肖奈何就是这么的心直口快吧。

    不仅是牛根,就连福叔也是一眼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茬了,除了苦笑之外,也还是只剩下苦笑了。

    “给我找一根蜡烛来!”牛根原本想要说什么的思路都已经被肖奈何的话给打断了,只能着手开始治疗病人了,不过在这之前,牛根向肖奈何要了一支蜡烛,至于做什么用,牛根还真是没有多说,一脸郁闷的肖奈何只能让自己的徒弟去拿。

    很快,蜡烛摆放到牛根的面前,被牛根将之搁置到了一旁,牛根这才坐到病人的身旁,缓缓的伸手上臂,二指轻扣住病人的脉搏,与此同时,做着一声看病最基本的技能,看看眼皮,看看嘴巴,反震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牛根都瞅了一遍。

    收起手臂之后,牛根这才点燃了蜡烛,将随身携带的银针给取了出来,这一下,肖奈何算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连声道:“这不是那天我让您拿走的银针吗?师傅!”

    “有什么问题吗?”牛根有些不解的看着肖奈何,不明白后者大惊小怪的原因。

    “我靠,要是早知道这银针这么厉害的,我当初就应该……”肖奈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意识到了牛根那不太正常的目光,直接就闭口不言了。

    银针每一根被牛根给烧腾的通红,最后放到边上的杯子中清除了一下热气,牛根这才迅速的将其拿起,带着热气以及水珠,一并落入病人的胸前。

    “这是什么手法?”见到牛根竟然就这么简单粗暴的落针,一旁的肖奈何和福叔包括那个青年都看傻眼了。

    尤其是肖奈何,从医这么多年,他还真是没有见识过这么独特的手法,以至于一时之间还真是有些震惊不已。

    “这是汶水针法,是一千年前,游走在民间的汶石麟神医自创的一招除毒法,以热气吸引毒气,以没有进入身体的水珠将其凝聚并且堵住,等到银针取出的那一刻,所有的毒气也被一并取出了。”

    牛根耐心的向肖奈何解释道,虽说这手法独特,但是对于汶石麟这个人,肖奈何还真是闻所未闻,如果不是因为这话是从牛根的口里冒出来的话,肖奈何都要觉得牛根这是在胡说八道了。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华夏五千年,从神农氏尝百草开始,中医就开始得到传承和发展,五千年来,有多少人为了中医耗尽了自己一生啊。

    而且,高手在民间,这句话也绝对不单单是说着玩的,毕竟,有些人和牛根一样,就只有一个悬壶济世的心呢?不为出名,不为钱财,只要能够填饱肚子就行了,而治病救人就成为了他们的天职。

    那些没有被载入史册的神医,也正是这样而来的,但是,却不能因此而磨灭了他们的功劳。

    当然了,这也侧面的反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牛根的中医医术确实厉害,肖奈何完全只有望其项背的份儿!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