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年轻也是错

    点了点头,柳曦将手中的车钥匙扔给了牛根,笑道:“那你明天要来公司坐坐吗?”

    “我想……会的!”牛根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这也让得柳曦脸上笑意变得越发的浓郁起来。拍了拍牛根的肩头,这才笑道:“暂时先开开我的破车。等你和青月这丫头熟悉了,把她的玛莎拉蒂拿来玩玩!”

    看着柳曦一副挑眉逗乐的样子,牛根只能无奈的苦笑一番。心说:“我会告诉你昨晚就是我开着玛莎拉蒂去你家的?尤其是停车的时候,车屁-股还他娘的被摸了一下呢,要不是赔不起钱。我今天会这么主动地就出现在‘柳氏中药’吗?”

    不过别说,柳曦的小车也不错啊,虽然像玛莎拉蒂那样的超级豪车牛根不知道叫啥。但是柳曦这辆本奔驰,牛根明显还是知道的。

    舒适而且豪华的内饰,牛根不禁感慨,有钱人就是他娘的好啊。

    驾驶着奔驰车缓慢的向着香山大酒店而去。半路上,电话却是响起了震耳欲聋般的铃声,吓得牛根自己都是没来由的一个哆嗦。

    “大爷的。谁他娘在我开车的时候打电话来啊!”牛根一脸黑线的拿起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肖奈何,不解的自语道:“这会儿打电话来干什么呢?”

    “肖神医,怎么了?”牛根一开口就叫喊道。话音刚落就传来了肖奈何那哭爹喊娘般的惨叫声。连连道:“师傅,救命啊!”

    “好端端的。你怎么了?”牛根一脸懵逼的反问道。

    “我诊所这边来了一个病人,不过我却看不出来端疑,所以想到了让您来帮我一下啊!”肖奈何这才说出了实情,让得牛根脸上的黑线更是加粗了几分,一副妈-卖-批的模样。

    考虑了一下,牛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诊所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就在新城区这边,你来吧,我把定位发给你!”肖奈何连忙开口说道,不过话音刚落牛根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发你妹的定位啊,你见过小灵通能够接收定位的?”

    电话的那端,好半天没有说话,不用问,也知道这会儿的肖奈何,一副妈-卖-批的模样不比牛根差多少。

    无奈之下,肖奈何只能一五一十的将地方给牛根说清楚,好一会儿的功夫,牛根这才挂断了电话,调转车头,向着肖奈何的诊所前进。

    一路上,牛根又是停车问路,又是缓慢蠕动,老司机十五分钟就能赶到的路程,牛根却是硬生生的给花掉了半小时,到了肖奈何诊所的时候,肖奈何都急得要喊娘了。

    “寻医阁!”牛根的目光落到诊所上面挂着一块牌匾上,别说,这飘逸的字体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至于这名字嘛,牛根也就只能说是一般了。

    “师傅,您可算是来了!”站在诊所的大门口,牛根都还没有来得及进去,肖奈何就已经率先跑了出来,一副看到了救星的模样,尤其是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让牛根嫌弃的远离了肖奈何两步。

    “你这诊所生意这么好?”在肖奈何的带领下,牛根进入了诊所里面,不仅觉得面积不小,同时排着队看病的人,也真是让牛根微微的震惊了一下。

    要知道,科技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还愿意以中医治病的人,那可真是不多了。

    用牛根的话来说,一个中医诊所,还能够出现排着队看病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想肖奈何这种医术高超,并且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其二嘛,那估计就是周围的医院满人了,不然的话,要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真是活见鬼了。

    “每天人都是这么多,不过还好我有两个徒儿,他们能帮我分担绝大部分的压力!”肖奈何耐心的给牛根解释道。

    这倒是让牛根忍不住愣了愣神,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么说来,我他娘的不是升级成师祖了?”

    “没错!”肖奈何嘿嘿直笑道,全然没有注意到牛根此刻的一脸黑线。

    牛根就纳闷了,自己才他娘的刚二十岁呢,一不小心就晋级成为师祖了,这他娘的跳动的幅度,会不会太大了一点啊?

    “病人什么情况?”索性,牛根直接抛开了这个问题询问起病人的情况了。

    “病人的情况很是诡异,一时之间我有些说不上来,总之,根据我的诊断,目前也就发现了两个大问题,其一就是嗜睡,其二就是身子虚!”肖奈何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发现告知牛根。

    点了点头,牛根也在肖奈何的带领下来到了病人的面前,看着这会儿已经躺在床上的病人,牛根只是看了一眼,眉头就深皱了起来。

    没有任何的迟疑,牛根直接就抽出了一根‘火龙神针’准备向病人的脉搏位置刺去,只可惜还没有落下,就被人给制止了,怒道:“你想要干什么?病人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拿针扎?”

    “滚一边去!”牛根都还没来得及说话,肖奈何就立马的凑上来了,瞪了一眼牛根身前的青年,没好气的臭骂道:“你他娘的大声嚷嚷什么?这是我师傅,给病人看病,你有什么意见嘛?”

    “啥?师傅?你说这是你的师傅?”青年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肖奈何,那露出来的模样明显是不可置信。

    “怎么?有问题吗?就是老子的师傅!”肖奈何一副不服你咬我啊表情,愣是弄得青年顿时就没脾气了,只能苦笑的认错道:“对不起师傅,我不知道这是师……师祖……”

    青年男人觉得,面对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人开口叫师祖,还真是有些难以启齿,也很纳闷,自己这师傅是不是老糊涂了,认一个这么年轻的人当师傅……

    “师傅,您继续!”肖奈何的目光落到牛根的身上之时,立马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笑眯眯的说道。

    轻轻的点了点头,牛根这会儿却是没有什么想要去和肖奈何理论的心思,直接就将手中的银针落入了中年那人的脉搏位置。

    轻轻地旋转了两下,牛根这才将其取出来,看着银针上面出现的微黑迹象,一旁的肖奈何倒是率先凑上来了,目瞪口呆的道:“这是中毒了呀?”

    “没错,确实是中毒了!”牛根眉头紧皱,却也是点了点头承认了肖奈何的说法。

    只不过,这话音刚落,一旁的青年就又接嘴冷冷的嗤笑道:“简直是在胡说八道,病人刚送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检测过了,没有中毒的迹象!”

    这话虽然说得有些难听,但是这一次肖奈何出奇的没有呵斥青年,反而也是顺着青年的意思说道:“没错,师傅,我也用银针试探过病人,确实没有中毒的迹象!”

    “你们用的是现在机械制造出来的银针,这种对吧!”牛根一边说着,一边又从身上在取出一根银针来,给肖奈何看了一眼。

    “没错,就是这种!”肖奈何连连点头,不解的询问道:“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有!”牛根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银针再次插-入病人的身体之中,依旧是轻捏转动了两下,然后取出来,银针枕头依旧是银色,牛根这才继续说道:“银针不行,检查不出结果的!”

    “当然了,这也不排除是因为病人体内的毒素太过于霸道的原因!”牛根还是多补充了一句,至少让所有人都能够接受不是。

    “原来如此!”肖奈何这才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神色,就连一旁的青年这会儿也闭口不言了。

    “病人是一个人吗?”牛根突然开口询问道:“我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咦,病人身边的福叔呢?”肖奈何张望了两眼没看到人,这才将目光落到了青年的身上,话音刚落,一个老人就挤了进来,连连道:“这里这里,我在这里呢,我这不是去给老爷买了一碗清粥嘛!”

    “买这玩意干啥?”牛根一脸不解的询问道。

    “嗨,这不是肖神医的医术高超,只要是经他手治疗的病人都能够药到病除嘛,老爷两天没进食了,我怕待会醒来饿了,所以就先去准备好啊!”被肖奈何称之为福叔的人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尤其是脸上挂着的笑意,仿佛这会儿的病人已经醒来了一般。

    “对了,我家老爷怎么样了?”扯了这么多,福叔这才意识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你老爷的病情我暂时还看不透,不过我让我师傅来检查了,这会儿已经有点眉目了,只是有些问题需要问你一下!”肖奈何轻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毕竟这福叔前一句才说了只要是经过肖奈何的手就能够药到病除的话,这会儿肖奈何就要承认自己连病情都看不出来,这他娘的不是赤果果的打脸是什么啊?

    “您师傅?谁啊?”福叔有些不解的询问道,看了一下小屋子内的几人,也没有琢磨出个名堂来。

    “这,我师傅,牛根!”肖奈何一副高傲的样子,向福叔介绍道。

    “啥?”和青年的反应,福叔也是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肖奈何,然后才看着牛根,眉头立马就轻皱了起来,不悦道:“肖神医,我是看您医术高超,而且有一颗悬壶济世的心才来拜托您的,所以我也清楚,您是神医,但肯定不会是包治百病,如果您治不好我家老爷我也不多说什么,但是您这么敷衍我,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瞧你这话说的,我肖奈何是那种人吗?”肖奈何有些不悦的看了福叔一眼,补充道:“我师傅绝对厉害,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你非要我治疗的话,那不好意思,我没这个能力,要不然,你就只能让我师傅试一试!”

    被肖奈何这么无情的怼回去,夫说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将目光落到牛根的身上。

    这让得牛根也是一脸无奈啊,他就纳闷了,中医虽然是需要依靠岁月来了解,但是他娘的,老子从小就得到大师的真传,少走了那么多的弯路,没事开开挂难道就不行了吗?

    当然了,这话牛根可不敢说出来,只能默默的念叨两声,当然了,也是在等福叔做出决定。

    可以说,治与不治,全在福叔的一句话上!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