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老狐狸

    赌场内的气氛一瞬间安静得有些诡异,几乎是同一时间,随着牛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出口之后。所有人的脸上只剩下了目瞪口呆。没有谁会料想到身为无权无势的农村人会这么有血性的敢和孙有才对着干。并且毫不客气的说出了一个给他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所有人只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在这个赌场内混迹的人。知道孙有才就是孙所的人超过半数,但是即便知道又如何?有谁敢跟一个所长对着干吗?谁见到孙有才不一样得是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孙所啊?

    唯有他牛根这个例外,不仅一点都不给孙有才面子也就罢了。可偏偏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孙有才的脸。

    孙有才是什么人?所长啊!如果真的要捏死牛根的话,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所有人都不知道牛根敢跟孙有才扳上一扳的勇气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当然了,要说这会儿最为尴尬的人。必非他孙有才无疑了,几乎被牛根给指着鼻子给骂得都快要狗血淋头了,偏偏自己又还没有任何反驳的言语。

    可以说。牛根的话语虽然给人一种相当不中听的感觉,但是句句到位,针针见血,就算是孙有才这会儿是身为一个所长。也依旧是拿牛根没有任何的办法。

    动用私刑?当着这么人的面,孙有才还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控告恶意袭击?可偏偏在场的这么多人没谁见到他牛根对虎哥下手了的啊……

    来明的不行,来阴的也不行。孙有才这会儿还真是进退两难。有些不知所措了!

    看着牛根那笑眯眯的模样,孙有才此刻才觉得,牛根简直就跟恶魔一般恐怖。不动刀不动枪的。仅仅凭借一个三寸不烂之舌,愣是说得孙有才一点脾气都没有不说。还他娘有了想要跪地求饶的冲动。

    牛根说的两点,在旁人看来只是震惊,但是在孙有才看来却是很有可能威胁到自己仕途的东西啊,万一牛根要是联合了林晓燕一起想要撸掉孙有才的,还真有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孙所,这小子竟然威胁警察,您还不赶快将他给抓起来?”虎哥的手指被赌场内的员工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之后已经止住鲜血了,但是想要拿下牛根的心思却是愈发的强烈了。

    “抓?抓你妈-个-比啊?”孙有才这会儿真的恨不得直接上去踹虎哥两脚,这他娘这货眼睛是瞎的吗?看不清眼前的局势吗?

    连孙有才自己都不敢将所长的身份拿出来威胁牛根了,偏偏虎哥还是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向孙有才提议,并且还他娘的一口一个孙所,一口一个警察,这不是把孙有才他往坑里推是什么啊?

    在孙有才看来,牛根固然可恨,毕竟自孙有才坐到这个位置以来,还没有敢威胁他,牛根应该感到自豪,因为他还是第一个!

    但是虎哥却是更加的可恨,而且还他娘的讨打,看不懂局势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弄得本就不知所措的孙有才,更加的要自乱阵脚了。

    “你们在场这么多人,有看到牛根对虎哥动手吗?”最终,孙有才没有办法了,只能重新组织语言,然后看口询问道。

    没有人开口,但是也没有人点头说是,总是气氛如出一辙的选择了沉默,毕竟谁也不想为了一个牛根就得罪了孙所啊,那说起来有些得不偿失不是?

    “既然没有人看到,那这件事情就算了吧,送虎哥去医院好好包扎一下!”见到真没有人站出来之人牛根,孙有才郁闷了不少的同时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在孙有才看来,牛根这会儿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啊,万一剪错了一跟线,炸死了牛根自己没什么,可关键是要让孙有才也跟着一并陪葬,他才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呢。

    “孙所……孙所,这就完事了啊?”虎哥显然没有从这突然的转折之中缓过神来,看着已经有人过来搀扶自己了,虎哥连忙叫喊道:“牛根他就是对我下手的人,孙所你怎么不将他逮捕了啊!”

    之所以虎哥会一口咬定废掉自己一根手指的人就是牛根,主要还是因为之前牛根第一次来赌场的时候,他与牛根之间有过交手,当初他就有过这种感受,只能说感受不强烈而已罢了。

    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猜测,虎哥也不可能凭借一个猜测就将牛根给真拉下水了,尤其是虎哥天真的以为在这种情况孙有才会无条件的站在他这一边,为他撑腰,逮捕牛根。

    没错,孙有才本身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牛根刚才的那一番话,让孙有才就算是有那心思也没那能力啊。

    “还是那句话,别有机会落到我手里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体验一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快-感!”比较上一次在公共汽车外对牛根的威胁,这一次孙有才的威胁又加深了几分。

    可以说,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牛根和孙有才两人之间已经注定了二者不能同存了,在未来的日子里,不管是明争还是暗斗,都将会不少,只能看到底谁先整死谁罢了。

    “孙所慢走!”牛根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继续和孙有才拌嘴下去,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在孙所和赵艳梅转身离去的一瞬间,牛根皮笑肉不笑的叫道:“欢迎下次光临!”

    “噗……”这话让得本来还想跟着赵艳梅一起会办公室一趟将之前没有做完的事情在做一遍的孙有才顿时就只能黑着脸径直向赌场的大门外走去了。

    尤其是孙有才这会儿还是吃了药的,得不到发泄的孙有才下面撑着一顶帐篷走在大街上,光是想想,都让人忍不住有些想要发笑。

    站在办公室的大门口,赵艳梅的目光落到了之前虎哥伸出手指的茶几上,锋利的水果刀依旧被插在原位,只不过……

    赵艳梅的嘴角处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看着依旧风轻云淡的牛根,缓缓道:“牛根,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被赵艳梅突然要叫道办公室去,牛根突然有些没底了,但是硬着头皮却也得跟上啊。

    回想起刚才自己说下的那一番豪言壮语,就算是牛根自己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兴奋的劲头已过,牛根也多少还是有些后怕的。

    迈出脚步的那一瞬间,郑志刚悄然的扣住了牛根的肩头,露出一幅笑眯眯的脸色,缓缓道:“谢谢你,牛兄!”

    不知不觉见,郑志刚对牛根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由之前的牛根兄弟变成了此刻的牛兄了,毕竟不管怎么说,牛根都是帮他郑志刚报仇的人。

    微微一笑,牛根并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虎哥,他自己也一样是想要给他一点教训的,所以伸手指了指赵艳梅的办公室之后,就缓缓的迈开了步子。

    “不简单啊,年纪轻轻就这么不简单!”看着牛根的背影,郑志刚觉得,自己没有与牛根为敌,绝对是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情,不然的话,以牛根的性格,郑志刚都不敢想象自己这会儿已经是什么模样了。

    赵艳梅的办公室内,在牛根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赵艳梅的目光才从别处收回,看着进入办公室内的牛根,从头到脚,仔细的打量了好一会儿,才笑道:“感觉如何?”

    “梅姐指的是什么?”牛根露出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反问道。

    “行了,孙有才已经走了,你还打算继续装下去?”赵艳梅笑问道,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是不简单,根本就不是他哥哥牛奋能够相提并论得了的。

    不管是双腿间的那个东西,还是脑子里面装着的谋略,又或者说是惊人的战斗力,每一样,都足以甩开他哥哥牛奋多少条街了!

    “梅姐到底想要说什么?”牛根依旧是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赵艳梅,话语真诚的让人根本就无可挑剔。

    “真不打算主动坦白?”赵艳梅脸上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让得本来就有些后怕的牛根心头愈发的没底了。

    “孙有才老了,不仅是那方面不行了,就连破案也一样不行了,你们年轻,想要在他手里做点小动作,确实是简单,但是可别忘了一句话哦,智者千虑都还必有一失,更何况你们还算不上智者!”

    赵艳梅步步紧逼牛根,让得一点没有心理准备的牛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护,最后只能苦笑了两声无奈道:“梅姐你要是发现了什么直说就好,拐弯抹角的,弄得我这心里还真是有些没底!”

    “没底?”赵艳梅对牛根的这句话简直就是嗤之以鼻,撇嘴道:“你刚才明明那么有自信,现在怎么一下全没了?”

    牛根没有接话,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还接话个屁啊?在多说几句就相当于是直接给赵艳梅透露他们的做法了。

    “你不说我也不强求,毕竟孙有才我也很讨厌,能给他一点教训,我也是喜闻乐见的!”

    赵艳梅不在继续强求牛根回答,这也算是让牛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只可惜,牛根还没有缓过神来,赵艳梅下一句话就让牛根将心头的石头也提起了。

    “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下次最好不要找猪一样的队友来为你打掩护,连一把水果刀都能够插反的人,一不留神就可能将你推到了一个万劫不复之地!”

    赵艳梅嘴角一撇,看向就摆放在牛根身前的水果刀,话语依旧平和的说道。

    “水果刀?”牛根忍不住轻微呢喃了一句,仔细的瞅了瞅水果刀,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之处啊,这锋刃朝向的地方就是郑志刚之前插在虎哥手边的那样啊。

    下一刻,牛根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赵艳梅脸上那抹玩味的笑容,顿时也就只能无奈的苦笑两声了,他明白,自己被诈了!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