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挂羊头卖狗肉

    据林小志说,赵艳梅家的赌场就在镇里。

    所以,半个小时后。牛根和林小志乘坐公共汽车来到了镇里。

    至于在镇里啥地方。反正有林小志带路。牛根也就没问,再说。就算是问了,他才总共来过镇里几次呀,对镇里又不熟悉。也八成不知道。

    到了镇里之后,由林小志带路,在镇子里穿街走巷。当走到一家台球厅的时候,林小志却突然停了下来。

    牛根心里本就对林小志有气,疑惑之下。他没好气的催促道:“让你带我去赌场找赵艳梅,你停在这干啥?还不快走。”

    “就……就是这儿了。”林小志也不敢看牛根,有些缩手缩尾的说道。

    这儿?

    牛根愣了下,随即朝这家台球厅看去。虽然他不仅没有进过台球厅,更是连台球都没有亲眼见过,但之前在电视上。他还是通过电话经常见到的。无非就是拿着根棍,把桌子上的那些小球打进洞,这哪里能跟赌场挂的上一点儿边呀?

    几乎是下意识的。牛根就认为林小志在骗他。于是,牛根拳一挥。瞪眼道:“敢骗我,小心我揍你。”

    “牛哥,我……我真的没有骗你,就是这儿了。”林小志吓的又用双手抱住了头,话语虽有些惊慌,但语气却是很坚定,不像是在撒谎。

    牛根不由得多打量了台球厅几眼,他咋想都有点想不明白,明明是台球厅,咋会跟赌场扯上关系呢?

    这时,林小志双手抱头,透过双臂间的缝隙偷偷撇了眼牛根,他似乎看出了牛根的疑惑,犹豫了下,就放下双手,壮着胆子解释道:“牛……牛哥,看你这样,以前肯定就没来过这种地方,你别看这牌子上写的是台球厅,当然了,里面也确实有台球桌啥的,但那只不过都是做做样子罢了,而在台球厅里的最后面就有一扇极其隐蔽的门,玄机也就在那扇门上,推门进去,就是赌场了,不过,像你这样的生面孔,他们一般不会让你进的,除非……”

    说到这,林小志这才感觉到说错话了,突然欲言又止了。

    “除非啥?”牛根追问道。

    “没……没啥。”

    “真没啥?”牛根故意在林小志面前把拳头攥的紧紧的,并摆出一副作势欲打状。

    “我……我说。”林小志又想抱头,却被牛根一把拉住,冷喝道:“快说。”

    “除非由我这样的熟客带着,才有可能进去。”林小志害怕牛根真的揍他,如实道。

    表面是台球厅,实则里面别有洞天,是赌场,用一句老话讲,这他妈的完全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呀。

    只想一想,牛根就觉的气愤,扭脸就对林小志催促道:“那你还愣着干啥?快带我进去呀。”

    “我……我可不敢。”林小志似乎想到了啥,很是后怕的摇头的同时,忌惮的看向台球厅,苦着脸道:“我欠的那五万块钱大部分都是梅姐的,她这几日也正逼着我还钱呢,我现在又没有钱,我可不敢进去。”

    说这话时,牛根看的出来,林小志已经在偷偷的扫视着周围了,要不是真的被牛根那一拳的凶狠给震住了,牛根敢肯定,恐怕林小志早就找机会撒丫子开溜了。

    不过,想起此次来的目的,牛根可没有就此放过林小志的意思,他伸手一推林小志,故意板起脸道:“废啥话,快带我进去。”

    其实,牛根已经想好了,林小志虽是赌徒,他也最讨厌这种人,但林小志毕竟是林蓉的亲弟弟,要是赵艳梅那帮人真的找林小志的麻烦的话,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反正现在他已经练成了飞针,怕个毛毛线呀。

    当然了,能不动用武力,还是不动用武力的好。

    只是巧的是,牛根伸手这么一推林小志不要紧,正好就把林小志推到了一个刚从台球厅出来,光着膀子,胸前肩头上都纹着纹身的男人身上,而且,这纹身男的身后还紧跟着几个同样纹身的男人,只不过,纹的图案都不相同,被林小志撞到的那个男人纹的是一只猛虎,而紧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男人则纹的是蝎子,老鹰啥的。

    “他妈的谁呀,竟敢撞老……”被林小志这么一撞,那个纹着猛虎纹身的男人立时就怒了,张嘴就很是嚣张的怒骂了起来,可他怒骂的话还没说完,当看到是林小志时,他随即冷笑一声,探手就抓住了林小志的肩膀,语带威胁道:“老子他妈的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欠了梅姐不少钱的林小志嘛,老子正要找你丫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咋着,有钱还了?”

    说着,那个纹着猛虎纹身的男人就把另一只手伸到林小志面前,那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林小志还钱呗。

    “虎……虎哥,我……我没钱……”

    “没钱?”一听林小志说没钱,虎哥抓着林小志的肩膀猛一用力,就把林小志拉倒在了他的脚下,伸手越来越大力的拍着林小志的脸,狠声道:“没钱你还敢来,是不是没把我们哥几个放在眼里,皮痒了?”

    就在虎哥说话间,紧跟在他身后的那几个纹身男也都朝林小志围了上来。

    很明显,虎哥应该就是这几个纹身男的领头的。

    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林小志就很是匆忙的用双手抱住了头,苦苦哀求道:“虎……虎哥,你放心,我欠梅姐的钱一定会还的,你就再宽限我几天吧。”

    “还宽限你几天?你他妈自己说说,老子都已经宽限你几天了,要不是看在当初你是梅姐带来的份上,老子他妈的早就废了你了。”虎哥冷哼一声,嘴角上扬,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话锋一转道:“不过,想让老子再宽限你几天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把一只手留下,咋样?”

    “不……不要。”林小志被吓的面无血色,再次苦苦哀求道:“虎……虎哥,你就是我亲哥,求求你了,就饶过我这一次,就这一次……”

    说这话时,林小志还挣扎了一下,不过,他不是要挣扎着逃跑的,而是想挣扎着跪在地上给虎哥磕头的。

    而虎哥明显是不吃林小志那一套,或者说对林小志那一套早就看腻了,眼见着林小志这么害怕,更是勾起了他的兴致,按在林小志领口上的手逐渐加大力道,并且还对其他纹身男递了个眼色,其他纹身男立即会意,蹲下身就控制住了林小志的一双手,随后,虎哥语气冰冷的随口问道:“咋样?想好留下哪只了吗?”

    牛根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本来想着他这都还没进到赌场呢,能不动用武力就不动用武力的,只要虎哥等人闹的不过分,他就不插手,可现在眼见着虎哥就要留下林小志的一只手,他真有点看不下去了。

    要知道,这可是牛根硬逼着林小志来的,要是就这么被虎哥等人留下一只手,这要是让林蓉知道了,还不得想咬死他呀,毕竟血浓于水,就算林蓉对林小志再有气,可林小志再咋说不都还是她的亲弟弟不是?

    可就在牛根准备救林小志的时候,林小志也在这个时候突然扭脸看向了他,面无血色的求道:“牛哥,救……救我……”

    牛哥?

    没等林小志说完,不但是虎哥,就连其他的那几个纹身男也都扭脸看向了牛根,虎哥等人之前不是没有注意到牛根,而是直接把牛根当成了空气,说白了,就是没把牛根放在眼里,现在听林小志这么一喊叫,虎哥等人这才扭过脸多看了牛根几眼。

    可当发现,林小志口中的牛哥只不过是比林小志大不了多少的大男孩时,虎哥等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随即大笑了起来。

    “哈哈……”这笑声里充满了不屑和鄙视,而且还有点冷。

    碍于林蓉,牛根本来就想救林小志的,如今听着虎哥等人充满不屑和鄙视的冷笑,牛根更是握紧了拳头。

    “哎呀,他妈的都快笑死老子了。”虎哥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再次伸手在林小志的脸上拍了拍,鄙夷道:“林小志,你他妈的吓唬谁呢,你还真把这个和你一样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当成你姐夫了,而且,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了,你那个姐夫在梅姐那已经失宠了,不吃香了,你也不想想,要不然,老子敢这样对你吗?”

    啥?牛奋在赵艳梅那不吃香了?

    听虎哥这么一说,牛根也是吃惊不小,只是这个虎哥的话,能不能信,还要打一个问号,还有就是,赵艳梅对林蓉有气,没机会在林蓉身上发,就把气转发到林蓉的林小志身上,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虎哥刚说完,就恶狠狠的朝林小志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

    而林小志呢?面对这种屈辱,不仅连个屁都没敢放,而且,还一直在对虎哥陪着笑脸。

    牛根看在眼里,在某一刻,他有一种掉头就走的冲动,这男人是他娘的彻底没救了。

    “虎哥,他真的姓牛……”林小志陪着笑脸,语带哀求的如实道:“他是我姐夫,也就是牛奋的亲弟弟,叫牛根,我也打听过了,他在他们村里开着一家诊所,这些年应该挣了不少钱。”

    牛根真没想到林小志会这么说,听后,他真恨不得冲上前去,先在虎哥等人之前,就把林小志的一只手给留下来,这样的男人简直太气人了。

    而更让牛根没想到的是,林小志的一番话,倒是真的勾起了虎哥对他的兴趣,只见虎哥原本充满不屑和鄙视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盯着牛根,并冲牛根招手道:“你个兔崽子就是牛根?过来过来,让老子看看你有多能打……”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