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擒贼先擒王

    斗鸡眼?

    听到这三个字,满脸胡子茬的男人那双本就瞪的够大的双眼竟又瞪的更大了,不过。这次不是瞪林蓉胸的。而是凶光毕露的瞪向了牛根。那眼神足以杀人,就好似要把牛根生吃活剥了般。

    原来。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的眼睛有些不好使,看人的时候,双眼都有不同程度的斜视。虽像斗鸡眼,但比斗鸡眼要轻。

    只是,牛根不知道的是。他这一说斗鸡眼,可是把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给彻底惹毛了,可以说。正戳中满脸胡子茬男人的心窝,要知道,在平时,斗鸡眼这三个字可是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最忌讳的。

    “臭小子。竟敢笑话老子,看老子不他妈的废了你。”盛怒之下,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叫骂着。举拳就冲向了牛根。

    而这,虽然正是牛根最想看到的。

    牛根目不转睛的盯着满脸胡子茬的男人,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掌握了飞针的要领。只是练习的有点少。所以,他在寻找机会。只求一击必中,因为此时,他的手中仅握有一枚飞针。

    这也是牛根身上仅剩的一枚。

    从小旅馆回家后,牛根就把之前藏的飞针都拿了出来,当做练习的时候用了,而下午跟踪林蓉的时候,又跟的比较急了,从屋里追出去的时候,也就没想起要拿些飞针藏在身上,就这仅剩的一枚,还是牛根正准备练习飞,还没飞的时候,就顺手握着去跟踪林蓉了。

    再说了,谁又能想到,在跟踪林蓉回来的路上,正好就碰上了满脸胡子茬等人呢,手里就握有一枚飞针,这也是牛根之前看到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把林蓉推倒在地,牛根强忍着怒火没有直接找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算账,而非要想尽办法与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单挑的原因。

    这一飞不容有失,所以,牛根特别的谨慎。

    想着飞针时的要领和练习飞针时的情景,牛根目不转睛的盯着举拳冲向他的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在寻找最合适的机会甩飞手中唯一的一枚飞针。

    机会终于来了!

    就在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就要冲到牛根面前,拳头越举越高,以为就要打中牛根的时候,牛根果断出手了,在这个时候,无疑是满脸胡子茬男人警备最松懈的时候。

    下一刻,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突然身体一滞,大笑了起来。

    上次在看守所,牛根就想飞强哥的笑穴,结果却飞中了哭穴,而这次,牛根飞的依旧是满脸胡子茬男人的笑穴,他显然是成功了。

    可即便如此,牛根却不敢怠慢,立即上前一步,飞起一脚就踢向了满脸胡子茬男人的裤.裆。

    “哈哈……啊呀……哈哈……”

    大笑中伴随着一声惨叫,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双手捂着裆部眼珠子都快蹦了出来,明明是一脸的痛苦状,却不得不继续大笑出声。

    而满脸胡子茬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看到这一幕,无不是大眼瞪小眼,一脸的懵.逼.样,他们当然不明白,明明他们的老大被牛根给一脚爆了裆,却又为何要哈哈大笑呢?

    殊不知,牛根刚才的那一脚,并没有使出全力,也就是说,他并不想把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给当场踢晕,要是他想让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晕的话,他之前飞飞针的时候,飞中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昏睡的穴位多好呀。

    其实,牛根之所以这样做,是早就有打算的,上次在看守所牛根用飞针把赵金亮飞的抽搐不已,要不是牛根和赵金亮之前早有约定和强哥及时站出来劝说,牛根肯定是要遭到赵金亮的那些小弟围殴的。

    这次可就不比上次了,既没有啥约定,自然就别提有人站出来劝说了,更何况,牛根的手里在飞完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后,已经没有了飞针,在这个时候,要是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反应过来之后,再群殴牛根的话,那可就糟了。

    老话讲,擒贼先擒王!

    所以,牛根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打算先控住住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再用他作为人质牵制住他的五六个小弟,然后再找个机会脱身。

    这也是牛根两次都没把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弄晕的原因,要不然,用他当人质的时候,还得拖着他,该多累的慌呀。

    在满脸胡子茬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没反应过来之前,按照早就想好的,牛根抢先一步用手臂勒住满脸胡子茬男人的脖子控住住了他。

    “臭小子,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们老大,不然,哥几个弄死你。”一个小弟威胁道。

    “对,识相点,就快放开我们老大,要是你敢把我们老大怎么样的话,你们两个……”

    砰!

    另一个小弟威胁的话还没说完,牛根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的轰出一拳,直接轰砸在了满脸胡子茬男人的鼻梁上,随后故意在满脸胡子茬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面前挥了挥拳头,冷笑道:“看到没有,我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你们要是还想看着你们老大挨揍的话,就尽管冲上来好了,大不了,我弄死他。”说着,牛根勒着满脸胡子茬男人的手臂又勒紧了些。

    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本来想哭的,可身体不受控制的大笑不说,还被牛根又是轰鼻子,又是勒紧脖子的,别提多郁闷了,心里顿时就哇凉哇凉的。

    眼见着牛根把他们威胁的话当成了屁话,满脸胡子茬的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这回真不敢乱动了,本来他们的老大被牛根一脚踢爆裆不哭反笑,就已经够让他们感到奇怪的了,现在又见牛根不像他们似的只会玩个嘴,真的就动了手,他们也感到了害怕。

    最主要的是,还是他们的老大在牛根的手里,就算事后他们的老大找他们的麻烦,他们也有了借口不是。

    “全都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许动。”想起电视上警匪片中,警察抓罪犯时的情景,牛根现学现用,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满脸胡子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听到后,无不按照牛根说的,全都双头抱头,蹲在了地上。

    “小牛,他……他咋了?”眼见着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在挨了牛根的揍之后,不哭反倒笑,林蓉也满是疑惑,只是之前情况紧急,她不想分牛根的神,所以一直忍着,也就没敢问,现在见牛根已经制服了满脸胡子茬等人,她再也忍不住了,小声问道:“他挨了揍,为啥不哭,反倒是笑呢?”

    牛根甩飞银针的动作做的很隐蔽,再加上天色的原因,即使在牛根身后,紧挨着牛根的林蓉都没注意到,而听到林蓉的疑问,牛根则是撇撇嘴,故意提高了嗓门,笑道:“老大嘛,有事没事不是都喜欢装逼嘛,既然他想装,就让他装呗。”

    装?

    听到牛根这么说,不但是林蓉和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就连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满脸胡子茬男人的那五六个小弟的脸都黑了,乖乖,要是为了当个老大,连这个逼都能装,那这个老大不当也罢呀。

    当然了,最苦逼还的算是满脸胡子茬的男人,因为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装逼?除了牛根之外,也就只有他能亲身体会了。

    “还有,你咋会在这……”

    “嫂子,我知道你想问啥。”林蓉还想再问,牛根却打断了她的话,正色道:“反正前面不远就是村口了,要不,嫂子你先回去,我还想问他们几个问题,等问完了,回去之后,再告诉你好不好?”

    “问题?”林蓉愣道:“啥问题?”

    “这个……嫂子,你还是先回去吧,我问完之后,再一块儿告诉你吧。”牛根搪塞道。

    “好吧。”见牛根不愿意说,林蓉也没再追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不过,走了还没几步,林蓉又突然回头,对牛根叮嘱道:“小牛,你小心点,我……我等你回家喝汤。”

    说完,没等牛根再说话,林蓉红着脸,一路小跑的回了村,这本来就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关心的话,林蓉也搞不清楚,她说完咋就会害羞的脸红了呢?

    林蓉走后,牛根随即拔下了飞中满脸胡子茬男人笑穴上的飞针,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是这些人的老大,知道的也就最多,牛根要问的话,自然要问他。

    而牛根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就是关于牛奋和那个叫赵艳梅的女人的,林蓉还不知道牛奋有外遇的事,所以,牛根才特意让林蓉先回了家,以方便他接下来的问话。

    “啊呀。”可就在牛根张嘴就要问满脸胡子茬的男人时,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痛哼声,听痛哼声传来的方向不是从村口传来的,像是从回村的方向传来的。

    而且,从声音来判断,牛根听的出来,应该是个女人的声音。

    会是谁呢?

    牛根的眉头一皱,就往回村的方向看去。

    此时,虽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由于那个女人离牛根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牛根瞪大了双眼看了又看,也只能依稀的看见个人影,好像是崴住脚了,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期间,还伴着痛哼声。

    “难道是她?”虽然只是痛哼声,但牛根还是想起了一个女人。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