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吓尿了

    可在返回钱大江办公室的途中,路走到一半,牛根又有些犹豫了。

    气归气。可半路冷静下来之后。牛根还是觉的有些不妥。

    既然钱大江在知道他是牛奋亲兄弟的时候。还是选择了隐瞒,说明什么?说明钱大江并不想告诉他实情。现在他要是就这么怒气冲冲的跑去质问钱大江,难道钱大江就会说对他说实话吗?

    而且,到时候难免会把李小娴给牵扯进来。要知道,人家小姑娘找个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别到时候啥也没问出来。再把李小娴的工作给弄没了,那可真就太对不起人家小姑娘了。

    然而,就在牛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找钱大江质问清楚的时候。钱大江却突然从楼梯口走了出来,一副形色匆匆的样子。

    见此,牛根一咬牙,一跺脚。猛跑几步,藏到了不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里。

    眼看着钱大江在走出办公楼后,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牛根不敢怠慢。立即追了上去,他决定悄悄的在后面跟着钱大江的车,好看看钱大江到底去哪?

    加上之前的两次。算上这一次。可是牛根第三次跟踪了,这让他突然有了一种化身电视剧或电影上演的神探一般。要去惩恶扬善,维护社会安定的感觉。

    不过,这感觉爽是爽,却是让牛根感到有些苦逼。

    跟踪朱有福和马小玲的时候,朱有福开的是有五个圈圈的崭新的小轿车,跟踪牛奋的时候,牛奋开的是辆运输车,而现在准备跟踪的钱大江,虽说轿车不是很新吧,但最起码也是辆小轿车不是,再看看他,除了借的邻居家的摩托车,就是牛奋给他买的那辆二手摩托车。

    电视剧或电影上可都不是这么演的,差别那么大,牛根上哪说理去?

    可巧的是,就在牛根刚骑上摩托车,准备跟踪钱大江的时候,无意间撇见了正去住院部的朱有福,可能因为马小玲那几脚的缘故,朱有福走的时候有点不太自然,别着两条腿,再加上走的有点急,说句不好听的,就跟鸭子走路差不多,要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要不是牛根还要跟踪钱大江,他还真想过去找朱有福“叙叙旧”。

    殊不知。

    朱有福之所以往住院部走的那么急,就是因为朱有福先看见了牛根,还以为牛根来镇医院是还在为上次他给马小玲下药的事不放过他,想再揍他一顿,他立时就害怕了,只想着在牛根没看见他之前用最快的速度往住院部走去。

    只不过,走着走着,朱有福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就用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瞧了那么一眼,见牛根正看着他,他的心里顿时一紧,正要再次加快脚步时,却发现牛根发动了摩托车要走。

    这下,可把朱有福心中那股浓浓的装逼感给激发了出来,只见他回转身,伸手一指牛根,牛逼哄哄道:“老子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竟敢打老子,有种你别走,老子一根手……哎,你……你想干吗?别过来。”

    朱有福牛逼哄哄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牛根把摩托车车头一转,然后一脚踩下油门,直接朝朱有福撞去,朱有福快要吓尿了,颤抖着肥胖的身体转身就跑。

    在住院部门口进出的基本上都是在镇医院看病的病人的家属,见到这一幕,无不尖叫着四处散去了

    由于太心急,再加上,腿又不得劲,只听扑通一声响,朱有福摔趴在了地上,等他满脸惊恐的扭转头看时,发现牛根骑着摩托车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下,他只觉裤.裆一湿,一股冲天的尿骚味立时弥漫开来。

    靠!这下真的吓尿了!

    而就在这时,牛根调转摩托车扬长而去了。

    低头看着湿了一大片的裤.裆,闻着浓浓的尿骚味,朱有福在松了一大口气之后,白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

    牛根骑着摩托车从镇医院的大门口出来的时候,钱大江开着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已经行驶了一段路了。

    但好在在吓唬朱有福之前,牛根留意了钱大江开着黑色的小轿车行驶出医院大门口时转弯的方向,再加上路比较直,又没有岔路口,牛根还是能看见那辆黑色的小轿车的,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牛根骑着摩托车加足马力追了过去。

    等牛根追上钱大江时,那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一家装饰很不错的店面的不远处,可至于钱大江还在不车里,牛根就不知道了。

    等了一会儿,那辆黑色轿车既不走,也不见钱大江从里面出来,牛根眉头一皱,跳下摩托车正打算上前去看看的时候,那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紧接着,钱大江打着电话下了车,并走向了那家装饰很不错的店面。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那家装饰很不错的店面的牌子上都不停的闪着灯。

    因为钱大江要去,牛根这才仔细看了眼那家装饰很不错的店面,只见不停闪灯的牌子上写着鼎沸酒吧的字样。

    酒吧?

    看到这两个字,牛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虽然他也经常来镇里,但酒吧,他还真没留意过,不过,他倒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貌似就是有人跳舞,有人喝酒的地方。

    眼看着钱大江打着电话走进了那家鼎沸酒吧,牛根不敢怠慢,停好摩托车,急忙跟了上去。

    看起来酒吧的生意不错,这才屁大的功夫,牛根就看见有一二十个男男女女走了进去。

    而刚进入酒吧,牛根就被酒吧里的堪称火爆的场面给震了一把。

    随着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酒吧里原先放着的比较清新舒缓的音乐,突然就换成了那种让人一听就感觉浑身带劲的音乐。

    这种音乐一起,酒吧里的男些男男女女开始变的疯狂起来,一个个的尖叫着跑进了酒吧一楼的中间地带发疯似的扭动起身体来。

    而牛根却站在原地一动也没动,虽然他之前在电视上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这种场景,但现在他亲身感受了一下才知道,娘嘞,这感觉完全是两回事嘛。

    虽然牛根也想和其他人那样好好疯狂一下,但他毕竟是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牛根强压下内心的骚动,双眼开始在酒吧里扫视着钱大江的身影。

    可扫视了一圈,钱大江没扫视到,牛根倒是扫视到了不远处坐在椭圆形吧台前坐着的那四五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打扮的浓妆艳抹的女人。

    牛根眼尖的发现,那四五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和他一样,正手端着酒杯,用她们一双堪称勾魂的眼神也在扫视着酒吧里的每一个人,只不过,每当扫视到女人时,她们就一扫而过,而扫视到男人,她们的目光则会停留片刻,遇到看上眼的,更是会扭动着性感的腰肢主动贴上去……

    这样的女人,牛根虽然也在电视上的酒吧里见到过,但电视上没介绍,牛根自然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干啥的。

    “明明看见钱大江进来了呀,咋就找不到呢?”

    牛根的眉头都快拧成了一股绳,准备再次仔细的扫视一遍的时候,突然,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吧台前传来:“小帅哥,一个人呀,需要我陪你喝一杯吗?人家可是很乐意的。”

    牛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先前坐在吧台前四五个女人中的一个端着酒,扭着性感的腰肢媚笑着朝他走了过来。

    “哦,不用……”

    “什么不用了,人家可是很有诚意的。”牛根刚想拒绝,可谁知,那个女人打断牛根的话,突然加快脚步,走到牛根身边,把另一只手轻轻搭在牛根的肩头,媚眼如丝的看着牛根。

    “真……真的不用了。”牛根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立时就有些紧张,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连退几步,好让那个女人的手够不到他的肩膀,脸红道:“你自己喝吧,我还要找人呢。”

    “人家知道你要找人,你看我怎么样?”那个显然理解错了牛根的意思,听到牛根说要找人,她更是一个箭步就追上牛根,在牛根的面前转了一个圈,紧接着,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可以迷死人不偿命的姿势。

    牛根额头冒出三条黑线,他都说了要找人了,这个女人咋还缠着他呢?

    牛根不是柳下惠,要说一点不动心,那纯属瞎扯淡。

    怪只怪,牛根从小生活在农村,而在农村,封建思想比较严重,女人都比较矜持,牛根即使想占个便宜啥的,那些女人也基本上都是娇中带羞的。

    哪像牛根眼前的这个女人,主动和牛根套近乎不说,竟然还勾.引牛根,而且,还丝毫没有一点害羞的意思,这让牛根在心理上一时还真是难以接受,要知道,这样的女人,要是在农村,一人一口吐沫恐怕都能把她给淹死。

    懒得搭理那个女人,牛根就又在四周扫视了起来。

    而牛根不知道的是,那个女人的眼光有些另类,之所以“看”上他,正是因为他这一身朴素的打扮,现今社会,富人装穷的比比皆是,别看穿着一身地摊货,谁能确定就不是土豪呢?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