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派出所的女警花

    “你就是牛根?”那个叫张哥的民警眼神冰冷的撇了牛根一眼,脸上满是鄙视之色。

    “是我。”牛根大方承认。

    “那也就是你,今天下午在村委员打断了王主任的两条手臂?”说这话时。张哥的声音冷了很多。

    “没错。也是我。”

    “承认就好。”张哥冷冷一笑。对他身旁的两个民警挥了挥手,冷道:“带走。”

    “是。”那两个民警点了点头。犹豫了下,就朝牛根走了过去。

    “等等。”虽然做好了被带走的准备,但该说的话。牛根觉得还是得说,于是,他喊住那两个民警。对张哥解释道:“手臂虽然是被我打断的,但那个老王八蛋该打,谁让他在村委会欺负我嫂……”

    “嫂什么嫂。”张哥打断牛根的话。冷道:“少废话,你殴打公职人员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的好。”

    说着,张哥对那两个民警冷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走。”

    “哦,好。”那两个民警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快步走到牛根两旁,一人抓住牛根的一条胳膊扭到了身后,然后面无表情的命令道:“走。”

    牛根没有再解释。也没有反抗。就任由那两个民警压着走向了门口的那辆警车,因为他知道,这个张哥明摆着就是王德皮的人。但牛根不后悔。如果再让他选一次,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去救林蓉。哪怕是为此去坐牢。

    只是,不后悔归不后悔,可眼看着就要去派出所了,牛根的心里还真有些打鼓,他之前虽然没有去过派出所,但他可常听之前因为得罪了王德皮被抓进去的人说,派出所可不是啥好地方。

    正在厨屋烧汤的苗桂花只顾着给牛根和林蓉做好吃的压压惊了,起先根本就没察觉到院里有动静,直到她忙活的差不多了,这才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而且,似乎还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就急忙跑了出来,正好看到那两个民警压着牛根上了警车,她立马就追了过去,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等她追到大门口的时候,警车早开走了……

    ……

    大约二十分钟,只听嘎吱一声,警车停在了派出所门口。

    那两个民警压着牛根率先下了车,而后没有任何停留,就直接走进了派出所。

    王连顺座作为证人,自然要跟着一起来,那两个警车压着牛根走后,王连顺和那个张哥也下了警车。

    “张哥,我八叔说了,只要这次你能让牛家老二吃牢饭,你和婷婷的事就包在他身上了。”刚下警车,王连顺就凑到张哥的耳边小声道。

    “真的?”张哥面露惊喜,但随即又担心道:“可婷婷她好像不太喜欢我,你说,她会同意和我好吗?”

    “啥喜欢不喜欢,我八叔说行,那就行。”说着,王连顺坏坏一笑道:“再说了,婷婷就在城里读书,和你离的又不远,没事的时候,你就去找她,跟她到处玩玩转转,到时候找个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你说,她不愿意还能咋的?”

    “连顺……不,连顺哥,你可真是坏,不过,我喜欢”张哥和王连顺对视一笑,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淫.荡。

    随后,张哥就领着王连顺有说有笑的去做笔录了。

    此时,接近傍晚,天色也慢慢的黑了下来。

    派出所里开着灯,牛根被那两个警车压着进去的时候,眼前时不时的有民警从他眼前走过。

    突然,一个身穿警服的女民警在从牛根眼前走过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她先是喊住那两个压着牛根的民警,盯着牛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看向那两个民警问道:“这个人犯了什么事,还用你们俩压着?”

    “报告林队副,听张队说,他是因为强行闯进村委会,不但把村主任给打了,而且还企图强-奸人家村主任的女儿……”

    “啊?”那两个警察的话还没说完,牛根就惊的张大了嘴巴,脸上满是惊怒之色,靠,说我打了王德皮,那我认,啥时候我又想强-奸王婷婷了?我咋不知道呢。

    这摆明了就是陷害呀。

    “民警同志,他们说我打了村主任,我认,可那也是有原因的,还有,那啥强上村主任他闺女,根本就是没影的事,他们是在冤枉我。”要说那两个警察只说牛根打了王德皮,不管原因是啥,牛根做了,就会承认,但至于强上人家的闺女可是大事,牛根没有做过的事,他当然就不能承认。

    巧的是,牛根的话音刚落,就被给王连顺做完笔录,从不远处走过来的张哥给听了正着,只见他大步走到牛根面前,冷哼道:“冤枉?你说冤枉就冤枉了,那还要我们警察有什么用?”

    说完,张哥对压着牛根的那两个民警命令道:“你们两个带他去审讯室先审着,我办完事就会过去。”

    “是。”那两个民警点了点头,偷偷撇了眼那个女民警,随即压着牛根走向了审讯室。

    不过,在进审讯室之前,牛根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个被叫做林队副的女民警一眼,不知怎的,牛根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在牛根回头看向她时,她也正看向牛根,而且,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审讯室里的摆设很简单,审讯室中间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在那张桌子和那把椅子的不远处,也有三四张和三四把同样的桌子,椅子。

    而在那些桌子和椅子后面的墙上,则是写着很醒目的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牛根之前既没犯过法,又没犯过罪,自然没有来过审讯室这种地方,但他却在不少电视剧或电影中见过审讯室,几乎和这里的一模一样不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在那些电视剧或电影中看过警察刑讯逼供的画面,那场景有时候还真是有点惨。

    “乖乖,那个叫张哥的民警不会也对我刑讯逼供吧?”虽然牛根已经抱定了不是自己做的事就是宁死也不承认的决心,但一想到那些电视剧或电影里刑讯逼供的场景,牛根还是的有些担心和害怕。

    直到进了审讯室,那两个民警才松开牛根,伸手一指中间的那把椅子,命令道:“坐下。”

    牛根坐下后,那两个民警就坐在了牛根的对面,只听其中的一个民警问道:“我不管你得罪了什么人被张队给抓进来的,但既然来了,你就要好好交代你的问题。”

    “还有。”那个民警刚说完,另外一个民警就接着说道:“在说之前,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看到我们身后写的字了吗?现在念一遍,省的你一会儿不老实。”

    “我……”

    “林队副?”

    牛根刚要说话,伴随着吱呀一声响,审讯室的门被人给推开了,那两个民警扭头瞧去,见是之前那个被叫做林队副的女民警,两人喊了一声,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审的怎么样?”那个女民警看了牛根一眼,然后问道。

    “这才刚开始审,林队副有什么指示?”那两个民警对视一眼,疑惑道。

    “也没什么指示。”女民警搪塞一句,笑道:“你们两个刚才出勤想必也辛苦了,不如这样,你们先出去喝杯水,我来审。”

    “我们不辛苦,也不渴,谢谢林队副的好意,不用。”那两个民警显然不傻,知道女民警是在有意支走他们,所以,他们很委婉的拒绝了。

    “这是命令。”女民警突然脸色一肃,伸手一指审讯室的门口,瞪眼道:“出去。”

    “可是张队他……”

    “张队那里我自会说,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是。”

    俗话讲,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个张队又不在场,那两个民警只能乖乖的离开了审讯室。

    那两个民警前脚刚走,后脚牛根就眉头一皱,忍不住问道:“你……我看你咋这么眼熟,咱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叫牛根?”女民警不答反问。

    “我……我是。”牛根点了点头,对于女民警知道他的名字,牛根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毕竟人家是副队长,想知道一个抓进来的人的名字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你是医生对吧?”女民警又问,不过,虽然是问牛根的,可语气却又有那么一丝肯定。

    “恩。”牛根被女民警问的有些迷糊了,疑惑道:“你认识我?”

    “实话告诉你吧,我不但认识你,我还认识你嫂子林蓉。”女民警语出惊人道。

    “你……你还认识我嫂子?”牛根吃了一惊,可盯着女民警皱起眉头想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女民警到底是谁。

    “你刚才不是还说看着我眼熟吗?好好想想。”女民警神秘一笑,故意卖了个关子,顿了片刻,见牛根实在想不起来,便提醒道:“两年前你哥结婚的时候,你陪你哥去杏林村迎亲的路上是不是正好遇上了一起车祸……”

    “啊,我想起来了。”牛根突然一拍额头,恍然道:“原来是你呀。”

    www.qianqianxs.com 千千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