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心黑手辣的刘季

    春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数不清的牛羊骏马奔腾……

    “秦使刘季,拜见大王。”

    刘季拱手作揖,装模作样的还没拜下去。

    就见冒顿连忙起身,一脸堆笑的走了下来,扶起想要行礼的刘季道:“贵使不必多礼,顿万万承受不起。”

    “大王既然如此热诚相待,外臣就不客气了。”

    刘季呵呵一笑,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麻麻批……

    冒顿心里暗骂了一句,脸上却堆满了热切的笑意道:“不知贵使前来有何要事?”

    “奉大秦始皇帝诏令,通告贵邦,两国货贸往来,人际交流,就此断绝。”

    刘季坐下来之后,一脸正色道。

    冒顿脸上的笑容当即僵硬下来,然后沉思了一会,屏退左右之后,对刘季道:“始皇帝陛下是要断交吗?”

    “贵邦大单于昏庸无道,涂炭生灵。”

    “大秦始皇帝陛下诏令,断交一切交际,兴王道之师,伐无道之君。”

    “解万灵于倒悬,救苍生于水火。”

    刘季毫不客气,说了一大套漂亮话。

    冒顿眼神闪烁着一丝寒芒,那个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吗?

    本以为能够拖延个十年二十年,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要动手了?

    这才过去几年?

    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吗?

    他真的有信心能够吞下整个北方大草原?

    草原帝国也许正面交锋,不是秦人的对手。

    可是草原大漠天气恶劣,地理复杂,纵深万里。

    想要吞并大草原,绝非易事。

    该死,自己的计划就这样被打断了吗?

    再给自己几年,这草原帝国就全是自己的了。

    “贵使,这草原可不好打啊!”

    “始皇帝陛下是否太过冲动?”

    “再给顿一些时日,必能招纳更多部族归秦。”

    “再过三年五载,草原部族皆兵不血刃归秦,如此岂不美哉?”

    冒顿讪讪一笑,对着刘季道。

    “陛下一言独断乾坤,大王妙计虽好,却无回天之力矣。”

    刘季露出惋惜之色,颇为无奈道。

    冒顿一看有戏,顿时大喝一声道:“来人,抬上来。”

    大帐外,很快就有一群武士,抬着一口口大箱子走了进来。

    放在大帐之中的地上,然后对着冒顿抱胸鞠躬致敬。

    “大王这是何意啊?”

    刘季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迷惑之色道。

    “打开。”

    冒顿笑了笑,然后吩咐道。

    众武士立刻打开了所有木箱,里面摆满了黄金与奇珍异宝。

    “贵使一路舟车劳顿,这是本王一点小小心意,还请贵使笑纳。”

    冒顿看着刘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黄金与奇珍异宝,心中却在滴血。

    “大王,无功不受禄,外臣怎么好意思收下呢?”

    刘季望眼欲穿,嘴中却振振有词道。

    “贵使乃始皇帝陛下面前之红人,还请贵使略出绵力,力劝始皇帝陛下静候时机啊!”

    “为臣者不能勇于直谏,则为不忠也。”

    “贵使铁骨铮铮,大秦之股肱良臣也,必会为始皇帝陛下分忧矣。”

    冒顿对于刘季并不陌生,对于秦庭的众臣,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

    这位刘季,也是秦国始皇帝的幕僚之一,拜上卿,深得其宠信。

    但凡有一线希望,冒顿都不想错过。

    “大王,始皇帝陛下一言九鼎,举国谁敢言不?”

    “外臣纵有心出力,空难成事矣。”

    刘季露出一丝失望之色,恋恋不舍的挪开了目光道。

    麻麻批,本王当然知道你一个人不行,否则送你十箱黄金玉器,奇珍异宝干什么?

    当然是让你买通其它秦国众臣,一同谏言嬴政,否则你值这么高价钱吗?

    冒顿差点没忍住骂人,但想想聂先生的教导,小不忍则乱大谋。

    “贵使,这黄金玉器,奇珍异宝足足十箱,大可赠送一些给贵国那些位高权重的大臣。”

    “正所谓,人多好办事,相信贵国始皇帝陛下也并非是不通情达理之人。”

    冒顿脸上笑意连连,点出其中关键道。

    “大王,原来如此。”

    刘季立刻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只是很快他就露出为难之色,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贵使有何难言之隐,但请直言不讳。”

    冒顿当然看出来了刘季的神色,当即爽朗道。

    “大王不知啊!”

    “那些家伙位高权重,不好打发啊!”

    “外臣爵低官卑,随意一些就足够了,但他们官尊爵大,这点财务恐怕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啊!”

    刘季满脸诚恳之色,大有一副十分仗义的样子,就算自己分不到半点,也要挺身而出的架势。

    噗嗤……

    冒顿刚喝了一口羊奶酒,便直接喷了出来,有些愣愣的看着刘季。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明明是自己胃口大,还推诿到别人身上,把自己说的多么高大上一般。

    摘的干净吗?

    “不知贵使还需多少?”

    为了自己的筹谋大计,冒顿也是豁出去了,强忍住滴血的心,笑着道。

    “以此为本,当十倍之,方可马到功成也……”

    刘季老神在在,一副崽卖爷田不心疼的样子道。

    冒顿脸上的笑意当即僵硬下来,够狠,够黑,够贪婪啊!

    马德,十倍之,真准备让自己喝西北风去吗?

    自己手下还有几十万人要养活,全给你,自己这个大王还要不要当了?

    “大王,切勿为难啊!”

    “没办法,那些家伙高高在上惯了,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秦国的那些商贾官吏呀!都实在太富有了,每天给他们送礼的人,都能踏破门槛。”

    “所以,那些家伙都被养叼了,口气一个比一个大,胃口一个比一个狠。”

    “若不行之重金,恐怕难以让他们为大王出力啊!”

    刘季一副我是为大王你着想的样子,脸不红心不跳道。

    “贵使,若本王答应,贵国能否止兵戈,复邦交?”

    冒顿纵然心都碎了,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

    自己多年谋划布局,使秦搭上了一个女儿,但却拖住了秦帝国北进的步伐。

    草原帝国正在逐步被自己蚕食,东胡王那个废物很快就会被自己架空。

    到时候自己就是这万里山河,茫茫大草原真正的王。

    就差这么一点点啊!

    真的不甘心,冒顿心中实在太难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