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就让他们月氏人去唱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吧!

    始皇帝三十一年二月初二……

    嬴政率领文武百官于咸阳城功德碑前,举行了盛大的祭天地,祭鬼神,祭英雄的仪式。

    数十万人围观,参与祭祀大典。

    高三十三丈的功德碑,让人情不自禁肃然起敬,生出敬畏之心,仰慕之情。

    上方铭刻着密密麻麻为大秦帝国流血牺牲的功勋,英名永留,与国同存。

    嬴政身穿黑色帝袍,不辞辛苦,亲自主持了祭典。

    随着长达二个时辰的祭祀结束之后,嬴政站在高台之上,朗声道:“功勋当永存于后人心中,不应该被遗忘。”

    “帝国的强大繁荣,离不开他们的牺牲奉献。尔等富足安逸的生活,也是因为有他们的牺牲,换来的这一切。”

    “国之英雄不该被质疑,更不应该被笑谈。自今日起,大秦律再加一律,凡敢非议国之功勋者,轻则断舌,重则烹杀。”

    嬴政的声音充满了肃杀之气,让人毫不怀疑其真实性。

    作为天下之主,他的话便是铁律,无人敢违背。

    “陛下万年,大秦万年。”

    无论文武百官,还是将士甲兵,亦或参与的人们,无不高声齐呼道。

    随着沉重的战鼓声,号角声悠扬响起,数十万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齐声唱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不少人潸然泪下,他们这些人都有亲人为帝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这一刻,亲人的面孔一一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战鼓号角声止,歌毕,不少人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好好活着,而且要代他们把没有活完的日子,继续活下去。”

    “只有这样他们的血才不会白流,帝国强盛,亲人安康,乃他们的遗愿。”

    “捍卫帝国人人有责,国破山河荡,只有大秦屹立不倒,天下人才能远离战乱,享受这盛世安康。”

    嬴政也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朗声喝道。

    “陛下圣明,大秦万年无期。”

    所有人都深以为然,齐声高呼道。

    他们皆见证了战乱纷争年代,多少人战死疆场,多少人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流离失所,饱受战争之苦。

    数百年,天下人无时无刻不再盼望盛世安康,想要安稳的活下去。

    可是从周王朝名存实亡之后,春秋战乱数百年,直到陛下一统四海,横扫六合,方才结束了数百年纷争战乱。

    让天下人安居乐业,不再随时担心丢了性命。

    捍卫六国者,六国贵胄也。

    非六国百姓,对他们而言,大秦帝国一统天下不过是换了一个王,成为了始皇帝的子民。

    只要始皇帝能够让自己一家人安居乐业,吃一口饱饭,不用饱受官吏贵族欺压,便已是承天之恩。

    如果能够安居乐业,吃一口饱饭,谁又想回到从前朝不保夕的日子?

    从前他们是黔首,如今依旧是黔首,并没有什么区别。

    若说有,那就是帝国新政开始之后,给了他们所有人一个希望。

    若说他们后人有真才实学者,多了一个光耀门楣的机会,这是他们祖祖辈辈几千来都不敢想的事。

    自夏,家天下起始,贵族生来便是贵族,贱民永远都是贱民,尊卑不可废。

    但始皇帝却打破了这禁锢了所有人祖祖辈辈的魔咒,给了天下人一线公平。

    这让他们无不感恩戴德,由衷拥护帝国。

    随后大秦帝国又收天下之田〔军功田不在此列〕,分给天下百姓,这更是让所有人归秦之心日渐浓厚。

    公祭大典结束了,在所有人的欢呼下,嬴政离开了,返回了咸阳宫。

    操劳了两个时辰,嬴政觉得有些乏累,便准备休息一会。

    躺在卧榻之上,却始终无法入眠,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心中的执念。

    苦笑了一下,嬴政再次坐了起来,然后开始批阅奏章。

    没过多久,赵忠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份奏章,对着嬴政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前线捷报,曹大将军攻破哀牢,斩首哀牢十五万大军,尽收哀牢之土,生擒哀牢王,献于陛下。”

    “哈!哈!哈!”

    “好,曹参没有让朕失望。”

    嬴政放下奏章,开怀大笑起来。

    这曹参的确厉害,盛名之下无虚士。

    接过赵忠呈上来的奏报,嬴政神色,眉飞色舞起来。

    滇侯战死了吗?倒也算死得其所了。

    “传朕旨意,追封滇侯为滇国公,以国公礼厚葬之。”

    说到这里,嬴政神色露出悲痛之色,一副惋惜不已的样子道。

    “陛下体恤臣下,实乃无双圣君也。”

    赵忠立刻领命道。

    “去把地图取来。”

    嬴政不可置否,然后话锋一转道。

    “是。”

    赵忠立刻走向一旁的墙壁,然后取下来上面挂着的缩小版地图,呈给了嬴政道:“陛下。”

    嬴政接过地图,把地图摊开在面前的木案上,然后看了看中南地图。

    提起毛笔,接着在地图上把滇郡旁的哀牢国更改为哀牢郡,又把骠国改为骠郡。

    做完这一切,嬴政心满意足的看了看,然后对赵忠道:“白腾的征南军团到了何处?”

    “回陛下,白大将军的五万征南军团已经扫清了吉篾人地盘,正在整顿吉篾人,应该用不了多久便会继续西进,剑指孟人。”

    赵忠指着地图上的路线,对着嬴政汇报道。

    “一群土著,若无瘟疫,熟知当地路途之后,在大秦王师面前,不堪一击。”

    “让白腾分兵两路,一路征服孟人,一路南下征服马人。”

    “大秦帝国的水师可以动一动了,配合征南军团,以马岛为跳板,一年之内将海外众半岛全部拿下。”

    嬴政把目光投向了海湾孤岛,目光深邃道。

    “臣领旨。”

    赵忠应诺道。

    “让曹参整军备战,越过澜沧江将昆仑以北,横断以东的西羌部族全部扫清。臣服大秦者收编,负隅顽抗者全部赶到西边的雪峰高原不毛之地开荒。”

    嬴政直接把吉篾人的地盘改为了吉蔑郡,然后又直接以昆仑山脉,横断山脉为分界线,将西羌高原一分为二,划了一条分界线。

    “陛下圣明。”

    赵忠心中一动,看样子陛下的目的恐怕不单单是西羌人吧!

    “既然月氏不识抬举,就让他们月氏人去唱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吧!”

    “传旨王贲,把陇西走廊从月氏人手中给朕夺回来。”

    嬴政目光望着联通西域的陇西走廊,声音冰寒刺骨道。

    月氏人唱什么鬼?

    陛下?陇西走廊什么时候是大秦的版图了?

    为何是夺回来?

    赵忠疑惑不已,但是却又不敢问,只能老老实实道:“臣立刻去传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