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朕从来就不是一个慈父,只能是一个冷血君王

    “陛下,华阳公主与华庭公主求见。”

    平天殿中,嬴政枕着宋贤的腿,闭目养神。

    宋贤则是十分温柔的替嬴政揉捏着太阳穴,一副温情无比的样子。

    赵忠走了进来,小声道。

    可嬴政似乎睡着了一般,根本没有反应。

    赵忠不由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宋夫人。

    宋贤轻轻摇了摇头,继续专注的为陛下按摩。

    赵忠当即心领会神,拱了拱手,然后便再次离去。

    见赵忠离开之后,宋贤方才小声道:“陛下为何不见两位公主?”

    “朕知道你与元曼他们年龄相仿,相交甚密,但此事你不要掺和进来。”

    嬴政仍旧紧闭双目,声音懒洋洋道。

    “臣妾不敢。”

    宋贤苦笑道。

    “元曼是因为顾念骨肉亲情,所以才会蹚这浑水,有机会,你替朕开导一下她们。”

    嬴政沉吟一番,还是开口道。

    “陛下心中舔犊之情仍存,为何总摆出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何不亲自见一见公主开导一番?”

    宋贤甚是费解,自己入宫也已多年了,陛下暗中一直关注着每个子女,呵护有加。

    可明面上,几十个儿女,却没有一人敢亲近陛下。

    每次见到陛下,那些公子,公主们,都好像老鼠见到猫一般。

    父子父女之间,何必弄到如此地步?

    “国事无私情,朕是君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嬴政翻身坐了起来,缓缓睁开了双目,神色严肃道。

    “可陛下终究也是一位父亲,为何就不能有天伦之乐?”

    宋贤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总是自己一个人抗下所有,从不向人敞开心扉。

    哪怕是家人,子女,也不例外。

    在所有人眼中,他就是人间的神祇,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可是宋贤知道,陛下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

    无论对臣下,还是亲人,都宽厚无比。

    “天伦之乐?哈!哈!哈!”

    “朕不知道何为天伦之乐,朕只知道帝国永远有处理不完的国事,需要朕不容懈怠。”

    “朕从来就不是一个慈父,只能是一个冷血君王。”

    “为了大秦帝国江山永固,谁能可以牺牲,包括朕也一样。”

    “她们是皇族,自幼锦衣玉食,享受世间荣光,自然要担负起自己的职责。”

    “为了大秦帝国,她们牺牲了自己的青春,朕何尝不是奉献了一生年华?”

    嬴政看着宋贤,神色淡然道。

    “陛下所言句句在理,可法度乃陛下所定,为何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女儿,法外开恩?”

    “陛下直接罢了李斯的官职,夺了李斯的爵位,这让人无可厚非。”

    “可是陛下却让年近七十的李斯去守咸阳城关,若是李斯因此出了意外,华庭公主在李氏又何以立足?”

    宋贤劝谏道。

    嬴政目光盯着宋贤,打量了许久,方才开口道:“元曼与嫶曼去找过你吧?”

    “臣妾不敢欺君,两位公主确实找过臣妾。”

    宋贤坦然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陛下。

    自己只是刚开口求情,陛下便猜中了一切。

    “朕乏了,退下吧!”

    嬴政摆了摆手道。

    “陛下,华庭公主也很为难啊!”

    宋贤受人所托,只能硬着头皮道。

    “朕让你退下。”

    嬴政似乎根本不想再这个问题上纠缠,冷冷道。

    宋贤心中一沉,她内心深处十分不安,可又不想就这样作罢。

    只能强忍着内心的惊惧,直接跪了下来道:“陛下……臣妾恳求陛下体恤一下公主吧!”

    “好啊!”

    “朕还真没看出来,你倒是巾帼不让须眉,勇气可嘉。”

    嬴政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宋贤,哑然一笑道。

    “臣妾只是不想陛下与公主,父女离心。”

    宋贤心中叹了一口气道。

    “是不是觉得朕立了公子羽为太子,你就可以恃宠而骄,有恃无恐?”

    嬴政笑着问道。

    宋贤却脸色一变,陛下这话说的不可谓不重。

    虽然陛下在笑,可是宋贤却感觉这句话冷的让人发颤。

    “臣妾,绝无此意,更没有这份胆色,请陛下明鉴。”

    宋贤连忙开口解释道。

    “朕能立太子,也能随时废太子。”

    “朕说过,后宫不得干政。”

    嬴政漠然道。

    “臣妾没有干政,陛下垂怜,让臣妾代掌后宫,公子公主之事,乃皇族家事,皆在臣妾管辖范围之内。”

    宋贤以理据争道。

    “那朕便给你一个机会,若你仍旧想要为嫶曼求情,想让朕赦免李斯。”

    “朕可以答应你,但是朕会废了太子,你还要继续求情吗?”

    嬴政神色凛然,瞪着宋贤道。

    宋贤心中一颤,只是微微怔了怔神,便立刻道:“公子羽年幼,居于太子之位,本就德才不匹其尊位。”

    “论德才,长公子扶苏贤名满天下,论长幼有序,公子羽更是陛下二十四子,年龄最小。”

    “臣妾斗胆,请陛下废太子,立长公子为储君,以安天下人心。”

    “公主已经为皇族牺牲了自己,陛下又何以忍心,再伤了她们的心啊?”

    宋贤一脸真诚之色,恳求道。

    “倒是有大秦帝国历代贤太后之风骨,起来吧!”

    无论宋贤真心与否,就凭这份气魄,的确有过人之处。

    嬴政笑了笑,对着宋贤赞誉道。

    “陛下是答应赦免李斯了吗?”

    宋贤露出惊喜之色道。

    “这件事不用再说了,朕责罚李斯自有用意,若朕想要他死,何必费这么多手段?一纸诏书,他还敢苟活不成?”

    嬴政看着执着的宋贤,大有深意道。

    宋贤听闻,当即所有所思。

    “陛下良苦用心,倒是臣妾多虑了。”

    宋贤站了起来,心中隐隐已经有所猜测。

    “行了,回去吧!朕还要处理国事,就别给朕添乱了。”

    嬴政拿起一本奏章看了起来,有些责怪道。

    “陛下今晚要宣哪位姐妹侍寝?臣妾为陛下传召?臣妾听闻陛下甚是喜欢那位云裳妹妹,今晚是否还宣召云裳妹妹?”

    宋贤目光幽怨的看着嬴政道。

    额!

    嬴政顿了顿,看着宋贤幽怨的目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这算是吃醋了吗?

    “你回去准备吧!朕处理完国事,便去你的甘泉宫。”

    嬴政笑着道。

    “那臣妾可恭候圣驾了,陛下可不许欺骗臣妾。”

    宋贤露出一副小女儿家姿态,媚眼横生道。

    “君无戏言。”

    嬴政板着面孔道。

    “臣妾告退。”

    宋贤宛如吃了定心丸一般,拱手一拜道。

    家姐前几日入宫,送给了自己几套价值不菲的衣物,听说在宫外十分受欢迎。

    那些衣物自己看了,都感觉面红耳赤。

    可一想到陛下如此宠信那位越女,她就感觉到深深的危机感。

    听说那些达官贵人们,都十分追捧这些衣物,宋贤很期待晚上陛下来到甘泉宫,心中跃跃欲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