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若是废物,留之何益?

    “不……”

    嬴政大汗淋漓的直接醒了过来。

    “陛下?”

    赵忠快步从外面跑了进来,神色惊疑不定,关切的看着大汗淋漓的陛下道。

    “没事了,朕只是做了一个恶梦。”

    嬴政撇开身上的薄毯,然后拿起面前桌案上的锦布,擦了擦汗道。

    “陛下,要不要传太卜解梦?”

    赵忠态度诚恳,求问道。

    “不用了。”

    嬴政丢下手中的锦布,然后斟了一杯水酒,一饮而尽。

    太卜?

    他们能卜出个什么?

    嬴政自然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平日里占卜之术,不过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的而已。

    “陛下,是否用膳?”

    赵忠拱手一拜道。

    “朕睡了多久?”

    嬴政感觉神精气爽,往日积累的疲劳似乎一扫而空。

    “回陛下,不到半个时辰。”

    赵忠不假思索,直接回答道。

    嗯?

    这么短?

    自己好像感觉了经历了成千上万年之久,一切都那么真实……

    “章邯死了吗?”

    嬴政好似想起了什么,疑问道。

    “回陛下,还没,正在账外跪侯。”

    赵忠不经莞尔道。

    “宣他进来,传膳吧!”

    嬴政平复内心的震惊之后,淡淡道。

    “臣,遵旨。”

    赵忠再次拱手一拜,然后便离开了大帐。

    走出大帐之后,看章邯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赵忠开口道:“章将军,陛下宣你进去。”

    跪了几个时辰,章邯感觉双腿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根本就无法站起来,只能再次缓缓用双手撑地,爬了进去。

    “罪将章邯,拜见陛下。”

    章邯挺直腰板,对着嬴政拱手一拜道。

    嬴政撇了一眼插在章邯胸口的匕首,若有所思道:“没看出来,你的命还挺硬。”

    这算是夸自己吗?

    章邯心中有些苦涩,老老实实道:“全仰赖陛下洪福。”

    “边疆近来不太平静,不知将军有何看法?”

    嬴政突然话锋一转道。

    额?

    陛下不杀自己吗?

    章邯有些莫名其妙,只是陛下垂询,他岂敢左顾言它,只能尊敬道:“回陛下,罪将略有耳闻。”

    “冒顿杀了自己的父亲头曼单于,自立为匈奴单于。”

    “冒顿野心勃勃,正在联络东胡,月氏,想要结成草原联盟,建立草原帝国。”

    章邯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不敢有丝毫隐瞒。

    “不错,但并不详细。东胡已经与冒顿暗中结盟,此时两方正在极尽拉拢月氏。”

    嬴政眉头紧锁道,这个冒顿果然不容小觑,前不久他派出了使者来秦,带来了他父亲头曼的首级,又献出了他父亲的阏氏,表示臣服之意。

    没想到,这个冒顿背地里,却准备联合草原三大部族,组建草原帝国,以求对抗大秦帝国。

    看来历史的轨迹已变,北方自己的布局已经被全盘打乱。

    眼下,需要一个应对草原部族,新的策略。

    “东胡答应如此快?东胡王莫非愿意甘于人下?成为匈奴的附庸?”

    章邯颇为意外,有些难以置信道。

    “错,恰恰相反,冒顿推举了东胡王为草原帝国皇帝,自己甘愿辅佐之。”

    “眼下月氏尚在摇摆之中,并且扣押了大秦使臣。虽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与大秦帝国也保持着接触,态度模糊暧昧。”

    嬴政神色严肃,眉头锁的更紧了。

    “这……对匈奴人有何好处?”

    章邯有些目瞪口呆,原本他以为会是三王并治草原,这冒顿莫非脑子进水了?甘愿带着匈奴成为附庸?

    “草原三大部族,东胡势力最强,月氏草场最为肥沃。唯有匈奴被月氏与东胡架在中间,南方是大秦帝国,北方是贫瘠寒冷地带。”

    “匈奴人没的选择,经此大败,匈奴人元气大伤。若不早早应对,迟早会衰落,要么被它人所吞并,要么趁着势力尚在,还可以多争取一些好处。”

    “聪明之人,不外如是。”

    嬴政倒是看的很透彻,分析出了匈奴人面临的困境。

    如果大秦帝国如同那个世界历史那般,轰然倒塌。

    匈奴人南进掠夺,实力大增之后,还有可能横扫草原。

    但大秦帝国稳若泰山,仅凭匈奴人的实力,若想在大秦窥视之下,强行整合草原,无异于虎口夺食,自寻死路。

    这个冒顿的确是个人才,能屈能伸。

    若是能够因此整合草原,把草原一潭死水给搅浑了,匈奴人也许更有机会浑水摸鱼。

    “陛下圣明。”

    章邯对于嬴政的见解,十分赞同,尊敬道。

    “朕给你一个机会,若你能办成此事,朕不但会免你死罪,还会给你加官进爵,让你荣尊天下。”

    嬴政看着章邯,笑着道。

    章邯看着陛下不怀好意的笑容,心中暗暗叫苦,只是脸上却露出欣喜无比的样子道:“罪将叩谢陛下天恩,请陛下明示。”

    “北上月氏,迎救秦使归国,伺机破坏草原联盟,朕绝不允许草原各个部族凝聚成一股势力,威胁大秦帝国北疆。”

    嬴政盯着章邯,声音不容拒绝道。

    这……

    章邯听闻,顿时心如死灰,就知道陛下的恩典不是那般容易领的。

    实在太看得起自己了,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扭转月氏人的想法?

    迎救大秦使臣也许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但若想破坏草原联盟,何其难?

    虽然月氏人左右摇摆不定,但它们终究生活在关外。

    两害取其轻,利弊一目了然。

    一旦匈奴人与东胡人,失去了耐心,图穷匕见,不再拉拢,而是威逼呢?

    为了族人部落繁衍生息,月氏人敢拒绝吗?

    章邯可以百分百肯定,月氏人绝对不会站在大秦帝国这一边。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怎么?办不到吗?”

    “朕只要有用之才,若是废物,留之何益?”

    嬴政话中含着赤裸裸的威胁,毫不掩饰。

    “陛下,罪将愿意北上月氏。”

    章邯感觉菊花一紧,他毫不怀疑,自己一旦拒绝,陛下会立刻宰了自己。

    这是君王的意志,不可拒绝,更不能违背。

    “去吧!你的家人,你的族人朕会好好替你照顾,若你为国捐躯,他们皆会享受帝国的礼遇。”

    嬴政挥了挥手,意味深长道。

    “罪将领旨,必不负陛下厚望。”

    章邯连忙拱手一拜道。

    陛下之言,看似激励自己,实则也不乏警告之意。

    若自己死在北疆,那自己便是国之功勋,自己的家人也会受到应有的照顾。

    若自己叛国投敌,反之自己的家人便会受到牵连,三族皆灭,不会有别的结果。

    书阅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