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要么死你一个,要么被灭族

    嬴政眼神尽是淡漠之色,一言不发,伸出大手,轻轻一挥。

    “杀……”

    蒙毅见状,立刻从口中蹦出一个冷冷的杀字。

    一众甲士,立刻挥舞着手中的长戈,将数十名犯人乱刃戳死,血溅当场。

    项梁顿时被吓的面无血色,神经紧绷起来。

    擦了擦脸上热乎乎的血迹,项梁一颗心剧烈的颤抖着。

    果然是宴无好宴,必杀之局。

    “嬴政,我楚国儿郎从不会贪生怕死。”

    “要杀我项羽,可没那么容易。”

    项羽哈哈大笑起来,丝毫没有惊恐慌乱,而是挑衅十足道。

    项梁只感觉脑瓜子,嗡嗡嗡的……

    项氏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孽障?

    恐怕再无回天之力了!

    “你对自己的武力很有信心?”

    嬴政淡漠的看着项羽,气定神闲道。

    项羽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大殿不远处的一尊大鼎,尽直走了过去。

    一众甲士顿时拦住了项羽的去路,将手中的兵刃对准了项羽。

    “滚开……”

    项羽爆喝一声,一双重瞳闪烁着骇人的光彩。

    虽身陷重重围困,项羽却毫无惧色,反而将一众甲士步步逼退。

    因为陛下未曾下令,所以一众甲士才会有所顾忌。

    嬴政看出了项羽的心思,轻轻挥手道:“且退下。”

    “喏。”

    一众甲士,顿时散开,让出了道路。

    项羽步伐稳健,对两边的甲士视若无睹,朝着大鼎走去。

    来到大鼎前,他直接撸起衣袖,双手抓住大鼎,大吼一声道:“起……”

    重若千钧的巨鼎,便直接被他扛了起来。

    嬴政看着神力无双的项羽,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果真是神勇盖世,力举千钧。

    可惜……

    不能为大秦所用,鸡肋而已。

    “啊……”

    项羽再次发力,身上青筋暴起,将肩上的大鼎,直接举了起来。

    满朝文武,纷纷动容。

    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简直就是一头人形怪兽啊!

    咚隆……

    项羽举起大鼎之后,很快就将大鼎仍了下来。

    地面的石板,因为无法承受巨力,直接被砸的粉碎,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论单打独斗,天下何人敢与我项羽一较高低?”

    项羽走了回来,目光傲然的看着嬴政道。

    “你天生神力,若论单打独斗,天下的确罕有敌手。”

    “但也并非没有,你年龄尚幼,功力尚浅,实战经验匮乏。”

    “能杀汝者,不在少数,只是待死之徒,何须大费周章?”

    “朕之令下,任你实力通天,也要乱箭穿心而亡。”

    “匹夫之勇,终究难登大雅之堂。”

    “朕若杀你,只需动动嘴而已。”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而你所谓的强者,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嬴政面无表情,对项羽不屑一顾道。

    “可敢一战?”

    项羽被气的怒发冲冠,大吼道。

    “幼稚。”

    “朕乃九五至尊,天下之主。”

    “而你又算什么东西?”

    “也配吗?”

    嬴政露出轻蔑的笑容,对着项羽冷笑道。

    “嬴政,你怕了吗?”

    “如果怕了,我项羽可以自裁以谢天下。”

    “但请放过项氏一族。”

    项羽看似莽撞,实则是自知今日乃必死之局,只希望能够搅浑水,让项氏一族免遭屠戮。

    “看来你表面装作一副匹夫的样子,实则却想要救你们项氏一族吗?”

    “这样吧!”

    “你若自绝于此,朕就考虑一二,看是否饶过你们项氏一族。”

    嬴政目光如炬,看着项羽道。

    “此言当真?”

    “若项羽一人之死,能换得全族平安,项羽死何足惜。”

    项羽哈哈一笑,豪气干云道。

    “在朕面前,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要么死你一个,要么被灭族,自己选吧!”

    嬴政又岂会被项羽的小把戏迷惑,反将一军道。

    自己所作所为,已经很仁慈了。

    这个恶毒的小子,根据记忆,推翻秦国就算了,那是自己的儿子不争气。

    但他还对秦国王室展开了血腥清洗,更需要掘了自己的墓?

    这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自己扫灭六国,虽然杀掉了诸王,但并未灭其宗室。

    对六国贵族,也从未清算,未曾妄杀一人。

    可是这些六国余孽又是如何对待秦国的?

    既然仁慈他们不要,那朕就赐给他们无尽死亡……

    “叔父保重,羽儿不能再侍奉叔父左右了。”

    项羽直接对着项梁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响头。

    “羽儿,不……”

    项梁想要阻止侄儿,可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毕竟,这个权倾天下的男人已经说了。

    如果羽儿不死,项氏就要被灭族。

    项梁一点都不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只有这个男人愿意,项氏灭族是必然的,根本不会有半点侥幸。

    “我项羽此生,只想做一名勇士,征战沙场,战死疆场,无憾矣。”

    项羽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嬴政,声音坚定无比道。

    “校场点兵。”

    嬴政二话不说,直接开口道。

    “遵旨。”

    蒙毅立刻拱手一拜道。

    在重重甲士的看守下,项梁叔侄被带到了行宫外的校场之上。

    看着密密麻麻的黑甲士兵,项梁脸色难看无比。

    而项羽却神色兴奋,神采奕奕。

    嬴政坐在校场的高台王座上,对蒙毅道:“给他一把剑。”

    “遵旨。”

    蒙毅立刻吩咐一名士卒,前往传命。

    很快校场上,一名骑兵,朝着项羽飞奔而去,然后丢下一柄利剑,便纵马扬鞭而去。

    项羽拔起地上的利剑,用衣袖擦了擦。

    然后他目光看向了远方军阵严明的秦军,目光露出无尽凶光,大吼一声道:“诛暴秦,兴大楚,杀啊!”

    项羽手持青铜长剑,一边大吼,一边朝着秦军战阵冲了过去。

    “放……”

    秦军战阵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然后一排排弓弩手,便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漫天箭雨黑压压的朝着狂奔而来的项羽,落了下去。

    天渐渐暗了下来,乌云从远方的天际,缓缓飘了过来。

    一声雷鸣划破天际,很快便风雨交加起来。

    项羽身体站的笔直,插满了黑色的箭矢,鲜血与雨水混合在一起,缓缓流淌在地。

    他的那双神采奕奕的重瞳,正在缓缓失去光泽。

    “羽儿,你是大楚的希望。”

    “羽儿,无道暴秦当诛,复兴大楚,振兴家族的使命,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赋予了你。”

    “羽儿,七尺男儿,岂能有妇人之仁?”

    项羽脑海中,童年的记忆一一浮现,很快他的意识就开始混乱直至消失……

    “传旨,灭项氏所有嫡系族人,旁系族人全部发配岭南戍边。”

    嬴政看着风雨飘摇中的项羽,缓缓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羽儿……叔父对不起你……”

    项梁嚎啕大哭起来,然后一路爬到了项羽面前,拿起地上的那柄青铜利剑,直接划破了自己的喉咙,倒在了磅礴大雨之中。

    书阅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