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

    长沙郡,一处偏远市集,一个中年男子拉着一头骡马,马背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货物。

    他满脸高兴之色,这一趟应该也会满载而归吧?

    虽然辛苦了一点可终归能赚不少钱,时常听人家说那些富商巨贾白手起家的传奇故事。

    他一直非常向往,年轻时机缘巧合他误入大山之中,竟然发现了别有洞天。

    那是一个非常原始的国度,从此他就开始了以货易货的生涯。

    赶上天气好,一年也能跑个十几趟,差点也能来回跑几次。

    用廉价的生活物品,换取价值不菲的皮毛,这些年他也攒下了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这一趟做完,他就准备不做了,用赚取的钱财,去做其它卖买。

    听说帝国的瓷器大受追捧,他准备转行,自己开个瓷器店面,用来营生,与家人过上安稳的生活。

    来到城门前,看到几名甲士走了过来。

    他一点也没有慌张,而是十分热情的迎了上去,脸上堆满了笑容。

    “停下。”

    几名甲士拦下了去路,其中一名什长走向前开口道。

    “长官,没有违禁品,都是一些生活用品。”

    他从怀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包铜币,然后递了上去。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这里的守城甲士,他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每次给点钱,就能应付过去。

    可是这一次,这名伍长却没有伸手接钱,而是语声厉色道:“张三,少来这套,老子像缺钱的人吗?”

    张三立刻怔了怔,连忙赔笑道:“虎爷当然不差钱,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

    因为家中排行老三,所以他的名字就叫张三。

    “你这是在贿赂老子吗?”

    “兄弟们,搜……”

    被称作虎爷的伍长,根本没鸟张三,直接挥了挥手,对着手下几名甲士吩咐道。

    “是。”

    几名甲士立刻领命,然后便走到张三的骡马前,开始搜索起来。

    “虎爷,这么多年交情了,俺老张是走私禁品,做违法勾当的人吗?”

    张三来到虎爷身前,小声道。

    虽然贩卖生活用品并不违法,问题是他也并不合法。

    因为押运货物需要官府的文书,出城也需要通行令。

    通行令自己花了不小的代价,还能弄到,可是那官府货运文书,就没有了。

    因为代价太高昂,张三只能铤而走险,每次都给守城甲士一笔钱,用来打点好关系。

    “是不是,老子说的不算,等着吧!”

    虎爷扭过头去,显然不愿多说,一副忌讳莫深的样子。

    张三顿时愣住了,啥意思啊?

    钱不香了吗?

    不要了吗?

    自己好像也没招谁惹谁啊?

    “伍长,找到了。”

    就在这时,一名甲士,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短匕。

    虎爷从士卒手中接过短匕,在张三面前摇了摇道:“这是何物啊?”

    张三顿时面无血色,这是什么鬼?

    我怎么知道?

    帝国律令,走私贩卖兵器者弃市。

    “虎爷,这东西不是小人的啊!”

    张三差点给吓哭了,语气有些颤抖道。

    “不是你的?难不成还是老子的吗?”

    虎爷一副冷漠的样子,心中却有些嘀咕,这还真是自己的啊!

    对不住了,自己也是逼不得已。

    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毕竟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我……我……”

    张三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一个本本分分的小商贩,要武器做什么啊?

    真不是自己的啊!

    为什么会这样?

    很快他就想到一种可能,自己特么的被栽赃陷害了。

    卧槽,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虎爷,多年交情,你为何要这样对在下啊!”

    张三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虎爷,一副委屈难过的样子道。

    “少废话,带走。”

    虎爷显然不愿多说,直接吩咐手下,将张三抓了起来。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一栋别院处,虎爷一言不发,将张三交给了别院外守卫的甲士,就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张啊!

    别怪兄弟不仗义,实在是没办法,谁知道你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兄弟我惹不起啊!

    张三心情忐忑万分被两名守卫甲士押了进去,穿过大院,来到一座大屋之中。

    两名甲士对着坐在上方翘着二郎腿的刘季拱手一拜,然后便离开了。

    “小人冤枉,小人是被冤枉的上官。”

    张三看了一眼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的刘季,连忙低下头,不断喊冤道。

    “哼,本官已经盯你很久了,岂容你狡辩,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

    刘季板着一张脸,对着张三就是一顿狂轰乱炸。

    “大事?”

    张三实在有些欲哭无泪道:“上官,小人只是做些小本买卖,能摊上什么大事啊?”

    “知道本官是谁吗?”

    刘季冷笑道,突然话锋一转。

    “上官是?”

    张三满脸狐疑,他自幼就在这小地方长大,哪里见过刘季。

    “听好了,本官乃御前参知政事,御前文不害,御前谏议侍郎,御前……〔以下省略几百字。〕”

    刘季滔滔不绝,报出了一连串官职。

    虽然全都是一些徒有虚名,毫无实权的虚职,愣是让刘邦说出来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气势。

    可张三不过是一介小贩,哪里知道这些官职,只是听上去,十分了不起。

    毕竟御前,那可是陛下身前啊!

    卧槽,就自己这点小破事,至于劳驾您从京师追到这里吗?

    张三越听越觉得自己要凉了,直接噗通一下,跪了下去道:“上官啊!小人真是被冤枉的啊!”

    “大胆,本官乃御前文不害,陛下钦点本官监察天下,一生平反怨案数不胜数,岂能冤枉你?”

    刘季满脸不屑,高傲无比道。

    “上官当然不会冤枉小人,不过小人……”

    张三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过个屁,你可知道自己的罪行,足以当街处死,并且会连累家人。”

    “你的家人皆会被流放边塞苦寒之地,沦为奴婢。”

    刘季走到匍匐地上的张三面前,直接拉起了他,看着他的眼神,冷冷道。

    “上官可要为小人做主啊!小人的确是被奸人栽赃陷害。”

    张三被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道。

    “莫慌,本官何许人也?”

    “本官从咸阳来到这鸟地方,若不是为了帮你平冤昭雪,本官来这鸟地方做什么?”

    刘季一副大义凛然,高风亮节的模样道。

    张三一听,直接又跪了下去,实在太感人肺腑了,自己何德何能?

    对哦!

    自己算哪根葱?

    这位上官不远千里迢迢,来到这,就为了给自己平冤昭雪?

    张三咋感觉如此离谱荒谬呢?

    不过看上官的神色,又不像说谎的样子。

    难道这就是神灵庇佑吗?

    “谢上官,小人愿做牛做马,报答上官救命之恩。”

    张三立刻俯首一拜道,真相对他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清楚,眼下只有这位上官能救自己。

    真假重要吗?

    刘季笑得合不拢嘴,等的就是这句话。

    “也不用你做牛做马,本官听说你精通夜郎语?”

    刘季搓了搓手,一脸热切道。

    有权力真好,难怪世人皆爱追名逐利,略施小计,就能耍的别人团团转啊!

    这个计谋十分拙劣粗糙,但过程并不重要,只要能够最快简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便足矣。

    因为这便是身份实力相差甚远所带来的好处,就算识破了又如何?

    自己仅仅只需要一个借口而已,这就够自己借题发挥,逼他就范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