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什么才是操纵舆论,颠倒黑白的利器

    公输府……

    自从陛下东巡回来之后,公输墨作为大秦帝国将作少府,吃饭不香了,睡觉也总是半夜惊醒。

    以前安逸悠哉的生活,彻底化作梦幻泡影了。

    如果仅仅是公务忙的焦头烂额,那也就算了。

    可是自从陛下二个月前开始宴请满朝文武之后,公输墨就再也开心不起来了。

    坊间传闻的绝世隗宝,别人不清楚,可公输墨是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出自他的手中。

    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这些所谓的绝世隗宝,究竟有多么廉价。

    当第一次听说,御史大夫花了五万重金从陛下手中求得一套之后,公输墨还暗暗窃笑,真是个活脱脱的冤大头。

    可是紧接着,护国公,蒙大将军,郎中令蒙毅,丞相李斯都接连爆出,公输墨再也笑不出来了。

    而是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压的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后来满朝文武几乎人手一套,公输墨更是感觉天都要塌了。

    天啊!

    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若是此事露出半点风声,自己恐怕立刻会成为满朝文武大臣同仇讨伐的罪人。

    为什么?

    虽然这事跟自己半毛线关系都没有,是陛下坑了他们。

    可是陛下何许人?

    谁敢去找陛下的晦气?

    哪怕心中再不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怒火积压,总归需要发泄。

    陛下何等英明神武,自然也清楚这个道理。

    那谁最适合背黑锅,成为满朝文武发泄的对象?

    公输墨几乎不用想,用屁股都想出来,这个人定然会是自己。

    特么的,这叫什么事啊?

    自己招谁惹谁了?

    公输墨愁眉不展,整日唉声叹气,正在借酒消愁。

    这时府中管事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对着公输墨拜道:“老爷,你让小人密切关注咸阳城的风声,今日咸阳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何事啊?”

    “天大的事,还能比老爷我借酒消愁更大乎?”

    公输墨难得清闲一会,喝的说话舌头都有些卷起。

    “听闻咸阳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齐聚相府赴宴,为丞相贺寿。”

    管事恭恭敬敬道。

    “贺寿?贺什么寿啊?”

    “他李斯前两年,不是刚过完六十大寿吗?”

    “再说了,他李斯过大寿,又没给老子下请帖,关老子什么事?”

    公输墨醉意熏熏,话音刚落,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直接站了起来。

    “前去赴宴者,可有朝中文武大臣?”

    公输墨甩了甩脑袋,清醒了几分道。

    “回老爷,未曾听说有朝臣赴宴。”

    管事有些奇怪道。

    嗯?

    不对!

    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李斯作为丞相,过大寿,为何不宴请朝中大臣,反而去请咸阳城的富贾贵胄呢?

    卧槽!

    陛下这是要让公输家举世皆敌吗?

    这将作少府自己是做不下去了,可公输家不能衰落啊!

    “快,备车,我要入宫面圣。”

    公输墨慌慌张张的去换朝服,对着管家吩咐道。

    “喏。”

    管事立刻领命,前去安排了。

    朝天殿,嬴政正在一张四方四正的纸上观阅。

    纸上赫然印着四个大字:“帝国快讯。”

    蒙毅站在下方,心中有些局促不安。

    这帝国快讯,陛下钦令自己主笔,虽然在陛下的教导下,自己学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知识,但仍旧有些担心,无法达到陛下的要求。

    “蒙卿啊!”

    “这快讯还需要精炼啊!”

    “你瞧瞧,这头版标题不够博取人们的眼球。”

    “应该这么写,震惊,胡狄大举犯边,北疆告急!!!!!”

    “还有这趣闻,也未得精髓。”

    “把那什么咸阳富商鸡毛蒜皮的小事,换成御史大夫风流史。”

    嬴政看完之后,又开始对蒙毅洗脑传授要诀道。

    咳!咳!咳!

    蒙毅发出一串咳嗽声,被陛下的话,差点给惊掉下巴。

    做人还能不能诚实一点?

    也就前不久匈奴偷袭了太原,何来大举犯边?

    不过陛下这标题的确很爆炸,远比自己写的标题更吸引人们的目光。

    趣闻版面,换成御史大夫风流史,就有点过分了啊!

    这样写,确定老冯不找臣拼命吗?

    “陛下,这不太合适吧?”

    “臣听说冯御史最近精神状态皆欠佳啊!”

    蒙毅苦笑道,陛下这是还要再补一刀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朕说合适那就合适。”

    “只是一个嘘头标题而已,朕又没让你真的把冯去疾的破事都抖出来,怎么写还不是你说的算?”

    “只要写的煞有其事,又十分有趣,那就行了。”

    嬴政不咸不淡,满不在乎道。

    “陛下,这岂不是瞎编乱造吗?”

    蒙毅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之色道。

    “真人真事,还办快报做什么?直接贴皇榜布告天下,不就完事了?”

    嬴政没好气道,这快报也许刚开始看似鸡肋,可却拥有无穷潜力。

    蒙毅当即气结,微微犹豫一番,继续道:“陛下,要把快讯流通大秦帝国每一个角落。可是臣十分不解,这天下目不识丁者众,但凡读书人又岂会看这些难辨真伪的东西?”

    “只要各地官府把快讯送至他们府上即可,看不看那是他们的事,就算他们拿去擦屁股,朕也毫不介意。”

    “广撒网,总归会有人好奇,只要有人被嘘头吸引,朕的目的就达到了。”

    嬴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好似在说一件,普普通通的小事。

    额!

    陛下有何目的?

    蒙毅捋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这帝国快讯,在他看来简直就是胡闹,完全是做无用之功。

    可出于对陛下的信任,他又觉得陛下似乎真有目的,否则实在不符合陛下的作风。

    莫非陛下准备用这东西大肆敛财,高价强买强卖?

    蒙毅眼皮一跳,被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连忙道:“陛下,这帝国快讯定价多少?”

    “分文不取,免费白送。”

    嬴政宛如看穿了蒙毅的小心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蒙毅好不容易捋出了一丝头绪,瞬间又懵逼了。

    分文不取?

    陛下莫非突然爱上了乐善好施不成?

    这纸张造价虽然不高,可也耐不住消耗量大啊?

    “陛下,帝国财政不容乐观,这帝国快讯是否等国库充盈之后,再行推广?”

    蒙毅小心翼翼的拱手一拜,提醒道。

    “蒙卿,也许现在你还不能明白朕的良苦用心,但是朕保证,等到时机成熟,你一定会为朕今日这个决定感到庆幸。”

    嬴政显然并不打算解释,毕竟这东西,可以当成自己的杀手锏。

    那一天并不会太远,潜移默化,时间久了,它就是自己引导天下舆论的利器。它大放异彩之后,不但能够让自己操纵舆论,更能财源滚滚,充填国库。

    凭什么朕要坐以待毙,让那些满口谎言的书生,给自己抹黑泼脏水?

    有机会,朕也要好好给天下读书人上一课,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操纵舆论,颠倒黑白的利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