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万能黑膏药

    “回陛下,没了。”

    左思右想,萧何最终还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只能对不起刘季了。

    毕竟自己不知道该如何举荐刘季的才能,或许因此会让刘季与自己心生间隙,可这样做,萧何隐隐觉得才是最正确的。

    否则以刘季的为人心性,踏足官场,对他而言,未必是好事。

    很多时候,平平淡淡的活着,也很不错。

    “刚刚跟着你的除了曹参,还有一人吧?”

    嬴政心中有些惊讶,本以为萧何会继续举荐刘季,没想到自己猜错了。

    这倒是让他觉得更有意思了,三人的关系应该不错才对,萧何为什么只举荐了曹参,而不举荐刘季呢?

    有趣,太有趣了!

    曹参也是一脸错愕之色,看着萧何,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

    却见萧何递过来一个眼色,他当即把满腹狐疑给咽了下去。

    以自己对萧何的了解,他应该不会这样做,但既然他这样做,那必然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

    “陛下,刘季虽与臣情深义重,有手足之情。但臣不敢因私而废公。”

    “刘季虽是魏国大夫之后,但家道落寞多年,未曾受到良好的培养。”

    “且为人好酒色,喜怒且无常,实难以委以重任,不堪大用也。”

    萧何倒也没有说谎,这些缺点刘季的确样样具备。

    对于刘季的优点,他只字未提。

    因为刘季所有的优点并不会让始皇帝陛下高看一眼,说不得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嗯,原来如此。”

    嬴政露出沉吟之色,淡然道。

    萧何听闻,不由松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见一见也无妨嘛!”

    嬴政突然话锋一转道。

    “陛下……”

    萧何当即有些懵逼,只是还没把话说完,就被打断。

    “诏刘季见朕。”

    嬴政的语气可根本没有给萧何半点商量的意思,直接下令道。

    “臣,遵旨。”

    萧何心中苦笑不已,他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只希望刘季能够安分守己,自求多福吧!

    对着嬴政一拜后,萧何便匆匆离开了书房。

    大约片刻之后,萧何再次走了进来,只不过身后跟着满脸笑意的刘季。

    “小吏刘季,拜见陛下。”

    刘季尽量控制自己的心,不让它不安颤抖,努力保持镇静。

    “朕听闻你在沛县任泗水亭长?”

    嬴政心中有一些迥然不同的感受,原本像刘季,萧何,曹参这些人的人生与自己根本不会有丝毫交集。

    但因为自己拥有了未来的记忆,这些人在自己刻意安排下,全都走入了自己的生活轨迹。

    叛臣也好,反贼也罢!

    对嬴政而言,只是未发生过的事。

    况且即便真的发生了,那也是自己死了之后的事。

    自己不死,谁敢言反?

    正所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在自己的眼里,芸芸众生,只分两种人,人才与废材。

    有才能之人,方能更好的为国效力,为自己做事。

    无才之人,就算忠心耿耿,于国何用?

    接受了万载后世记忆,嬴政知道帝国的局限在哪里。

    他想要改变这一切,可改革并非易事。

    若是自己一意孤行,也不是不能变法。

    只是所付出的代价,有些高昂。

    作为君王,并不在乎手段,只在乎最终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他有的是耐心,温水煮青蛙,不急于一朝一夕之间。

    想要打破几千年来的权贵特权,必会遭受巨大的反弹,而且引起帝国骚乱。

    刘季,曹参,萧何等一系草根出身,且又有真才实学的人,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新贵。

    扶持一批新贵,用来打压旧贵,等时机成熟,再推行新政,便会水到渠成。

    嬴政目光闪烁着精光,未来大秦只有一个永不腐朽的家族,那便是皇室。

    芸芸众生,都只是点缀罢了。

    什么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

    大秦必会万世不朽!

    萧何,刘季,曹参三人,见陛下目露凶光,陷入沉思。

    心中颇为忐忑,不知陛下在想什么?

    等待嬴政回过神来之后,刘季方敢出言,拱手一拜道:“陛下圣明,小吏的确任职泗水亭长。”

    “朕有心为帝国提拔新的人才,只是不知你有何才华啊?”

    嬴政若有兴致的打量着刘季,询问道。

    额!

    嬴政的话,就像自带一万点暴击,让刘季楞在了原地。

    自己有何才华?

    这的确问住了刘季,仔细想了许久,他还真没想出来自己有什么本事?

    喝酒算吗?

    撩妹算吗?

    胆大算吗?

    人际广阔算吗?

    刘季脑海一一浮现自己擅长的一切,最终张了张嘴,半晌蹦不出来一个字。

    文比不上萧何,武比不上樊哙。

    刘季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只不过就这样放弃唾手可得的机遇,他的心中十分不甘。

    自幼吃了无数苦头,他不想一辈子就这样窝囊下去,他想要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

    突然刘季灵光一闪,自己这么多兄弟朋友,为何啊?

    自己既无钱财,亦无权势。

    可是他们都信服自己,为何?

    “陛下,小吏文不如萧何,武不如樊哙,但小吏有一个本事,他们都没有。”

    “小吏交友广阔,长袖善舞,才思机敏,若能为帝国出使四方,定能让万邦对帝国敬畏有加。”

    刘季脸不红,心不跳,自信无比道。

    “哈!哈!哈!”

    嬴政听闻大笑起来。

    对于刘季其实他心中已有安排,改革时必然会遇到阻力,人心浮动。

    这家伙的确有长袖善舞的能力,用来笼络人心,用起来,应该会很顺手。

    有野心又如何?

    自己根本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做这种事,不但吃力不讨好,更没有实权,只是虚职罢了。

    但作用又非常不错,只要用得好,一人可当千军也。

    这刘季就好像一副黑膏药,帝国哪里不舒服,自己就把他往哪里贴,如此岂不美哉?

    想到这里,嬴政的笑意就更加浓厚了。

    望着刘季的眼神,都变的更加炙热了几分。

    这样的人才可不好找,遍观史书,也找不出几个来。

    文武之才,大秦并不缺,但像刘季这般的万能膏药,那是可遇而不可及求啊!

    刘季被陛下盯的有些发毛,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想不想去咸阳?”

    嬴政看着神色紧张的刘季,莞尔一笑道。

    去咸阳?

    刘季顿时瞳孔放大,简直不敢相信。

    只是很快他就哭的稀里哗啦,对着嬴政一拜道:“陛下赏识,刘季就算粉身碎骨,也难报陛下天恩之万一。”

    “你的家人,朕会安排他们与曹参的家人一同入咸阳。”

    “朕可要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机会朕给了,倘若你办不好差事,那还要给朕滚回沛县,朕不养废物。”

    嬴政收起笑容,神色严厉道。

    滚回沛县?

    天啊!

    不可能,这辈子自己都不要再回沛县来。

    沛县哪有咸阳好?

    那里的小姑娘都水灵灵……

    啊呸!

    不对,那里人杰地灵,乃大丈夫建功立业之福地。

    刘季心中思绪万千,对未来咸阳的美好生活,充满了向往。

    〔第一章,还有四章,请拭目以待,不更完不睡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