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5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风云变化。

    暗流汹涌。

    随着镇疆城的巨变,天下各大豪门、势力巨擘,顿时心思涌动起来。

    之前天下大势尽归陈东之身,一些豪门家主和势力巨擘,就算心有不满,也只能望洋兴叹。

    新陈家、陈道君、姜家、洪会,盗门。

    仅仅这几股力量,就囊括了天下顶尖战力和势力。

    合并在一起,那就是一尊让人绝望的巍峨大岳。

    但镇疆城剧变,陈东失踪,甚至可能命陨的消息传开了后,一些豪门家主和势力巨擘,也猛地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惊喜感。

    大势尽落陈东身,如今陈东都没了,那这大势也就没了!

    朝阳初升。

    李家内部却是一派祥和。

    “哈哈哈……终于没了,终于没了!”

    “天罚降临,要是他直接死了多好?不对,他肯定死了,没谁能在天罚之下活着。”

    酣畅尖利的笑声,回荡在李家山门内部。

    诺大李家,有人惊喜,有人错愕,也有迷茫者。

    毕竟李家上下,也有亲疏远近,对老太太的惊喜发狂,了解的也有差别。

    与李家不同。

    古家内部,此时此刻,却是鸡飞狗跳。

    全家上下,人尽火焚。

    这一切,都是古苍月背着重伤的古老太太返回古家时,瞬间引爆的!

    诺大房间内。

    药物刺鼻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中。

    人头攒动,却极为安静。

    只有洗血布声和匆匆脚步声。

    “救,快救啊!”

    古苍月看着床榻上的古老太太,不顾断手之痛,睚眦欲裂:“请大医,以古家之名,请大医,将钟医甲,乃至动用关系,请动四方军中大医,也一定要救活老太太!”

    “你们几个废物,古家养你们,培养你们,就培养出你们这几条废物狗吗?”

    古苍月苍白的脸上尽是狰狞,愤然一脚踢在了一位古家大医的身上。

    随着大医惨叫摔在地上,其余大医也纷纷惶恐跪地。

    “爸!”

    古蜻蜓匆匆进屋,见到眼前一切,顿时俏脸大变。

    “蜻蜓,他们请的大医呢?”

    古苍月顿时大喜,快步上前:“只要能救活老太太,古家不惜代价!”

    这样的决断,对古家而言,不可谓不重了。

    哪怕衰落,古家照样是门阀一列。

    这等深厚底蕴,敢做出这等承诺,但凡有人施救,未来家族势必与古家共同融入,古家不朽,家族亦不朽!

    但古苍月觉得做出这样的决定极为正确。

    身为古家第一战力,身背当年延续古家的至尊荣耀。

    古苍月对于古家的一些秘辛,远超任何人。

    那方大鼎,若不是古老太太传授法门,他根本就调动不起。

    即使在北域调动过了一次,可也只有一次机会,古老太太若是活不成了,那惶惶大鼎也就彻底成了古家摆设了!

    亲眼目睹了大鼎吞纳天罚雷霆一幕,古苍月很清楚,当年古家被陈道君、陈道临和陈家逼得退无可退的时候,就算没有他拼死一战,古老太太也足够依托大鼎,保存古家。

    那方大鼎,是古家根基。

    古老太太是唯一能如臂指使根基的存在。

    如果老太太没了,古家没有了大鼎这根基,未来面对天下群雄,他古苍月一人独臂难撑!

    然而。

    古蜻蜓神色黯然落寞,支支吾吾的不说话。

    “说啊!”

    古苍月厉声呵斥。

    古蜻蜓吓的一哆嗦,颤巍巍的说:“除几家交好的家中大医答应前来,其余闻名天下的大医,尽皆拒绝,四方军中大医,更是受到了军令加身,不得离开军中。”

    轰!

    声音很轻,却恍若大雷。

    饶是古苍月听到这个结果,也不禁浑身一震,踉跄后退,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紧跟着,难以压制的磅礴郁气,喷涌而起。

    “好,好,好!陈家,姜家、洪会、盗圣、霍震霄,你们干的够好!”

    古苍月咬牙切齿的大笑了起来。

    关键时刻,突然天下大医都拒绝而来,他不觉得那些大医们是傻子,会放过古家这等丰厚条件。

    能够阻断这些大医念头的,只有这几家形成的威威大势!

    霍震霄横压全军,姜家、陈道君、盗圣,横压天下大半。

    剩下海外的一些部分,也足够洪会一手压制了!

    单凭家族和其他几家的大医,根本就不足以抢救!

    这是要活活拖死古老太太啊!

    “爸,你先治治你的手吧。”

    古蜻蜓同样怨恨滔天,但理智还是让她有些担忧古苍月的手臂。

    “不碍事。”

    古苍月摇摇头,转头担忧忐忑的看着床上昏死的古老太太。

    他的断手很容易医治。

    可古老太太一身重伤,更被天雷电流侵袭,稍有不慎,便会魂归九天!

    “报!陈家大医到!”

    一人匆匆闯了进来。

    “陈家?”

    古苍月大惊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是如今陈道业执掌的旧陈家!

    “快请!”

    古苍月心急如焚,已经不顾其他了,这个时候多一位大医在场,救活古老太太的几率就增加一分。

    况且,陈家现在是陈道业执掌,早已经和陈道临、陈道君执掌的陈家截然不同了。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苍月兄,陈家道祖,特携家中大医,前来驰援!”

    一阵爽朗的声音,率先从门外传来。

    古苍月快步上前,抱拳相迎:“古苍月欢迎道祖兄,感谢陈家雪中送炭,此等恩情,古家势必铭记在心。”

    “苍月兄言重了。”

    陈道祖摇摇头,黝黑的皮肤上带着几分苦涩的笑容:“我家道业哥,一得知古家遭逢天变,特意令我带大医前来驰援,不过家中大医和天下大医,还是有区别的,略尽绵薄。”

    他是陈道业一派的,得到陈道业的命令,便立即赶来。

    能不能帮上忙另说,起码表明了一个立场态度!

    古苍月神情比之刚才缓和了一些,无奈绝望的说:“陈家有这份心意就好,实不相瞒,我调集古家威望,可天下大医和军中大医,居然无一人敢来!”

    “正常,陈东那野种身后的几方大势,大手横压而下,天下和军中的大医们都得噤若寒蝉。”

    陈道祖眼角带着一道疤痕,此时眯着眼睛,疤痕扭曲,透着几分阴翳,目光斜睨了古老太太一眼:“不过……如今倒是有一方大医,古家是能请到的!”

    “谁?”

    古苍月欣喜若狂,急忙追问。

    陈道祖看了看左右,示意古苍月走到了屋外无人僻静的角落。

    这才神色一肃,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域外百族,匈奴王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