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吉祥风暴 第925章 惹众怒

    柳浩天说完之后,王富国顿时哑口无言。

    柳浩天所说的这番话恰恰是王富国不能回答的问题。

    柳浩天并没有给王富国喘息的机会,继续锋芒毕露的质问道:“我还想要请问一下王富国副市长,作为分管矿产资源及其保护的副市长,在这些违规矿区重新获得采矿资质的时候,必然需要你的签字,没有你的签字,是不可能下发资质的,那么请问王富国同志,你在签字之前,有没有认真甄别过这些矿产公司所谓的资质申请?

    虽然我们省自然资源厅把这些石材类的矿产资源的审批权下放给了你们这些地级市,但是在放权通知书中也明确表态,要求你们地方必须做好相关资质的审查,尤其是企业资质的审查,对于那些劣迹斑斑的企业,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次获得相关的资质,请问你们是怎么做的?

    作为分管的常务副市长,难道你不清楚这些劣迹斑斑的企业吗?

    他们的资质是谁给他们停止的?是省自然资源厅!

    那么你们黄龙市把被省自然资源厅停止了采矿资质的企业,再次恢复了他们的采矿资质,你们是想锁定省自然资源厅所做出的决策呢?还是认为自己拥有了审批权之后,就可以不是省自然资源厅的监管,就可以无视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资质的颁发呢?”

    柳浩天最后这一波攻击,直接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面对柳浩天犀利的攻势,王富国沉默以对。

    此时此刻,网络上,赞同柳浩天这些质问并同样提出类似质问的网民铺天盖地。

    此时此刻很多原本被王富国的那些刚开始反击的言辞给蛊惑的网民也纷纷醒悟过来,柳浩天所提出来的这些问题让人一眼就能够看穿整个世界的本质。

    很多人全都悲愤异常。

    此时此刻,黄龙市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所有的市委常委全都表情凝重,尤其是市委书记陈定海和市长高立刚,他们全都意识到,黄龙市真的又有麻烦了。

    王富国根本没有办法应对柳浩天的强势攻击,而他们作为市委常委,又不可能赤膊上阵,他们只能坐在常委会议室内,坐等这次双方交锋的结果。

    此时,副市长魏惩宇的办公室内,魏成龙坐在魏惩宇的对面,情绪有些激动:“叔叔,为什么这次你会支持柳浩天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次是很好的一次给柳浩天抹黑的机会吗?”

    魏惩宇脸色当时就黑了下来,目光冷峻的盯着魏成龙说道:“小龙啊,我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太让我失望!

    你记住,柳浩天是你的对手甚至是敌人这不假,作为亲叔叔,我在能够帮你出口气的时候,一定会帮你出手。

    但是,你也不要忘了,我是吉祥省的副省长,虽然我不是省委常委,但作为副省级的干部,我的心中同样装着老百姓!

    我的确没有柳擎宇那么高瞻远瞩,也没有沈鸿飞那么道德高尚,我甚至并不清廉如水,但是,我永远没有忘记,我是一名党员干部!

    黄龙市天吉县大口镇的矿区问题,其实我早就听过一些情况反馈了,只是一直没有引起我的足够重视,这次柳浩天亲自前往大口镇,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情况如此严重,对于这种事情,作为分管自然资源厅的副省长,如果我要是不坚定的站在柳浩天的这一边,我对得起自己的党性原则吗?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小龙,你记住,人可以有私心私利私欲,这都没有问题,但是作为党员干部,我们的心中必须有一条底线,而这条底线就是老百姓的利益,尤其是农民群众的利益。

    我知道,你从小在城市长大,你根本就看不起农村人,你认为农村人比较老土,他们观念落后,穿着打扮不时尚,甚至有些人的身上还表现出了那种小农民式的狡诈,但是,你永远不要忘记,咱们魏家倒推3代,同样是农民出身!

    农民和农村永远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坚实的根基,农民的心永远不能伤。

    你不要认为现在农村比较穷,农村的消费实力不如城市,但是,你随随便便去找任何一个城市,把这个城市里的人倒推三代,80%以上的人,三代以前都是农民!

    你也永远不要忘记历史,在我们华夏的历史中,几乎每一次改朝换代,大部分都是由农民所主导。

    为什么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为什么我们要坚定的推进共同富裕,甚至因此而制定了三次分配策略,所有的这些问题,都是为了解决农村和城市之间发展不平衡不均衡的问题,都是为了提升农民群众的收入水平,提高他们的消费能力,只有农村发展起来了,只有农民富裕起来了,我们的这个社会才能真正的稳定,我们的这个国家才能真正的全面强大起来!

    所以,虽然我看柳浩天也很不顺眼,顺着柳浩天在有些重要的工作上根本就不向我汇报,虽然我也在想方设法的给柳浩天穿小鞋,但是作为分管自然资源厅的副省长,在涉及到党性原则问题的时候,我必须要首先做出无愧于一名党员干部的抉择!

    你想想看,柳擎宇现在什么位置,我现在什么位置,我甚至因为对柳擎宇的恨都改变了自己的名字,但为什么柳擎宇没有办法收拾我呢?

    不是因为咱们魏家的实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我魏惩宇虽然有很多的缺点,甚至还有我的私心和私欲,但是我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我永远不会突破底线!

    记住,做人如果没有底线,那么你的人生到最后一定是一个悲剧!

    这就是我几十年来和柳擎宇斗争的思考!

    虽然在仕途上我没有赢得对柳擎宇的胜利,但是在思想上,我却收获良多。

    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的侄子,这些话我根本不可能跟你说。

    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你以后想要收拾柳浩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个底线问题,绝对不能因为收拾柳浩天而损害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否则的话,就算是你父亲也不一定能保得了你!

    你自己睁开眼睛看一看,那巅峰的25个巨头,随随便便哪一个不是一心为民,一心为国!我们中华民族正是因为有了一批又一批这样既有高瞻远瞩又有家国情怀的巅峰巨头,这才有了我们中华民族飞快的崛起和伟大复兴的实现!

    为什么我魏惩宇的仕途之路最终只能止步于副省级呢?

    其关键就在于我的心胸和格局,就在于我没有他们那么大公无私!

    但是,我魏惩宇就是我魏惩宇,我永远也做不到柳擎宇和陆天明他们那么高尚!

    但是当我有一天死去的时候,我绝对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我无愧于这个国家,无愧于人民群众。

    由此,足矣!”

    说完之后,魏惩宇轻轻的挥了挥手:“你就先回去吧,说句不客气的话,就凭你和杜明哲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柳浩天的对手!

    柳浩天这个家伙比他刚刚来到吉祥省的时候,进步了不止一点点。

    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展现出了副省级干部才能有的那种收放自如的一种诀窍,在和我打交道的时候,我已经再也无法在气势和节奏上压制他。

    所以,你们这些人都不行!”

    魏成龙听到此处,表情凝重,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位叔叔虽然级别不是家族里最高的,但是家族里的很多涉及到战略规划方向的问题,一定会先咨询这位叔叔的意见,因为这位叔叔作为和柳擎宇同一时代的人,作为曾经能够和柳擎宇叫板的人,他的智慧和他的深谋远虑是获得家族上上下下很多重要人物的认可的。

    此时此刻,叔叔直接做出了对他们三人的论断,这让魏成龙非常的失望,他十分虚心的请教道:“叔叔,我们应该如何实现对柳浩天的一剑封喉?”

    魏惩宇轻轻的摇摇头:“你们把柳浩天想象的太简单了,想要对他一剑封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柳浩天这种人,气质上已经有了一丝柳擎宇的影子,但是,他和柳擎宇的做派又有着极大的不同。

    柳擎宇当年脾气火爆雷厉风行,做事风格大开大合,而现在的柳浩天,既有柳擎宇当年雷厉风行的一面,同时却又有奸诈狡猾的一面,柳浩天极其善于借势,极其善于分析别人的心理,就像这次柳浩天就这个事件向我请示,不要小看这个细节,这个细节充分展现出柳浩天既想要从我这里获得支持,又想要通过这次请示来试探我这个人的底线,想当年柳擎宇在柳浩天这个年纪,绝对没有柳浩天这么成熟!

    我现在甚至怀疑柳浩天就是柳擎宇的儿子!

    只不过柳浩天的简历上并没有出现他父母的名字,有关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柳浩天从部队退役之后,所从事的是十分机密的工作,所以,柳浩天的家庭背景必须隐藏!只有一定权限的人才能知道!

    如果说整个即小乘有谁知道柳浩天的父母到底是谁的话,那么只能是省委书记沈志威和省长曹克坚。但是他没有绝对不可能告诉其他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小龙啊,你记住,要想对付柳浩天你们只有两种可能,第1种就是杜明哲在级别上能够压制住柳浩天,同时他身边又能够聚拢一大批对柳浩天极其反感的同盟,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必须要有商界最顶级势力的强力支持,同时还必须让柳浩天失去民心,只有这种情况下,你们才能打到柳浩天。

    而第2种可能就是借刀杀人,借助柳浩天的对手和敌人,实现对柳浩天物理上的消灭。

    除了这两种可能之外,你们没有任何其他的途径可以战胜柳浩天!而每一个可能对你们来说都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说完,魏惩宇轻轻的挥了挥手。

    魏成龙苦笑道从魏惩宇的办公室离开。

    魏惩宇看这魏成龙离去的方向,轻轻的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处,望着窗外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魏惩宇又抬头看了看天,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起风了,暴风雨就要来了!黄龙市,麻烦大了!”

    与此同时,大口镇的矿山上,王富国面对柳浩天的强势反击,被逼的节节后退。

    就在王富国心中琢磨着应该如何反击的时候,柳浩天突然语出惊人:“王富国同志,你现在为什么不说话了呢?是不是觉得我所说的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击中了你的软肋呢?

    其实,我现在有一个十分不好的预感,我感觉到,在你们黄龙市,甚至是在整个吉祥省,围绕着矿产资源领域存在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掌控了很多的人脉资源,所以才能让天能矿业公司等好几家已经丧失了资质的矿业公司重新获得相关的资质,这一点,从我们省自然资源厅所收取到的一些举报材料上,已经可以看出一丝端倪了。

    而今天,当我看到你王富国这个常务副市长以及县长鲍国良和大口镇这两个一二把手的表现,我对此感觉到深深的忧虑。

    王富国,我现在没有证据证明你是否身处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当中,但是,我对你的个人操守以及你的职业道德存在着深深的忧虑,因为,如果你是一个真正一心为民一心为国的官员,那么你绝对不可能会批准这么多劣迹斑斑的采矿企业再次获得相关矿产资源的采矿资质!”

    柳浩天说到此处,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可惜呀,我不是省纪委领导,否则的话,我第1个要查的就是你王富国!”

    柳浩天还没有说完,王富国便彻底处理愤怒了,他直接横眉冷对柳浩天,怒声呵斥道:“柳浩天,你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血口喷人!你知道当初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吗?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众人皆醉你独醒吗?

    简直是搞笑到了极点!

    柳浩天,我不想跟你做任何的解释,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黄龙市所做的任何的审批全都是有理有据,作为分管自然资源局的副市长,我王富国问心无愧!

    我可以拍着我自己的良心说,我王富国所做出的决策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

    柳浩天,我看你今天根本就没安好心!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黄龙市存在着庞大的利益集团,你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胡乱猜测!

    你以为我们黄龙市市委是吃干饭的吗?你以为我们黄龙市是纪委是吃干饭的吗?你以为省纪委就在我们黄龙市,什么都看不清楚?

    赶快收回你那众人皆醉你独醒的那一套吧!

    你所说的这些话,不过是想要自我标榜自我抬高身价罢了!

    任何一个有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出你柳浩天的险恶用心,你不过是想要把火往我们黄龙市的身上引,你不过是想要把我们黄龙市推到风口浪尖,你不过是想要通过这次直播,借助着我们黄龙市大口镇这个矿区所存在的这些问题,不断的给我们黄龙市点上抹黑罢了!

    柳浩天,我奉劝你一句,做人,不要把别人想象的太没有智商了!

    大家谁都不比谁的智商差多少。”

    王富国说完这番话之后,胸脯一起一伏,眼神中的怒气依然未消。

    而网络上,围绕着两人之间的争吵,同样吵翻了天。

    有人认同王富国的观点,有人认同柳浩天的观点,在直播平台上,各种弹幕铺天盖地,各种观点此起彼伏。

    此时此刻,黄龙市市委常委会议室内,一名常委突然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满脸悲愤的说道:“陈书记,高市长,我强烈赞同王副市长的观点,我认为,柳浩天一定是对我们黄龙市存在着方方面面的不满,否则的话他不应该如此的为我们黄龙市的脸上抹黑,他竟然说在我们黄龙市甚至整个吉祥省存在着一个围绕着矿产资源领域的利益集团,我认为,就此情况我们很有必要向省委反馈一下,柳浩天在进行公开直播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对我们省委和省纪委等机关单位的强烈的挑衅!

    他这甚至是对我们整个吉祥省的抹黑。”

    高立刚脸色漆黑如墨,陈定海眉毛轻轻向上挑了挑,眼神之中有两道锋利的寒芒若隐若现。

    柳浩天最后的这番话惹怒了陈定海。

    在陈定海看来,柳浩天最后的这番话会让黄龙市陷入困境之中。

    作为黄龙市的市委书记,陈定海非常不喜欢柳浩天所说的这番话,虽然陈定还很欣赏柳浩天在上次黄龙山风景区中的表现,但是这一次,柳浩天的这番话说得过分了。

    这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