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投效

    信长看完,略带失望得摇摇头,说道。

    



    “给足轻发禄,还要管她们的家事,太繁琐了。

    



    战死的足轻还有什么用,何必管她们家人死活。

    



    要我说来,一概不理。

    



    另外设置新的军职,名为足轻头。

    



    下放姬武士为足轻头,十人一头,并允许足轻以军功升任足轻头,才是正理。”

    



    织田信长的话,让前田利家为之侧目。

    



    斯波义银给足轻发禄就足够震动武家集团了,没想到信长更狠,干脆撕开军升通道。

    



    足轻十人一小队,本就配备姬武士一两人指挥。

    



    固定这个职位让姬武士与足轻都可以担任,将模糊足轻与基层姬武士的界限,混淆两个阶级的区别。

    



    织田信长胆大妄为,这想法太过激进。

    



    足轻武士化的结果,就是底层姬武士的利益被严重侵犯,但主君的军力将更加强大。

    



    姬武士武艺娴熟,可有组织的足轻三五人亦是不弱,只因没有希望混沌度日,无心也无路上进。

    



    只要足轻有了职禄,有了上进的职位,就会爆发巨大的力量。

    



    日本六十六国,二千万石,一千万人口。武家不过数十万,数量远远不如平民。

    



    如果织田信长真的在脱产的常备军势中,搞成了足轻武士化,那么织田家的军力会迅速强大。

    



    尾张富庶,过得舒服的姬武士团战力在六十六国中不算出名。

    



    但尾张是产粮大国,有足够的粮食让织田信长折腾,如果拿下整个浓尾平原,更具优势。

    



    信长心中计算斯波足轻法度的利弊,兴奋异常,她仿佛看见了一条强军之路。

    



    而前田利家冷眼旁观,却是不看好。

    



    信长的做法会得罪整个武家阶级,特别是维护守护体系的幕府及守护大名。

    



    就算她能用扩张所得的大量利益收买麾下武家,可扩张有尽头,贪婪却没有止尽。

    



    到达扩张的极限后,利益如何分配?

    



    被严重腐蚀了特权,忍耐到极限的武家集团必然爆发,内部矛盾会把她炸得粉碎,葬送织田家的大业。

    



    她摇摇头,干她什么事。

    



    前田利家从未想过背叛义银君,织田信长看到的投诚,只是她的瞒天过海之计。

    



    随着斯波家在近幾风生水起,维护尾张斯波领的存在成了织田信长的一个政治投资。

    



    当初前田利家不接受织田信长的拉拢,是因为尾张斯波领根基不足,她需要坐镇其中。

    



    如今领地稳固,想要发展,又必须得到织田信长的支持。

    



    前田利久离开后,前田利家在尾张斯波领一手遮天,得到她的效忠,织田信长将拥有一枚打入斯波家内部的棋子。

    



    又可以用尾张斯波领的势力,制衡织田家日益庞大的家臣团。

    



    这对织田信长有利可图,她绝对会欣然接受,但问题在于,如何取信于她。

    



    为了重新被织田信长启用,前田利家必须找到一样东西,取得她的信任。

    



    又不会真正侵犯斯波义银的利益,以为背叛而憎恶。

    



    斯波足轻法度,便是她所想到的合适之物。

    



    织田信长并不知道,斯波足轻法度其实只是义银的一个善念,怜悯足轻的一时慈悲。

    



    当初义银想给足轻发禄,可是一年整整五石!

    



    如今只剩下区区二石,是因为他根本没参与制定法度的事务。

    



    具体的法度是由前田利益建立,前田利久与前田利家两姐妹完善,才有了现在的细则。

    



    将这法度泄露给织田信长,斯波义银并不会感到愤怒,那只是他当时的一念之仁而已。

    



    从近幾斯波领的领国化来看,斯波义银还是在走传统的守护大名之路,并没有启用足轻武士化。

    



    前田利家确信,她的义银君并不在乎这部足轻法度。

    



    而这法度离经叛道,却能引起织田信长的极大兴趣。

    



    斯波足轻法度重家属,重抚恤,与织田信长重激励,重战力的想法完全是南辕北辙。

    



    前田利家有信心,即便此事泄露,斯波家臣团可能对她的做法会有所不满。

    



    那也是因为这法度严重侵犯了传统武家的利益,守护大名麾下诸姬天然会反感。

    



    而斯波义银本身,这点小小的冒犯在扩大尾张斯波领的巨大利益面前,不值一提。

    



    他自己看都没看过的法度,有什么好特别生气的。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出卖这份斯波足轻法度,能否做大尾张斯波领,提高她前田利家在斯波家中的地位。

    



    一切权利来源于实力,有了实力才能说服麾下武家们支持她的冒险,角逐斯波家入赘之事,获取更大的利益。

    



    如今看来,她已经取信织田信长,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这位刚愎自用的殿下会给她一点点机会,作为出卖主君的犒赏,这也是她一向的恶趣味。

    



    给斯波家内部打入一根钉子,又能培养一支独立于家臣团的力量。

    



    对于织田信长来说,值得给予一些机会让前田利家去奉公恩赏。

    



    说到底,就是让她当狗,还得自带干粮,用斯波家的力量为织田家服务。

    



    如果前田利家战功卓著,得到了大量的领地,那也只是挂名在斯波家而已。

    



    一旦揭露她背叛之事,面对斯波义银的愤怒,前田利家只能呆在织田家接受庇护。

    



    难道她会交出自己一手打造的尾张斯波领,乖乖听候斯波义银的发落,失去自己辛苦奉公得到的一切?

    



    她肯,跟着她打下偌大领地的家臣们肯吗?

    



    武家重利轻义,没有足够的理由,前田利家就算自己犯傻,麾下的武家也会逼着她冷静。

    



    当然,前提是前田利家的确有才能。

    



    如果她运气不好,或者军略不足,战败战死了,那一切都无从谈起。

    



    织田信长看着前田利家,越看越顺眼。

    



    前田利家低头恭谨,越发卑微顺从。

    



    两人心思各异,场面却是和谐得很。

    



    良久,织田信长说道。

    



    “犬千代,你很好,不要让我失望,我会给你机会。

    



    我说过,替我做事,百万石大名未来可期,如今这个承诺依然有效。”

    



    前田利家伏地叩首,沉默不语。

    



    织田信长以为她愧疚于自己对斯波义银的背叛,无颜开口,忍不住哈哈大笑。

    



    她喜欢强迫别人服从自己,这种征服的快感,爽到窒息,爽过啪啪啪。

    



    前田利家垂头低目,在她看不见的隐秘角落,双眼中蕴含着一股力量。

    



    做下此事,便只能坚持走到底,以入赘为目标前进。

    



    要么成为斯波家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要么就战死沙场吧,她决不允许自己平庸的活下去。

    



    义银君,请赐予我力量,愿我武运昌隆。

    



    “犬千代,领地的兵粮役向犬山城输送,你去找柴田胜家,商量组建织田斯波联军之事。”

    



    “嗨!”

    



    尾张斯波领作为外样藩的存在非常奇特,经济上隶属织田家领地要缴纳兵粮役,政治上却从属斯波家,独立于织田家外。

    



    织田信长这是将她划到柴田胜家麾下,列入东美浓攻略军势。

    



    前田利家心里明白,不论她如何表现投效的诚意,织田信长都不会让她参与西美浓攻略。

    



    那里距离近幾斯波领太近了,前田利家可以在织田家征伐中获取军功,恩赏领地,但只限于东美浓。

    



    织田信长是个狂人,却是个冷静理智的狂妄之徒,她看似疯狂,其实非常理智,唯利是图。

    



    她从没真正相信过别人,信任的唯有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