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大比

    前田利家从天守阁出来,心情有些沉重。

    



    织田信长虽然面上宽容,但心中应该是有了计较,绝不会让尾张斯波领继续扩张。

    



    容忍尾张斯波领的存在,是织田信长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向斯波义银释放善意。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任凭尾张斯波领肆意扩张,借助她的美浓攻略,获取更多领地。

    



    如果她真的那么做,就不是想要获取斯波家的好感,而是为斯波家打天下了。

    



    织田信长没那么傻。

    



    要是没有新的契机,前田利家将被困在尾张南部山区,再无施展才华的机会。

    



    这是当初她投效斯波义银,织田信长对她的报复,武勇智谋无处施展。

    



    其实,她不在乎织田信长如何为难她,那位的行事作风,多年跟随早就看得清楚。

    



    最是睚呲必报。

    



    她难受的是,如果不能继续扩大领地,如何加重自己在义银君心中的份量。

    



    远在尾张的她,在这场入赘之战中本就吃亏,如果不能用近幾斯波家无法忽视的大利交易。

    



    斯波家臣团如何肯让她入赘,心高气傲的义银君又如何能看得上她。

    



    还是得想想办法呀。

    



    ———

    



    这几日,足利义辉快活得很。

    



    她这前半生皆是循规蹈矩,虽然衣食无缺,地位尊贵,却也背负着超过常人许多的压力和期待。

    



    活着累呀。

    



    借着斯波义银之事与大御台所顶牛,亦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徬徨之余,还有些叛逆的快感。

    



    不理政事,沉迷剑室,也是趁着势头发泄自己的情绪。

    



    她太压抑了。

    



    说是天下之主,可天下谁真的把她当回事?

    



    嘴上都是忠君报国,心里装的全是自家利益,天下武家没一个好东西。

    



    特别是那个斯波义银,竟然拒绝了联姻,让她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今日,又到了剑术大比的日子。

    



    足利义辉甩开那些烦心事,笑眯眯看着专心冥想,一心要在她面前露脸的剑客们。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放下所有心事,好好享受一会儿清净。

    



    此时的剑客大比,还是以真刀为主。

    



    虽然上泉信纲的新阴流提倡以竹剑替代真刀,减少比试的危险性,可一时半会儿难以被剑客们接受。

    



    虽然明面上大家都以剑客应当将生死置之度外,用真剑才是猛士来搪塞。

    



    可她们真不怕死?未必吧。

    



    新阴流推崇竹剑,自家子弟比试也是多用竹剑对决。

    



    这竹剑的手感和份量,与真刀相去甚远。

    



    其他流派的剑客不熟悉竹剑,使用起来,必然不是新阴流剑客的对手。

    



    天下往来,皆为利益驱使。大家指望着剑术为生,怎么肯放弃用惯的真刀,改用你新阴流的竹剑。

    



    新阴流两代,上泉信纲与柳生宗严先后为剑术师范,深受足利义辉看重。

    



    但也难改这剑室之内,大比所使用的刀具。

    



    这就是人性,唯利是图,不惧生死。

    



    今日的大比,柳生宗严心中总有些不祥的预感,她看了一眼默默坐在角落的高田雪乃。

    



    在她刻意放纵下,这些天剑客们的言语放肆了许多。

    



    剑室内以新阴流剑客为首,但其他流派剑客也是不少。有几人是轻浮性子,嘴上本就没个把门的。

    



    她环视当场。

    



    将军位于座上,面带微笑,四周剑客们环坐一圈,皆是跃跃欲试。

    



    “大比开始!”

    



    随着柳生宗严一声喝下,一名剑客起身走到场中,向将军鞠躬。

    



    此时的大比还没有那么多规矩,无非就是你行你上。

    



    只是御所剑室到底是将军居所,一般都点到为止,没有地方武家那种血溅当场的凶狠。

    



    剑客要想在地方立足,必须在当地领主的剑术大比中获胜,才能获取好感,开设道场。

    



    所以,所有大比参与者都是竞争对手。

    



    出手毒辣,抢得是饭碗,也是流派的存亡,最为残酷。

    



    而剑室内的大比双方,都拿着将军的职禄,赢了有饭吃,输了也饿不死,少了狭路相逢的决然。

    



    柳生宗严瞳孔一紧,因为她看到高田雪乃站了起来,走入场中。

    



    将军饶有兴致得看着她,受了她鞠躬一礼。

    



    对于她来说,这高田雪乃也是个有意思的剑客。

    



    能入幕府的剑客都是剑道佼佼者,可剑术再好,也是小道。

    



    武家正道是战阵,经营剑道的剑客们,她们只是高阶武家豢养的剑术指导或目付暗探。

    



    换而言之,没什么地位,取悦主任的鹰犬罢了。

    



    在剑室之中,练剑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讨好将军,得到将军的好感,才是剑客们立足的根本。

    



    而高田雪乃永远是冷冰冰的,不与人交往,对将军恭敬又保持着距离。

    



    每日里,都是挥剑。

    



    这种纯粹的剑客,反倒让将军看着顺眼,时常拉着她一同挥剑练习。

    



    这引起了不少剑客的反感。

    



    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你装什么沉迷剑道,另辟蹊径引起将军的注意,心机真重。

    



    又因为她不参与人际交往,被排斥在剑客们的圈子之外,背后诋毁的人可是不少。

    



    只是斯波家势大,大伙儿得罪不起,面上还是不招惹她。

    



    有些背景的姬武士,谁肯专职为剑客。上阵奉公恩赏,不比以剑娱人强吗?

    



    这一行,大多还是出生低微的浪人,得罪不起高门贵胄。

    



    哐嘡一声。

    



    两人刚才面对面鞠躬行礼,对面剑客拔出剑,就已经被雪乃一剑刺中手背,吃痛弃剑。

    



    那人也是坦然,施礼下场。

    



    雪乃此剑快如闪电,只看见白光一闪,对方就已经落败,将军忍不住鼓起掌来。

    



    剑客们纷纷凑趣,跟着鼓掌。柳生宗严一面鼓掌,一面暗中松了口气,高田雪乃还算知道分寸。

    



    之后,场面稍冷,无人再敢上场比剑。

    



    将军皱起眉头。

    



    这些剑客什么意思,打不打得过是能力问题,连上场的勇气都没有才是真的丢人。

    



    柳生宗严见将军面色不悦,心里盘算着雪乃刚才那一剑,自己能否安然接住。

    



    这时,雪乃朝将军鞠躬,众人都以为她要回坐。

    



    谁知,她说道。

    



    “公方大人,剑室之中皆不是我对手,不如我点十人一齐上阵,也好公平一战。”

    



    足利义辉面色僵硬,这里的剑客都是她精挑细选,随侍身边的好手。

    



    如今被雪乃暗指废物,她这将军不要面子?

    



    周遭剑客们更是愤怒,高田雪乃是要砸她们的饭碗,没法忍了。

    



    将军也想给她一个教训,冷冷笑道。

    



    “你既然这么自信,那就自己挑吧。”

    



    雪乃对将军一个鞠躬,指着剑客们一一点出对手。

    



    柳生宗严脸色沉了下去。

    



    那十人,正是这些天言辞侮辱谦信公,最肆无忌惮的那些放浪剑客。

    



    她惊恐看了眼将军,又不敢道出真相,紧握的手心生汗。

    



    高田雪乃,你要适合而止。

    



    这里是御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