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会盟

    之后几日,将军依旧不愿理事,而御所剑室却开始谣言四起。

    



    大御台所在柳生宗严的协助下,精准杖毙了几个跟风传话的侧近,侍男。

    



    于是,流言蜚语只在剑客之中传播。

    



    上面将军不知,下面侍候人等不敢参与,微妙得在一个小圈子里流转。

    



    这些剑客放浪惯了,不当值时候,常年留恋鲸屋与流莺之流纠缠,听得都是最低俗的传闻。

    



    说出来不堪入耳,听起来面红耳赤。

    



    暗中观察的柳生宗严,看见高田雪乃几日都还是冷冰冰独自习剑,无视她人,暗自心惊。

    



    冥冥之中,总觉得要出大事。

    



    ———

    



    京都暗潮汹涌,远在尾张的织田信长却是心情大好。

    



    今川义元战没之后,今川家陷入内乱,无力再侵袭尾张。

    



    她终于可以集中精力消化上尾张四郡,实力大增,一跃成为手握五十余万石的有力大名。

    



    更可喜的是,在前田利家的斡旋之下,松平元康终于决心向她靠拢,今日就要到清洲城与她会盟。

    



    松平元康本没这么容易改换立场,今川家内乱未定,她又有袭扰尾张自保的策略。

    



    还没被逼到绝路上的她,怎么愿意与刚在桶狭间死战数场的织田家联盟。

    



    谁知道,织田家到底靠不靠得住呢?

    



    可是她的袭扰之策遇到了麻烦,织田信长狡猾得将尾张南部山区封给了斯波领。

    



    要想攻击织田家,就得先杀入斯波家领地。

    



    斯波家乃是幕府高门,之前衰败不提,斯波义银将其复兴再起,松平元康实在是不想得罪那位战阵无双的谦信公。

    



    于是乎,她的战略陷入了尴尬境地。

    



    不攻击尾张,怕今川氏真稍有喘息就会杀入西三河弄死她,以西三河土地收买家臣团,平息内乱。

    



    攻击尾张,还未打到织田家,就得先与斯波家战上一场。

    



    尾张斯波领实力不足,多半挡不住她的攻势,可就算是打赢了又如何?

    



    继续深入尾张,攻击浓尾平原,与织田信长开战?

    



    今川家在身后虎视眈眈,她只求自保,袭扰尾张边境即可。根本不想深入尾张,继续消耗自家的实力。

    



    正在她进退两难之际,少女时有些交情的尾张斯波领代官前田利家来信,让她有了一个新的选择。

    



    由斯波家出面作保,与织田家联盟,这个提议松平元康心动了。

    



    今川家不可能去攻打武田北条两家盟友,那么今川氏真要想扩张,必然选择三河尾张一线。

    



    在这点上,织田信长与松平元康是有着共同利益的。

    



    只是双方远有祖父辈的恩怨,近有桶狭间鏖战数场,死伤无数,难以取信对方。

    



    如果由斯波家牵线搭桥,那么联盟的稳定性就有了保证。

    



    织田信长想要的是美浓,求得是整个浓尾平原。

    



    松平元康渴求的是保住家业,何况在织田家的支持下,还有吞并东三河,反攻今川家的可能。

    



    一统三河国是松平家几代人的梦想,松平元康怎么能不动心。

    



    数次使臣交往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亲来清洲城与织田信长会面。

    



    织田信长在城外迎接松平元康,两人见面之时,皆泪眼婆娑,双手紧握。

    



    “吉法师姐姐。”

    



    “竹千代妹妹。”

    



    周遭两家家臣,都在抹着眼泪,为这对异姓姐妹感天动地的友情添砖加瓦,浓重气氛。

    



    她们怎么能不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呢?

    



    织田家臣团终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攻略美浓,收获更多的土地与利益。

    



    松平家臣团背靠织田家,不但放下了被今川家吞并的担忧,还起了侵袭东三河,扩张家业的野心。

    



    双方情深义重,那些死去的先人,姬武士算个屁!

    



    两家肝胆相见,可照日月!

    



    作为保人,护送松平元康一行前来的前田利家冷眼旁观,凑趣微笑点头。

    



    清洲同盟,成了。

    



    是夜,与松平元康交换誓书,完成联盟的织田信长,在天守阁内召见了前田利家。

    



    坐在主位上,织田信长意气风发,穿着一袭亮色和服,盘腿半躺在靠枕上,态度相当嚣张。

    



    有了松平家在东海道一线的阻拦,她终于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全力攻略美浓,战略态势前所未有的好。

    



    此时的她有些得意忘形,忘了面前行礼的人是斯波家在尾张的代官,需要给予尊重。

    



    又或者,她就是故意如此,暗示前田利家,你对我的价值下降了,要更谨慎一点哦。

    



    前田利家面色恭敬,低头行礼。不论织田信长如何作怪,她都礼节不亏。

    



    尾张斯波领的存在非常奇怪。

    



    说起来,属于织田家下属的外样众,以战功获取恩赏,是最正统的武家领地。

    



    可这片领地的主人又是幕府高门,在近幾奋勇复兴家业,实际上已经脱离了织田家自立。

    



    名分上,织田信长都不敢称斯波义银为下属,他是足利亲族,复兴再起的斯波家督,位高权重。

    



    如果织田信长硬要高他一头,幕府的颜面,将军的威严还要不要了?

    



    所以,她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斯波领这个织田家的国中之国。

    



    狂妄如织田信长,也不敢随便打尾张斯波领的主意。

    



    军功恩赏还得公平,不然会恶化与斯波家的关系。

    



    这叫什么事嘛。

    



    所以,她干脆把斯波领丢在南部山区和松平家对耗,自己专心消化上尾张四郡,准备美浓攻略。

    



    谁想,被边缘化的斯波领竟然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前田利家说服了松平元康,背弃今川家向她靠拢。

    



    织田信长攻略美浓,窥视近幾,意图染指天下的总战略,最重要的根基就是尾张。

    



    不论尾张五十余万石的领地,还是跟随织田家多年的谱代武家们,都是她征服天下的助力。

    



    所以,尾张不容有失。

    



    西三河松平家与她结盟,织田家身后的威胁终于解除了。

    



    织田信长有了足够的底气专注向西,吞美浓,入近幾,怎么能不欣喜万分。

    



    而眼前的斯波尾张领代官前田利家,对她来说,没什么用了。

    



    “你做的不错,想要什么赏赐?”

    



    织田信长淡淡一句话,就把功劳摁在了前田利家一人身上,别想为斯波家再多拿我的好处。

    



    前田利家恭敬回话。

    



    “能为殿下效力,是我的荣幸。

    



    前田利家别无所求,只求在殿下攻略美浓之时,能再立新功,为殿下分忧。”

    



    织田信长抬了抬眉毛,心够黑嘛,觉得尾张斯波领不够大?还想要更多?

    



    她冷冷一笑,虚伪道。

    



    “我会考虑的。”

    



    别做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