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妒火

    逼迫今井宗久交出了投名状,阳乃说道。

    



    “池田屋必须族诛,不是因为她想对付你,而是因为她想利用斯波家对付你。你明白吗?”

    



    “嗨!”

    



    今井宗久早就发现高田阳乃对于斯波家的威严,有一种近乎病态的偏执。

    



    乱世中,武家常有择木而栖的举动。

    



    反而是阳乃这种近乎宗教信仰般的不容亵渎,才是怪事。

    



    阳乃不管今井宗久如何去想,她所考虑的是让对方少打新选组的主意。

    



    新选组是张好牌,却不能一而再的使用,她说得很清楚。

    



    新选组不是你能用的,这次用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斯波家的威严不损。

    



    况且阳乃本身,也不愿意再使用新选组。

    



    这次对付池田屋,是为了震慑商家。

    



    新选组的权利极大,你们要学会敬畏斯波家。

    



    可使用的后遗症,也很明显。

    



    三好家可以容忍新选组在堺港放肆一回,因为她家才刚撤军,需要表明诚意。

    



    三好家的确没有再战的意思。

    



    而幕府也会把这次行动,看作斯波家未雨绸缪的威慑,让新选组对三好家的监视,确实起到作用。

    



    所以,三好幕府双方都会选择默认,可下次就未必了。

    



    新选组滥用权利,会给模糊的权利边界造成波动,表露出来。

    



    那么双方就需要进一步确定新选组的权利范围,这对斯波家是不利的。

    



    说不清的权利才会可大可小,说清楚了,威慑力就下降了。

    



    所以,阳乃将雪藏新选组,把它当成一支未发的利箭。

    



    用以威吓商家,又尽力不引起武家高层的注意。

    



    这个尺度,必须把握好。

    



    带着敬畏,今井宗久准备回去整理思路。

    



    如何用大量的利益打动谦信公,使得高田阳乃与她的商业组合进入斯波家最高层的视野。

    



    正如阳乃所言,武家不在乎金钱,在乎的是金钱可以带来的军备物资,物流通道。

    



    今井宗久必须仔细琢磨。

    



    至于那张白糖方子,双方谁都没再提起,那点微末小利已经不值一提。

    



    入股方案定下来,方子随手丢给今井宗久便是。

    



    另外,还有池田屋反幕府的罪证要准备。证据似真似假都无所谓,死人是不会喊冤的。

    



    这是今井宗久必须缴纳的投名状,告诉堺港所有人,我以后就是斯波家的狗了。

    



    打狗还需看主人,看清楚一点,多想想再动手。

    



    她走后,屋里只剩下高田姐妹,阳乃又将眼神投向案牍上的文书。

    



    “雪乃,觉得无聊吗?”

    



    “嗯。”

    



    “是啊,真是无趣的勾心斗角。

    



    你的命好,主上有令,让你回郡山城向他复命。

    



    而我,还需要在这远离主上的地方呆着,和这些满脑子铜臭的商贾玩手段。”

    



    雪乃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姐姐,难得多说了几句。

    



    “你可以选择不管她们。

    



    斯波家复兴,商人不敢得罪主上,随便做些什么都能赚到钱。”

    



    阳乃握紧拳头,说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我不甘心。

    



    我只是一个假武家,我没有强健的体魄,上不得战场立功,只能做做这些姬武士看不起的商务。

    



    在她们眼里,我就是个打杂的,靠着主上的怜悯过活。”

    



    阳乃双目赤红,看向妹妹。

    



    “主上教我读书,让我明理。

    



    我真的懂了,却比之前混混沌沌更加痛苦。

    



    文书上字里行间说些什么,雪乃,你明白吗?”

    



    雪乃摇摇头。

    



    “我没看,不感兴趣。”

    



    阳乃笑了笑,说。

    



    “你确定没兴趣?

    



    主上分了前田利益大笔知行,还让她代领了大片斯波料所。

    



    整个斯波家,前田利益占了近八分之一,八分之一你懂吗?

    



    还有其余三个姬武士,也都是代理了斯波直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雪乃漠然看着姐姐,阳乃冷笑一声。

    



    “不在乎是吧?

    



    你什么都不在乎,因为你只在乎主上!

    



    那么我告诉你,主上复兴了斯波家后,他开始考虑子嗣传承的问题。

    



    他要在前田利益她们四个姬武士中间,选一个入赘斯波家,跟她生孩子!”

    



    雪乃冷漠的眼神中泛起一丝杀意,阳乃看着案上的文书,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凭什么是前田利益,凭什么是她们。

    



    就因为她们会打仗?她们是骁勇善战的姬武士?

    



    我呸!

    



    我要告诉主上,我高田阳乃,会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

    



    我比那些只知道打仗,脑子里都长满了肌肉的姬武士,对斯波家更有用!”

    



    阳乃对雪乃狠狠地说道。

    



    “高田雪乃,我讨厌你。

    



    讨厌你总是一副什么都不管,只在乎主上的样子。

    



    讨厌你老是犯错,闯祸,主上为你默默善后。

    



    讨厌你卧病不起,主上还给你讲故事!

    



    我高田阳乃也想听故事!我也想啊!

    



    为什么我就要装聪明,装懂事!

    



    你却可以肆意妄为,满脑子除了主上什么都不懂!

    



    我不服!我嫉妒!”

    



    阳乃指着公文,说道。

    



    “可是我更讨厌她们四人。

    



    一想起她们其中一人,终有一日会将主上拥入怀中,放肆亲吻,同床共枕,诞下子嗣。

    



    我就。。”

    



    她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劲风袭过。

    



    案牍连同上面的公文被一刀两断,余势未消,将案下的榻榻米一齐斩成两段。

    



    刀身脆弱的逆刃刀再也扛不住这强大的冲劲,从中断裂。

    



    雪乃手持断刃,面带愠色。

    



    而另一截在空中打旋,沿着一道抛物线远远扎在了远处的榻榻米上,刃身颤抖不止。

    



    阳乃愣了,随后噗嗤一笑,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呢,哈哈哈。

    



    果然,你还是我心灵相通的好妹妹。”

    



    雪乃不耐烦地说。

    



    “有话直说。”

    



    阳乃正色道。

    



    “我有意做一番事业,让这些贱人知道。

    



    想进主上的闺房,先要过了你我姐妹这关。”

    



    雪乃问道。

    



    “你要我做什么?”

    



    阳乃将自己的佩刀解下,递向妹妹。

    



    “做好你的本分,逆刃刀杀人不方便,以后,你就用这把吧。

    



    目付,主上交给了专业之人去管,而你,只要会杀人就可以。

    



    身为头目,要让领地内所有人学会敬畏斯波家。

    



    好好做事,让她们看看我高田家的能耐。”

    



    雪乃看了姐姐一眼,默默接过打刀。

    



    “明天我就回去。”

    



    “高田家必须成为斯波重臣,才能让那些贱人安分点。”

    



    “我知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