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代领

    藤林百地两家,义银与明智光秀更看好百地三太夫的军同组。

    



    所以,才将刺探各地武家情报的任务交给她。

    



    而藤林姐妹负责的中枢幕府,早就是千疮百孔,四面通风。

    



    幕府那点破事,一天整个京都就能知道,三天周边各国也清楚了。

    



    更何况还有三渊细川两家盟友,如若有事,定会一齐协调立场,交换情报。

    



    所谓中同组,其实没什么用处。它最大的价值,就是监督军同组。

    



    百地三太夫的厉害,不是藤林家两个新瓜蛋子可以比拟的。

    



    如若将双方放在同一起跑线,百地三太夫有的是办法弄死这两个傻丫头。

    



    所以,义银选择把她们两组负责的范围分开,这样就减少了百地三太夫对藤林姐妹玩花样的可能。

    



    至于两组的相互监督,与情报无关,只关乎情报人员的忠诚。

    



    谁都有责任提醒主君,臣下不忠的事。

    



    对叛逆不姑息,这是忠心的表现,与职权没有关系。

    



    藤林姐妹中,藤林椋胆略不足,藤林杏太过冲动。

    



    按道理,藤林家应该由长女藤林杏继承。可义银硬是插一手,把藤林椋安排上去。

    



    好在她们是双生女,本就是禁忌的存在。义银插手下属武家继承之事,才勉强不算坏了规矩。

    



    义银需要藤林家与百地家相互仇视,相互监督。

    



    藤林杏上位,如果脑子发热搞出事来,就难以收场了。

    



    所以,他才扶持相对懦弱的藤林椋上位,让藤林家不会失控。

    



    至此,斯波家对内外的监察体系基本明确。

    



    内部的目付由柳生家负责,高田雪乃监督。对外的情报由百地家负责,藤林姐妹监督。

    



    内外有序,初露峥嵘。

    



    藤林家与百地家的知行封在原地,是不让她们的影响力向外扩散。

    



    随着大批武家被分封到北大和,伊贺众的向心力会进一步弱化。

    



    而两家领袖在原地的势力少许增长,影响不了大局。

    



    因为北伊贺有明智光秀,南伊贺有大谷吉继,这两姬都不是善茬,相信藤林姐妹和百地三太夫会懂事的。

    



    而柳生家被锁在目付这个位子上,就等同于站在所有武家的对立面。

    



    监察武家,追杀叛逆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对象是斯波家下属武家。

    



    那么她家与其他武家必然格格不入,来往少了真诚多了敷衍。

    



    时日长久,柳生家只能紧跟主家,在北大和武家之中,再无影响。

    



    最让明智光秀惊愕的,是主上对岛胜猛的盲目信任,都到了让她嫉妒的程度。

    



    岛胜猛身为北大和军势总大将,又是当地武家领袖。照着她的本意,是要分封去伊贺的。

    



    岛家嫡传只有岛胜猛,和她过世妹妹的两个年幼孩子。

    



    只需要把她与北大和武家分开,其影响力自然会慢慢消退。

    



    主上偏偏就是要把她分封在北大和,任凭其威望进一步坐大,令人不解。

    



    不管她怎么想,此次恩赏基本划定了斯波家内部各家的势力范围。

    



    为了用利益拉拢各方,把斯波家拧成一个新兴姬武士团,荣辱与共的利益集团,明智光秀是绞尽脑汁。

    



    义银基本上也是配合的,最后在付出大把知行后,完成奠基。

    



    义银手中本来有直领伊贺四万石,北大和五万五千石。

    



    同心众与下层武家军功恩赏,北大和二万石。

    



    高阶武家恩赏伊贺二万五千石,北大和一万一千石,其中尼子家的六千石是脱离斯波家的外样藩。

    



    剩余直领为伊贺一万五千石,北大和二万四千石,共三万九千石,不足总领的两成。

    



    对于主家来说,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数字。

    



    意味着下一代继承人如果没有这代家督的威望,单凭实力已经压不住家臣团。

    



    而义银却没有这种想法,对他来说,麻烦的事多了。

    



    结不结婚是问题,有没有孩子更是问题,继承人的问题那得往后排,暂时还算不上。

    



    别说直领太少,就手中这三万九千石,他都没有直臣,谱代去管理。

    



    所以,才有了明智光秀的鸠占鹊巢之策。

    



    才有了让义银振奋精神,为了下半生下半身幸福,搏一搏的惊世骇俗之举。

    



    他看了一眼明智光秀,只有直领的分配,她没有插手。

    



    “斯波家业艰难,谱代凋零。我欲设立斯波料所,托付家臣管理。”

    



    在场诸姬皆是神色诧异。

    



    料所代领不是新鲜事,足利家的御料所便是如此,可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失败之举。

    



    足利家当初富有天下,将各国御料所托付守护管理,不管经营,只享用料所供奉。

    



    自三代将军足利义满起,利用御料所的充足进贡,足利家建立起了武家社会最强的一支姬武士团,足利马迴众。

    



    可人性贪婪,三代以后御料所的供奉逐年降低,各地以各种借口侵吞御料所。

    



    到现在,足利家几乎没有了御料所的收入,仅仅依靠地方武家的献金维持残存的足利马迴众。

    



    不论人数还是质量,都是惨不忍睹。

    



    窘迫的将军想出动马迴众,还需要幕府幕臣予以后勤支持,不然就只能趴窝京都,动弹不得。

    



    这个教训告诉所有武家,再亲近的分家,亲族,家臣都不足以托付家业。

    



    一代忠诚不代表代代忠诚,唯有握在自己手中的直领,才是主家可以依靠的力量。

    



    如今斯波义银竟然要重走足利家的老路,虽然一代看不出来,但二代之内,直领必然会出现侵吞。

    



    这是武家天性,再热切的忠诚,也抵挡不住对土地的贪婪之心。

    



    义银说得很坦荡。

    



    我没有办法,斯波家谱代死得只剩下高田家两姐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所以,诸姬都不吭声,没有办法就别出来给主君心里添堵。

    



    作为下属,提出问题就要跟上解决的办法,不然你出来放什么屁。

    



    武家没有言官制度,有风闻言事的特权,可以只说废话不顾后果。

    



    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明智光秀默默等待,在座的只有她才明白,这代领的名单意味着什么。

    



    她真的很好奇,主上心仪的姬武士到底是哪几个,其中有没有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