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牺牲

    藤林椋疑惑的声音。

    



    “布莱克?圣经?”

    



    果心严肃的声音。

    



    “是的,这是一部来自南蛮的圣经,只要完成全部仪式,斯波殿下就会从心底里认可藤林家的忠诚。

    



    以斯波家今日的发展,我藤林家未来可期。”

    



    藤林杏提问的声音。

    



    “那么母亲,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忽然,藤林姐妹发出了惊呼声。

    



    “殿下!母亲,你把殿下怎么了!”

    



    果心的声音。

    



    “闭嘴,给我好好听着。

    



    上次我让你们发的毒誓,便是仪式的一部分。而现在,是另一部分。”

    



    义银想要挣扎,想要嘶吼。

    



    你们别听她的,她就是要做她爱做的事!狗屁圣经,都是假的!

    



    她不是藤林正保!她是个无耻下流的妖女!

    



    不管义银如何作为,他就是完全动不了自己的身体。因为激动,精神反而更加敏锐,体表更加敏感。

    



    果心的声音。

    



    “杏,脱掉殿下的衣服。”

    



    “啊!”x2

    



    杏的声音。

    



    “母亲大人,这。。您想。。

    



    不可!等殿下醒过来,藤林家会灭族的!”

    



    果心冷哼一声。

    



    “你以为现在,藤林家就没有灭族之祸吗?

    



    你们想过殿下为什么要把我调出伊贺,远远打发去堺港。”

    



    藤林双生女倒吸冷气的声音。

    



    “杏,因为你,藤林家要灭亡了。”

    



    义银心里狂吼,你们别听她的,胡说八道!

    



    她的话完全没有道理!没有逻辑!根本禁不起推敲!

    



    她就是想母女三人一起在井边打水,果心你个变态妖女!

    



    但义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在藤林姐妹眼中,他就是昏迷不醒。

    



    这对姐妹自小就听母亲的话。

    



    当初在伊贺,让她们发毒誓就发毒誓,说放弃北伊贺军权就放弃。

    



    那时候,义银是乐呵呵接受了好处,这会儿就得乐呵呵承受后果。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果不其然,听闻因为自己,家族有灭顶之灾。

    



    一根筋的藤林杏说道。

    



    “那就让我来吧!出了事我一个人承担!”

    



    一向胆怯的藤林椋却是吼她。

    



    “我们是姐妹!同生亦是共死的姐妹!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义银绝望地闭上了根本就睁不开的眼睛,他仿佛看见果心那老狐狸偷到小鸡仔的得意笑容。

    



    王八蛋,你等着。。

    



    忽然,耳边传来果心的声音,微弱又清晰。

    



    “小郎君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不要生气嘛。

    



    你是俗世权贵,我是世外散人。至此以后,相忘于江湖。”

    



    义银平静下来,既然无法抗拒,只好默默承受。

    



    人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

    



    一夜无语。。当义银再次醒来,只觉得腰酸背痛。

    



    也就是他的体质不同于此世界的男人,换个当地人来,昨天就得什么尽什么亡。

    



    他环视四周,这里是天守阁中自己的寝室。

    



    拉开门,门外藤林姐妹已经侍立等候,只是脸色有些说不出的羞愧古怪。

    



    “殿下安好。”

    



    “恩。”

    



    义银抬头看天,日上三竿。

    



    昨天可是把他累得不轻,虽然看似昏迷,其实一直很清醒。

    



    甚至因为无力睁眼,一片黑暗。比起平时,除了视觉外的五感,反而更加敏锐。

    



    想着想着,嘴角抽了几下,真是令人无语的一夜。

    



    他刚想问起果心,前田利益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

    



    “殿下,出事了。”

    



    “怎么了?”

    



    “今天清晨,藤林正保到幕府军中,找百地三太夫对质。

    



    说自己杀了藤林正保已经两月,百地三太夫说好的报酬还未兑现。

    



    然后抹脸变成了一个南蛮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话音未落,义银身旁传来乓地一声。

    



    回头看去,藤林椋昏倒在地,藤林杏紧张得把她抱住,吓得哇哇大叫。

    



    义银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特么都什么烂事嘛!

    



    从果心昨晚的最后一句话,他有些明白了。

    



    这世外妖女不想与世俗权利层牵扯太多,也是害怕知道太多被灭口。

    



    别看她好似厉害非常,只要有心算无心,要她死并不难。

    



    其他方法不谈,找准机会一次铁炮齐射,任她幻术诡异,都得死得干干净净。

    



    昨天,是她最后放纵一把。今晨,去找百地三太夫,是把票资给留下了。

    



    服部家出走后,藤林家与百地家便是伊贺众的两大头目。

    



    虽然国人众的首领只是俗成约定,不如守护体系严密。

    



    但百地三太夫的祖母改良国人众为忍者众,还是将伊贺众变得规矩了许多。

    



    斯波家想把伊贺国领国化,几次挫折后的百地三太夫绝不敢反对。

    



    但即便如此,实际效果如何,也是无法保证。

    



    毕竟伊贺众是一伙忍者众,她们暗中联络的手段高明,义银没有办法限制她们串联。

    



    而现在,形势大不相同。

    



    百地三太夫暗杀藤林正保,两家结下死仇,从此伊贺众再也不是一个整体。

    



    本来伊贺的余野众在服部家离开后就是一盘散沙。

    



    如今南北伊贺的两家首领结下了暗杀家督的死仇,即便在斯波家门下不好动手报复,也是回不到从前了。

    



    至于斯波家,暗杀藤林正保是两个月前的事,那时候斯波家还未入主伊贺。

    



    干我屁事。

    



    反正都是我门下,你们可以面和心不和,但不许闹事。

    



    要闹,就抓住对方把柄在斯波义银面前告状。

    



    从此,百地三太夫背后永远盯着仇恨的眼睛。这就是果心最后一次放纵,留给义银的票资。

    



    而有一个破绽,所有人都会尽力去忘记。

    



    那就是,为什么百地三太夫暗杀了藤林正保。之后假扮藤林正保的果心会投效斯波义银,把藤林家整个送给他。

    



    这事古怪,百地三太夫想不通,藤林姐妹也想不通。但是谁敢去查?还要不要命了?

    



    恨百地家,是藤林姐妹可以做的事。而恨斯波殿下,那就是破门灭族的傻事。

    



    没有母亲的看顾,相信经过此劫的藤林姐妹会长长脑子,成熟一点。

    



    更加适应在这个冷酷的武家社会,继续生存下去。

    



    况且,她们心中还有大恐惧,那个暗杀者在走之前,带她们做下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恶事。

    



    这恐惧将深深埋在姐妹俩的心中,夜半梦醒都要紧紧抱在一起,冷汗淋漓。

    



    她们一起玷污了殿下的贞洁,这是永远不能说的秘密。

    



    藤林正保被暗杀这件事诡异结束,众人忌讳,谁也不再提起。

    



    只有明智光秀隐隐想到了什么,初入伊贺的殿下为了复兴斯波家牺牲了什么。

    



    只有她,似乎明白了殿下的忧伤。

    



    越发疼惜这位看似举重若轻,却将悲哀默默埋在心底的主君。

    



    为斯波家复兴,牺牲了自己一切的斯波义银。

    



    阅读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最新章节?请关注时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